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区域经济 > 正文

台州“血铅劫”:重金属污染堪忧曝监管漏洞

2011年04月02日11:30经济观察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周锡

3月中旬,在浙江台州市路桥区峰江街道,一座建在居民区中央的“台州市速起蓄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起蓄电池公司”)被曝出其引起的铅污染已致使当地168名村民血铅超标。

这是近年来浙江发生的最为严重的重金属污染事件。

目前,路桥区环保局副局长等3名公职人员被停职检查,肇事企业法人代表以涉嫌重大环境事故罪被刑事拘留。一位路桥区宣传部负责人3月29日说,这项目存在审批不严、监管不力问题,目前政府部门正在详细调查此事,待事情弄清楚后,将对相关负责人做出明确处理。

事实上,近年来台州多次重金属污染事件,与其废旧金属垃圾拆解业不无关系。

作为全国最大的洋垃圾市场,台州从这些废旧金属垃圾里,拆解出来的产值高达200多亿元。在创造一座座金山银山的同时,引发的环境问题也随之加剧。浙江省地质调查院一份调查报告称,峰江地区中等程度以上重金属污染土地占调查区土地面积的1/3。“受有机污染物的复合污染,已显著影响了土地质量,并带来显著的食品安全问题。”

“他们在撒谎”

在台州医院路桥院区住院部4楼,住着这次铅污染的两位病人——陶锡华和叶彩娥两夫妻,他俩躺在床上挂着点滴已有多日。叶彩娥说,其他一些血铅超标的村民,都到杭州、上海等地治疗,“我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就选择在这里,费用相比要少一些。”

叶彩娥说,在168名血铅超标村民中,她一家四口的铅污染最为严重。她的血铅含量为675ug/L(微克/升),她丈夫接近800ug/L,她19岁的儿子 670ug/L,11岁的女儿460ug/L,是常规范围最大值100ug/L的4至8倍。“两年前我开始肚子痛,多次去医院看过,也吃过很多西药、中药,但一直没有好。我老公肚子胀,儿子肚子痛得晚上睡不着。”

今年春节,邻居一个14个月大的小孩老是不停哭闹,睡不着觉,情绪很是焦躁。于是,家人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发现,血铅含量是常规范围的2倍多。此事很快传开,于是不少村民也把小孩送到医院检查,20多个小孩都被检测出血铅超标,这引起村里的恐慌。接着她所在的上陶村及周边村民,也去医院做“微量元素全套测定”,近180人中,有105人被查出血铅含量超标。

路桥区政府公开信息称,截至3月26日17时,上陶村、浮排村、葛家村3个村庄共检测597人,血铅超标168人,其中儿童53人,需要驱铅治疗3人。叶彩娥一家四口中的三人血铅含量均超过600ug/L,是所有检测村民中血铅含量最高的,需要做驱铅治疗。这时叶彩娥才知道,血铅含量严重超标是导致她一家人肚子痛、睡不好的主要原因。

叶彩娥说,血铅事件曝光后,当地官员只送她到医院治疗,她丈夫是在其多次请求下,才被送来治疗的。儿子如今还在家里,“晚上睡不着、肚子疼”。

叶彩娥说,之前每年村民都会去体检,包括抽血化验、心电图、肝功能等项目。但奇怪的是,化验单上“微量元素”栏目始终是空缺的。

“这场灾难完全可以避免。”叶彩娥流着眼泪说,五年前,她丈夫的哥哥就拿着被污染的泥土,向当地街道、区政府反映,该工厂存在的严重污染问题。之后几年,村民多次到当地政府部门投诉,反映该工厂存在严重的污染问题。均未得到官方答复。

一位上陶村村民丁美菊说,今年3月19日上午,峰江街道通知我们去开会,路桥区环保局官员在会上说,3年前就发现上陶村的土地有毒,并要求速起蓄电池公司进行整改。然而,政府并未将这个信息公开,村民依旧还在有毒的土地上种植粮食蔬菜。叶彩娥家有个一亩多的菜地,紧邻速起蓄电池公司,陶锡华一年四季种些蔬菜供家里食用。

血铅事件发生后,当地环保局局长蒋新才对媒体说,他们每年不定期对该工厂进行监管,但没有发现问题,也没有接到过群众的投诉或举报。这令叶彩娥及当地村民感到气愤,“他们在撒谎”。

失控的监管

速起蓄电池公司厂区2003年通过审批,2005年建成投产,离峰江街道办事处也只有五六百米的距离。走进现场,记者看到厂区左边离上陶村居民区仅隔了一条小巷子,相隔5米左右。厂区前面、后面便是一片当地村民种植粮食蔬菜的田地。

连当地环保人士都承认,像这类有重金属污染可能的企业,起码要建在距离居民区500米外的地方。

在厂房正门口,当地村民自发搭建一个大雨棚,几个老人坐在里面做编制手艺。当地村民说,这是防范企业破坏现场罪状,搬运机械设备和材料。正对面,几个工人坐在那里晒太阳,他们说公司还没结算工资。在厂区内,到处贴着封条,峰江街道办事处已于3月16日将厂子关停。尽管已停工多日,厂里仍弥漫着一股恶臭,在一些墙角还残留着蓄电池用的铅粉。

叶彩娥说,最近两三年,速起蓄电池公司发生了4起年轻员工中毒死亡事件。一位带着记者进厂房的当地村民说,他们有个灌装电瓶水的工序,按规定要密封灌装的,但这家公司全部是敞开工作的,废气、废水都直排出去。

一名曾在速起蓄电池公司工作过的女工接受媒体采访说,在速起蓄电池公司一般只能干上两年,否则身体就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毛病。而员工身体出现问题后,公司都让员工去指定的路桥区某家职业病医院检查。“问题员工去检查后都变成‘没问题’,但身体内的病却越来越重,直至几位工友莫名其妙地死去。”

3月27日,路桥区政府表示,目前事故原因已基本查明。通过台州市环科院等专家调查认定,这是一起由台州市速起蓄电池有限公司引起的铅污染事件。该公司在熔铅、球磨、焊接等工段产生含铅粉尘和废气,化成工段产生含酸废气,未经收集处理直接外排;同时该公司还存在着产生并外排部分酸性且含铅废水、含铅固废外运处置等情况,当地村民血铅超标事件与速起蓄电池公司含铅污染物特别是含铅粉尘废气排放有直接关系。

3月2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重大环境事故罪,对该公司法人代表应建国予以刑事拘留。

一位路桥区宣传部负责人29日说,速起蓄电池公司厂区存在审批不严、监管不力问题,目前对此事件负有直接责任的路桥环保分局副局长、峰江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路桥环保分局城南环境监察中队中队长3人已被停职检查。

一位路桥区环保局负责人之前说,当初上陶村规划是建工业园区的,但后来园区没建起来,速起蓄电池公司落户后,村民又在厂区附近建起了居民点。对环保局的说法,一位上陶村大伯说,居民点建成早于该工厂落户,且这厂房的土地属于浮排村的,“这是环保局在推卸责任。”信息显示,速起蓄电池公司厂区审批建设期间,蔡宝林担任台州市环保局路桥分局局长,后蔡因收受贿赂被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这次“血铅事件”,台州市环保局及路桥区分局有关官员,以“事情比较敏感”、“陪省局领导”为由婉拒采访。

重金属污染堪忧

叶彩娥说,已有街道官员来村里说,她家在速起蓄电池公司周边的一亩多田地,因被重金属严重污染今后只能种观赏树。她也成为了“失地农民”,“我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

事实上,受蓄电池、废旧垃圾拆解业重金属污染,路桥峰江地区中等程度以上重金属污染土地已在大量增加。

走在 “中国金属再生加工利用基地”大街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味。在路边,停放着一辆辆载满废旧金属垃圾的大卡车。在巨东集团、永通电器公司等企业厂区,露天堆放大量的废旧金属垃圾,三五成群的工人们在那里拆解。一位开摩的师傅说,一到下雨天,这些厂区就会流出黑漆漆的脏水,通过地下管道流向周边河道。

据统计,目前路桥有5万人直接从事废旧金属的运输、拆解、再生、销售等产业,年产值超过200亿元。

在上陶村对面的施家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从事垃圾拆解业。村里空余土地几乎都变成了垃圾挑选场。由于金属污染,这里的土地早已不宜耕种。在施家村,随处可见电机、线缆、家电外壳等废旧物资,在马路旁堆成了一座座小山。三五成群的工人不停地将各种塑料归类。挑选好的废塑料,倒进水池里漂洗,废品上的油污便四处横流,废旧电脑、复印机里的重金属,随之渗进土壤里。

一位当地电镀设备经销商说,凡是涉及废旧金属拆解业的村庄,土地几乎都不能用来种植粮食蔬菜。

土地污染问题,引起了浙江省政府的高度重视。2007年5月份,受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委托,浙江省地质调查院开始在峰江街道和新桥镇,全境展开土地质量调查。在历时3年调查后,该地质调查院专家于去年4月拿出 《峰江地区基本农田质量调查工作报告》。

在这份官方土地体检报告中,调查小组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调查区的环境问题:“该地区土壤普遍已遭受严重的镉、铜等重金属和多氯联苯等有机污染物的复合污染,显著影响了土地质量,并带来显著的食品安全问题。”

该项目主任工程师宋明义说,结果显示在调查区域中,中等程度以上重金属污染土地共28块,占调查区土地面积的1/3,其中重污染土地9块。重度污染控制区,无一例外全分布在水田或园地,是严禁种植可食用农产品的,并严禁采集地表水饮用或灌溉。只有非食用经济作物如观赏花卉、苗木等,才可种植。

更值得关注的是,调查区域中,多氯联苯污染土地12块,占调查区土地面积的20%。宋明义说,多氯联苯侵入人体,可引起皮肤损害和肝脏损害等中毒症状,甚至融入细胞DNA中,导致遗传因子紊乱,促使癌症的发生。问题是,这种污染还在扩散,受地形坡度和区域水系影响,多氯联苯在地表横向迁移明显,并趋于向地势低洼处富集。

该项目负责人黄春雷说,根据调查结论看,峰江长期存在的固废拆解业引起的土壤污染,已严重危及到当地居民的居住安全。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ggi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