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上市公司 > 正文

皖通科技等五公司高管窗口期炒股不慎湿鞋

2011年03月07日04:16证券日报李春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近段时间是上市公司2010年年报公布的密集期,根据过往的情况,不少上市公司高管以及配偶在“窗口期”买卖自家股份而导致违规。此外,高管买卖股票精准踩点避开“窗口期”的实例也不在少数。

所谓“窗口期”,是指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以及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公告前10日内等信息披露的“敏感时期”。高管在“窗口期”不得买卖本公司股票。

根据Wind统计,截至3月2日,沪深两市共有266家公司发布了2010年年报。而根据记者统计,有5家公司在“窗口期”违规买卖股票;7家公司高管及配偶精准踩点避开“窗口期”买卖股票;3家公司高管的直系亲属在年报公布前买卖股票。

皖通科技海南海药

高管违规买卖触红线

除高管在“窗口期”不得买卖股票外,深交所还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配偶买卖本公司股票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配偶在上市公司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不得买卖本公司股票,因特殊原因推迟公告日期的,自原公告日前30日起至最终公告日。

深交所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股份变动情况显示,卢传斌在1月31日以24.40元/股减持公司10000股,而其又是海南海药副总经理王俊红的配偶。海南海药2月26日公布了2010年年报。很明显,海南海药的高管配偶在“窗口期”违规买卖股票。

记者通过查阅深交所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股份变动情况,海南海药这种情况并不是少数。1月27日,莱茵置业董事高建平的配偶杭月丽以7.63元/股增持莱茵置业700股股份。2月10日,其又以7.83元/股的均价减持莱茵置业700股股份,而莱茵置业是在3月2日公布的2010年年报,杭月丽不仅精准踩点在“窗口期”之前买入股票,还在“窗口期”卖出股票。

与莱茵置业情况类似的,还有皖通科技。2月22日,皖通科技发布了2010年年报,而在同一天,皖通科技监事张汀的配偶马海腾以31.51元/股的均价减持皖通科技352116股股份,2月23日,马海腾又以31.36元/股的均价减持皖通科技180000股股份。

泰胜风能发布年报的时间是2月22日。1月14日,林玲勤增持公司1000股股份,系高管张锦楠的配偶。泰胜风能高管配偶也在年报公布前30日内买卖公司股票。

此外,康力电梯监事和高管在“窗口期”卖出公司股票。2月25日,康力电梯公布了2010年年报。而2月11日,监事章伟强减持公司10000股股份;同一天,董事殷晓红也减持了公司10000股股份。

按照沪深两市交易所的有关规则规定,对于违规交易,交易所可按情节轻重,对违规的上市公司、董事、监事、上市推荐人进行处分,可要求有关负责人支付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惩罚性违约金,对违规的董事、监事可公开认定其不适合担任相应职务,对违规的上市推荐人可取消其资格等。对此,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张远忠律师认为:“之所以屡屡发生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员窗口期违规交易的情况,主要原因还是处罚力度不够。”

武汉大学法律学专家孟勤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的是提前知道了关于年报的的信息,不卖出去就被套牢了,卖出去就有利益可得。而此时监管和处罚力度又不够,违规成本太低,导致上市公司高管为了利益,屡次在“窗口期”违规买卖股票。

他还指出,也有可能是上市公司对这个问题重视不够,而高管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上市公司高管对证券法规不够重视,法治观念淡薄。

踩点精准巧避“窗口期”

记者查阅深交所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股份变动情况发现,沈阳银基企业2月25日通过竞价交易,以3.46元/股的均价购入银基发展108.03万股,加之此前于23日、24日所购股份,沈阳银基企业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已合计增持227.7万股上市公司股份,约占总股本的0.2%。而这也是其最近几年内首次对上市公司主动增持。

值得注意的是,银基发展是在2月19日披露了2010年年报,而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定期报告公告前的窗口期内不得进行增持,由此可见,沈阳银基企业在年报窗口期过后便快速实施了买入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银基发展去年的业绩经营状况并不理想。在国家加大对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力度的背景下,公司主营的房地产业务收入下滑明显,加之主要项目的毛利率下降,银基发展去年净利润仅为3084.72万元,同比下降73.45%,每股收益仅为0.03元。

无独有偶,2月25日,银轮股份发布了2010年年报。而1月21日,监事杨茂俭减持公司4500股股份,其同样是在“窗口期”前几天迅速卖出公司股票。

*ST深泰高管梁侠1月12日,以8.02元/股减持公司1468股股份。而公司时在2月28日公布了2010年年报。

此外,红太阳董事陈山的配偶林林在1月6日,以15.48元/股的均价增持公司4100股股份。而在1月12日,又以14.7元/股的均价减持4100股股份。而红太阳公布2010年年报的时间是2月16日。

显而易见,红太阳董事陈山的配偶林林是在“窗口期”前四天,精准踩点避开“窗口期”迅速卖出股票。

资料显示,2009年红太阳通过非经常性损益实现了盈利。但根据2010年红太阳年报,公司亏损了1164.72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401.91%。

除了银基发展和银轮股份外,威尔泰博瑞传播江南高纤等公司高管也精确踩点卖股票。

记者通过查阅深交所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股份变动情况发现,2月28日,威尔泰高管梁怀喜以均价22.31元/股减持17236股股份;2月25日,高管李程生以22.00元/股减持3000股股份。而公司2月23日刚刚公布年报。

同时,记者通过查阅上交所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股份变动情况也发现,1月19日,博瑞传播董事徐晓东和姜雪梅分别减持57,100和75,400股股份,高级管理人员张跃铭减持44,500股。而博瑞传播在2月23日公布了2010年年报。

江南高纤在1月21日发布年报,董事盛冬生分别在2010年12月14日和2010年12月20日减持60000和36500股股份。可见,其在“窗口期”前一天精确卖出了股票。

银轮股份等公司高管直系亲属在年报公布前买卖股票有故意违规嫌疑

袁伟蓉在2月24日增持银轮股份10000股股份,而其是董事袁银岳的子女。而银轮股份是在第二天发布了2010年年报。

2月25日,毕研美以16.85元/股的均价购买鲁阳股份300股股份,与董事毕研海关系为兄弟姐妹。而在同一天,鲁阳股份公布了2010年年报。

与之情况颇为类似的还有圣农发展。1月21日,何秀华减持圣农发展500股股份,其系董事何秀荣的兄弟姐妹。而四天后,也就是1月25日圣农发展公布了2010年年报。

而按照交易所的规定,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配偶在上市公司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不得买卖本公司股票。

那高管人员的兄弟姐妹以及子女在这期间买卖股票该如何认定呢?

孟勤国还表示,高管的直系亲属在“窗口期”买卖股票同样是不允许的。像以上公司这些情况,绝对不是因为法制观念薄弱,而是提前得知了年报行情,想利用股价的波动来赚取利益。有故意违规的嫌疑,应该没收非法所得,并进行行政处罚。

[责任编辑:dean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