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医改安徽模式或推全国 基本药物招标存争议

字号:T|T

[导读]安徽在实施基本药物招标新政时,业内人士质疑低价或引发药品质量问题,但迹象表明,决策者们将把安徽模式推向全国。

一座造价140万的住院楼,对城市大型医院的基建而言,是小数目,但在俞义年眼里却是不小的压力。

“政府承诺支付80%的建房款。”作为安徽肥东县梁园镇中心卫生院院长,他总算松了口气,“当初建门诊楼的时候,总造价190万,其中政府拨款只有15万元。”

因此,俞感到,“虽实行了药品零差率,但卫生院的经济负担却大为减轻。”

俞的感受,也是安徽省基层医疗机构综合改革结果的体现。由于财政补偿、绩效考核、药品统一招标采购配送等一系列相关制度的整体推进,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在安徽省的试点,似乎显得相当顺利,先于全国其它地方率先实现了全省推广。

安徽推进基本药物制度的速度和结果,使之得到了高层的肯定。原安徽省常务副省长、原安徽医改办主任孙志刚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去年年底,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在全国人大汇报医改进展时,“案例”中多次出现了“安徽医改模式”的内容。

今年春节后,孙志刚接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出任了国务院医改办主任。这被普遍视为一个信号,安徽模式将在全国推广。

安徽省医改办有关人士2月底向本报表示,关于基本药物集中采购的国务院办公厅2010年56号文,就是以安徽省试点经验为“蓝本”。2010年8、9月间,国家修订基本药物目录的调研,也把安徽省作为基地。

尽管去年安徽在实施基本药物招标新政时,受到了业内人士的质疑,尤其是有观点认为,“低价”可能引发药品质量问题的担忧。

但一切迹象表明,决策者们将把安徽医改模式向全国推广。

“零差价”后的多种补偿方式

国家基本药物制度2009年8月出台,实施过程却比原定的时间表滞后许多,发达如东部沿海的一些省份,也对补偿能否到位表示担忧。

而这正是安徽模式的长处,“基层使用的药品毕竟有限,只要政府想做,肯定能做到全额补偿。”合肥市卫生局的一位处长肯定地表示。

根据合肥市规定,当地自2006年起就把药品加成率降到了13%,一些地区就将之作为补偿基层医疗机构药品收入的依据。考虑到业务量的增加,这笔钱每年还有不超过10%的增量。

还有些区县财政采用“补差额”的办法,核定基层医疗机构改革前三年的平均业务收入和平均业务支出,对差额予以全额补偿。肥东县卫生局副局长杨海燕介绍,为补偿全县53个乡镇卫生院及其分院的药品收入,县财政预拨了260万元专项经费。

基本药物政策的核心措施之一,即药品零差率会导致医疗机构收入减少,如何补偿一直是政策落实中的焦点。

在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前,不同的医疗机构执行不同的药品采购政策。县级以上医疗机构必须参加政府组织的集中招标采购,而乡、村两级医疗机构则自行采购。

事实上,乡、村医疗机构通过自己的渠道,往往能把价钱压得很低,因而其实际的药品加成率远不止13%。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基层(乡镇医疗机构、城市社区服务中心)药品招标采购上收到省级平台以前,安徽省基层的平均药品加成率高达90%-160%。现在的补偿方案能否弥补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收入锐减?

“我们获得的补偿分三大块:人头费全包,公共卫生经费足额发放,再加上各种专项经费。”合肥市庐阳区双岗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李鑫(微博)院长告诉记者,比如2010年该中心搬家,导致亏损40多万元,后来财政全部补上。

相比实施基本药物之前,基层医疗机构的负责人们普遍感受到了补偿力度增强。

“2005年时,我每月的工资只有六七百元。”俞义年坦言,他所在的卫生院药品加成率高达120%左右,但财政补贴很少,“平均每个人每年只能拿到1000元‘人头费’,发工资、搞基建的钱都要自己去挣。算总账现在的补偿肯定是多了。”

今年1月初,合肥市物价局在检查中发现,有8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自立项目收费,比如“占床费”、“麻醉点注费”等,有的变相提高收费标准。合肥市价格检查监督局的胡姓人士告诉记者,执法中部分社区卫生中心向他们反映“补偿不足”。

对此合肥市卫生局的人士表示,这有可能是资金周转的暂时问题。此次基层医疗机构综合改革,一个原则就是“财政兜底”。

绩效工资改革跟进

安徽省是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试点省份,但是仅靠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单边推进,试点的进展不会这么顺利。“准确地说,安徽模式应该是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综合改革”,省医改办的人士说。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