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美股 > 国际金融 > 正文

大变局解码:新兴交易所崛起

字号:T|T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华尔街纽约股票交易所开市闭市的钟声、大厅里或焦急或喜悦的交易员们就代表着美国股市。起源可追溯至1792年的纽交所是美国资本主义的象征。

但在现实世界中,越来越多的交易却是在远离华尔街的地方进行。一位全球交易所的高管对本报记者说,“以纳斯达克交易所为例,其每日股票交易量约二三十亿股,是20年前的十几倍。与那时相比,现在一多半的交易都已经不在交易所里进行了。”

这些交易执行的地方可能在新泽西,也可能在堪萨斯。

在金融圈外,位于堪萨斯的BATS全球市场公司或许并不为人所知。但在过去短短四五年间,正是BATS等新兴交易所的迅速崛起,抢占了传统交易所的市场份额,才引发了最近全球交易所整合资源的合并大战。

前述交易所高管说,“BATS成立于2005年,经过五年时间已经后来居上,股票交易量排美国第三。电子交易所抢占份额已经抢得差不多了,传统交易所再不赶紧整合资源,将会有生存危机。”

实际上,在整合资源方面,新兴交易所也表现积极。BATS与Chi-X欧洲交易所去年12月起宣布进行合并谈判,并于上周完成交易,他们一起将创建欧洲最大的股票交易平台。

多伦多交易所CEO Thomas Kloet最近表示,多伦多交易所与伦敦交易所推进合并谈判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看到了BATS和Chi-X合并,以及行业内其他一些可能的合并交易。

新兴交易所崛起抢占份额

BATS和Chi-X等通过提供更快的交易和更便宜的费用,成功抢走了传统交易所的生意。

在欧洲股票交易业务方面。据汤森路透数据,2010年,伦敦和米兰交易所的股票交易份额已经从一年前的45%下降至39%。同时,Chi-X和BATS的份额从16.6%上升至19.2%。

Chi-X目前已经获得了金融时报100指数26%的股票交易份额,仅排在伦敦股票交易所55%之后。该公司还获得了欧陆股票交易15.4%的份额,仅次于泛欧交易所,排在德意志交易所之前。

2007年,欧盟委员会制定规则打断交易所的垄断地位,Chi-X公司随后成立。该公司更快更便宜的策略在欧洲激起了一场交易所价格大战。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美国。新兴的交易所BATS和Direct Edge的崛起,已经开始挑战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地位。

BATS目前已经获得了美国股票交易10%的市场份额,该公司还拥有股票期权业务和一家指数企业,最近还准备在巴西与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一起成立一家股票交易所。

野村证券的一家附属公司持有Chi-X公司34%股份。这家交易所其他股东还包括投行花旗、瑞银、瑞信、美林、摩根士丹利高盛,对冲基金Getco、Citadel等。BATS的股东主要有Getco和摩根士丹利等。

高频交易公司Getco将是这起交易的主要受益方。芝加哥一家高频交易公司合伙人告诉本报记者,Getco是高频交易行业里的龙头,这家私人公司目前每日交易量大约占美国股票市场的15%以上。

在BATS和Chi-X的合并交易中,双方对Chi-X的估值为3.6亿美元,对BATS的估值为12亿美元。

证券分析师Keith Baird说,BATS和Chi-X合并,将给伦敦交易所和其他交易所带来更大的竞争威胁。摩根士丹利和奥纬咨询的报告显示,自2008年以来,残酷的竞争已经让交易所收入下跌15%。

BATS与Chi-X合并后,其英国蓝筹股交易份额将占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在法国、荷兰、德国,纽交所与德交所也将面临两家公司的挑战。

而下一步,两家公司已经瞄准了欧洲衍生品市场。BATS欧洲CEO Mark Hemsley说,“今年将整合我们公司和现金股票平台。但是,两家公司对其他产品都有雄心,很明显衍生品是其中之一。”

传统交易所防守节约成本

除了新兴交易所的挑战,传统交易所之间的竞争近年来也在持续激化,投资者希望寻找更快、成本更低的交易方式。大量的流动性因此都聚集到电子交易平台,而不是传统的交易所。

压力与日俱增的传统交易所需要变得更大,以削减成本、投资技术,同时让自己的平台能够快速处理尽可能多的交易。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Elie Darwish说,交易所正在进行“一场变得越来越大的比赛”。

当然,在最近的交易所合并浪潮中,最吸引眼球的依然是传统交易所。

纽交所和德国证交所上月中旬达成协议,宣布进行100亿美元的全股并购。如果交易完成,这两家全球公司将形成世界最大股票交易所,可以让客户同时在纽约交易股票、在巴黎交易期权、在法兰克福交易衍生品。

过去几年,随着高频交易的兴起,纽交所对投资者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十年前,纽交所交易大厅内有3000名交易员,而现在只有1300名。作为一家公众公司,纽交所的股票自2006年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64%。

纽交所自身也在往电子交易方向转型。与德交所合并将节省4.11亿美元,这主要将来自于两家公司技术系统和后台运营部门的合并,同时还可以节省近千名人力成本。两家公司称,协同效应节省成本是两家公司合并的主因。

而在伦敦股票交易所与多伦多股票交易所的合并案中,外界称这只是一项“防守型合并”,并不会带来太多的增长。

纳斯达克的防守型则显得更为明显。目前纳斯达克正与洲际交易所(IC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等谈判,商讨纽交所与德交所合并后的应对策略。行动最晚的纳斯达克选项不多,它可以联手收购纽交所,但此举难度较大;它还可以考虑收购其他交易所,或者将自己卖出去。

所有这些合并谈判说明:传统的交易所必须对全球交易所行业的版图巨变做出应对。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