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上市公司 > 正文

春兰高层人事更迭不停歇 业绩不振是主因

2011年02月24日07:41证券日报贾 丽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春兰高层人事更迭不停歇 业绩不振是主因

  2月21日消息,在春兰集团本月18日的董事会会议上,公司董事长许承业宣布辞职,同时被补选为公司副董事长,填补此前副董事长沈华平留下的空缺。会议还选举了新一任董事长徐群,目前任职春兰集团公司副总裁。

  从风风火火走马上任到壮志难酬黯然离职,昔日空调业大鳄从亏损到自救命运多舛,后董事长、董秘、总经理等高管层,辞职频发,更迭不断。

  ST春兰(以下简称春兰)高管层人士2月21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春兰主营空调业务已经在全面好转,今年具备盈利条件,去年的全年亏损主因是甩掉历史包袱,资金回笼,这是春兰的短期阵痛,长期来看有利于企业发展。”

  对于坊间传闻的春兰高管层派系斗争,上述人士也给予正面回应:“上市公司是招牌,影响整个集团发展,集团对上市公司发展全力支持,整个管理层非常团结。”

  人事更迭不断

  战略调整不停歇

  新一任董事长徐群,此前曾任春兰摩托车公司、春兰汽车制造公司的总经理。而距离上次春兰管理人事变动尚不足2月。

  去年1月27日,ST春兰发布公告称,副董事长、总经理沈华平辞去职务;周晓明、邢志勇分别辞董事职务。春兰表示将尽快完成董事空缺的补选和相关后续工作。

  而熟知春兰的人,不难发现,如此在国内昔日风光无限的空调大鳄至今时今日,已有些黯淡,管理层面的人事更迭也总是发生的那么突然而频繁,战略调整越发明显。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春兰品牌可谓响彻全国,红透半边天,仅空调相关产品就占据全国空调市场的半壁江山,稳坐空调“老大”宝座。

  1990年代中前期,春兰虽已是中国空调第一品牌,而今在主流市场的竞争中并不占强劲优势。

  从第一到退出第三军团,春兰的转折点出现在1990年代中后期的多元化战略转型。

  按照当时春兰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陶建幸的战略是,春兰决定借势进入载重汽车及摩托车领域,并同步涉足新能源多元化发展。

  可惜,经过将近十年折腾成效不佳。

  2008年6月已经陷入亏损泥沼的春兰股份,总经理和董事会秘书双双辞职,一个月的光景,董事长姜鸿又辞去董事长职务。随即,春兰原监事会主席许承业接替姜鸿出任新一任董事长。

  许承业上任不久,已经扣上“ST”帽子的春兰股份保壳危在旦夕。大股东春兰集团推出拯救方案,为春兰空调主业扭亏从渠道上进行“变革”,整合市场资源。紧接着,春兰发布换帅公告称,营销出身的沈华平接替姜鸿出任春兰股份总经理。然而又未见明显效果。

  虽陶建幸任命几员大将力图闯出一条复兴之路,结果好梦难圆。

  于是2008年后期、2009年春兰决定重新回归主业——空调。可是,2009年时的中国空调产业早已今非昔比,格力、美的、海尔,三大品牌牢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瓜分了大部分份额,属于其他品牌的空间相当有限。春兰的往日风光已成云烟。

  家电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认为:“目前春兰管理层的变更,是其企业生存危机在管理层的显现。”

  尽管春兰一再对外否认高管层人事频繁变动与业绩联系有关联,然而春兰一路下滑的业绩还是一再被业界揣测为人事震荡的主因。

  业绩变动被揣测为主因

  2011年的新年对于春兰来说不怎么好过,春兰近日发布的预亏公告显示,去年全年亏损额高达3.4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春兰高层的人事大幅变动显然与公司经营业绩“过山车”式下滑不无关联。

  2005年至2007年,春兰曾连续三年出现亏损,并且面临退市境遇。终究在2008年5月被上交所停止交易。2009年9月春兰通过资产置,将大股东春兰集团旗下的房地产、电厂等优质业务注入上市公司,保壳成功。

  然而好景不长,2008年,在暂停上市后第一个会计年度实现了盈利之后,新注入的房地产和电厂资产由于正巧赶上政策限制未能取得盈利,主营空调亏损没有得到完全扭转局面。

  上世纪90年代的空调业,是春兰的年代,对于许多销商而言,能与春兰谈妥合作上是件荣耀的事。 春兰究竟还能否迎来“春天”?

  “春兰曾经是中国空调第一品牌,即是优势也是包袱,总体看,对春兰东山再起形不成大的支持。类似的例子很多,比如威力洗衣机、爱多VCD。”刘步尘认为。

  “这一两年春兰空调在节能空调等新产品开发方面具备竞争优势,渠道建设力度加大,此前为投资子公司借款保证房地产进度,股东泰州电厂股权资产置换保证上市公司成长性。”春兰内部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空调市场容量很大,春兰品牌具备优势和市场技术,通过调整和布局,今年销量有较大增长,利润下滑主要在于消化库存,拓展渠道力度加大,开发区域代理商,加强三四级市场开发力度,合作伙伴增多,相信甩掉包袱之后,春兰可以轻装上阵。”春兰上述管理层人士表示。

  春兰正面否认

  管理层斗争传闻

  春兰高管斗争早些年就以在业内流传,坊间传闻,春兰的无限坠落的开端始于公司改制的失败,而并非从2005年首次出现亏损。

  春兰内部人士无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企业内部的人事制度非外人能理解,实际还是相当团结,集团层面对上市公司的重视如同母子。

  其实不止春兰,在这个“竞争为王”的年代里,昔日家电业的大鳄或低调隐退或更名换姓转战阵地的不为少数。

  “春兰是个典型,现在国内很多家电企业特别是昔日龙头企业都早已风光不再,在其寻求出路的手段中大多采取的方法是想从管理层入手,如从某知名企业聘请高管,空降自救,但是往往得不到理想的效果,企业高管规则或策略并不适用所有状况。”业内分析人士指出。

  帕勒咨询资深董事罗清启表示:“核心竞争力是企业制胜的关键,管理层不转变思维方式与新空调市场竞争规则接轨,一味变更管理层,甚至融资投入,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春兰的今天有他客观的因素,与注重营销策略的广东空调品牌相比,在激励上的优势非常不明显。但是春兰的战略没有问题,甚至非常超前和长远眼光。比如新能源,经过10多年的布局,2010年迎来高速发展,销售翻了一倍。”春兰内部人士表示。

  “当一个企业战略与经营同时出现严重危机的时候,空降管理层不可能起死回生,空降兵不是万能的。春兰必须对既往几年的战略失误彻底反思,并对企业发展战略重新再论证,然后承认现状,所幸我们看到的是,春兰有意识撇下包袱,轻装上阵。”刘步尘如是说。

(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ibi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