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农业部长韩长赋:中国人的饭碗要端在自己手中

2011年01月31日09:23财经国家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打破粮食生产发展规律,走出“两丰一平一减”的周期循环之后,中国的粮食生产能否再续辉煌创造奇迹?是已经稳步站在了新起点,还是正在接近黄金增产期末端?

专访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中国人的饭碗要端在自己手中

财经国家周刊报道 金丝眼镜,常常面带微笑,中国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一派儒雅学者的气度。

然而,他长期以来却是和 “看上去很土”的农业、农村、农民打交道。行走数十年的人生历程中,他很少真正脱离与“农”有关的岗位。“转来转去转过很多地方,但还是搞农业的时间长。”韩长赋说,沉浸“三农”这么久,除了机缘,更多的是感情。

而今,作为中国农业部门的当家人,韩长赋面对的则是特别的压力与担当。

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的粮食安全。从全球粮食供求角度看,中国年粮食产量和消费量大约占世界粮食产量和消费量的1/4。国际粮食市场动荡不定、国内自然灾害频发、市场形势多变、通胀预期加重……中国粮食的全球比重和错综复杂的全球形势决定了,中国的粮食安全关系中国乃至全球粮食市场的稳定。

处此多事之秋,中国的粮食生产却正在创造历史。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已经实现了粮食产量的七连增。这是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连续4年保持在1万亿斤以上,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

“首先一条,中国人的饭碗要端在自己手中。我们要保证粮食基本自给,要确保13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这个产量是必须的。”韩长赋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坚定地说。

保证粮食安全,是中国一以贯之的国策。2003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上任初始,便明确提出 “三个安全”的理念,即要保障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和金融安全,其中粮食安全位居首位。

然而,即便是年产1万亿斤,对中国的需求来说也刚刚是“紧平衡”。更何况,人口增长拐点出现之前,中国每年人口自然增长都将在九百万到一千万人,每年城市人口增长、农民进城大数也在九百到一千万人左右,对粮食需求还会不断增加。

由此,一个沉甸甸的战略命题越发凸显:在打破粮食生产发展规律,走出了“两丰一平一减”的周期循环之后,中国的粮食生产能否再续辉煌创造奇迹?

粮食增减的另一端,还牵系着中国亿万农民的生活。如何调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如何在保障粮食稳产增产的同时,保障农民收入的稳步增加?这不仅关涉农民逐步过上更富裕更有尊严的生活,也是中国能否真正民富国强的关键。

这一切,都需要中国农业部门的最高决策者来回答。

韩长赋简历

1954年10月生,1974年1月入党,1976年7月参加工作,法学博士学位,研究员。

现任农业部党组书记、部长。

历任共青团中央青农部部长、宣传部部长,共青团中央常委,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农业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吉林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2007年1月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省长,2009年11月任中共农业部党组书记,2009年12月任农业部部长。

连续七年增产:偶然还是必然?

2010年12月22日,全国农业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2010年预计粮食总产10928亿斤,比上年增加312亿斤,再创历史新高。

岁末的好消息令人兴奋,然而这成果来之不易。按照韩长赋的说法,2010年是“极不寻常的一年”,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尤其是特大干旱、低温寒潮、严重洪涝等自然灾害多发频发重发,给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带来极大挑战。

这同时意味着,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粮食生产首次实现“七连增”,连续4年保持在1万亿斤以上,而从历史经验看,中国的粮食生产周期一般为4?5年,大体表现为“两丰一平一减”的周期循环。而今,中国连续七年的增产已然打破了这一规律。

《财经国家周刊》:中国粮食生产实现“七连增”,连续4年保持在1万亿斤以上,这是一种偶然、大自然的恩赐,还是背后自有另一套逻辑、偶然中的必然?现在各种极端气候、灾难不断,而农业至今似乎也没有真正摆脱靠天吃饭的状态。

韩长赋:我们要承认,农业在整个经济环节和链条中还是一个非常薄弱环节,农业基础还比较脆弱是必须面对的现实。

而且农业和其他产业不同,它要同时承担两方面的风险,一方面是市场风险,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所有产业都会面临的共同风险;另一方面是自然风险。农业的自然风险和其他行业比较有一个显著不同,农业无论是搞种植还是养殖,是动植物生命整个发展过程,任何一个环节遭了灾,全年就可能遇到大麻烦。

所以,农业的发展需要特殊政策措施的扶持,要保持农业稳定发展,粮食稳定增产,难度确实是非常大的。

粮食“七连增”,连续4年保持在1万亿斤以上,这是一个标志,标志着经过“十一五”的发展建设,各个方面的努力,我们国家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可以说已经稳定地达到了1万亿斤的水平。

而之所以能够实现连续七年的增产,连续四年产量破万亿斤,概括地讲,是政策的促动,科技的带动,行政的推动,市场的拉动。这些因素给农业的发展一个很好的环境,也是我们这几年积累的一个经验。

《财经国家周刊》:您概括为政策、科技、行政、市场这四大因素,它们怎样构成了对粮食生产的合力作用?

韩长赋:政策方面,“十一五”期间,中央出台并不断丰富了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比如,全面取消农业税,减轻农民1300多亿元的负担。同时又建立对农民的补贴制度,良种补贴,粮种补贴,农业生产资料补贴,农机购置补贴,又有1300多亿元补充给农民。加法减法一起做,这一加一减2600多亿,政策力度非常大。

科技方面,科技对粮食生产、对农业的贡献率在增加。今年全国农机总动力达到9.2亿千瓦,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到52%,分别比2005年提高34%和16个百分点;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52%,比“十一五”末期提高近5个百分点,基本上每年提高1个点。

投入方面,各级政府的投入,企业的投入,也包括农民的投入这些年增加很多。

市场方面,这几年,农产品价格比较好,对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也是很大的提高。

《财经国家周刊》: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政府与市场对发展粮食生产起到了两个指挥棒的作用?

韩长赋:农民发展农业,发展粮食生产,主要是两个指挥棒,一个指挥棒就是党和政府的强农惠农政策,政策对农民有激励,他就增加生产,舍得投入。还有一个指挥棒就是市场价格,他种的粮食、农产品能够卖出去,并且能够卖到比较好、比较合理的价钱,能够抵消他的生产成本的增长。用我们概括性的话说,改善农业生产条件,改变粮食生产效益比较低的情况,就会去增加生产。

《财经国家周刊》:您刚才提到的两个52%又意味着什么?中国农业生产正处在什么样的历史阶段?

韩长赋:两个52%,标志着我国农业生产方式开始进入机械作业为主的历史新阶段,标志着科技已经成为我国农业发展的决定性力量。中国的农业发展正加快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这两个数字,应该说为未来五到十年现代农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条件。

[责任编辑:johns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