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全球第二大主权财富基金看好中国 投资策略不变

字号:T|T

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GPFG)这一全球第二大主权财富基金对中国市场的未来看好,还没有完全反映在现阶段的投资行动上。

1月18日,负责管理该基金的挪威央行投资管理部(NBIM)首席风险官Trond Grande向记者表示:“中国无疑是新兴经济体中发展最为迅猛的一个,我相信所有的投资者都会对它产生浓厚的兴趣。”

去年正在中国访问的挪威财政大臣西比约恩·约翰森表示,希望中方给予该基金更多QFII投资额度。

按照该基金提供的2010年第三季度投资基准,在其所有投资中,对中国境内的投资占到了1.39%。

而根据其上一年年报,截至2009年底,该基金对中国大陆境内的权益类投资为239.19亿挪威克朗,对中国的固定收益投资为3.81亿挪威克朗,两者合计占总投资额度(26400亿挪威克朗,约4596亿美元)的0.92%左右。

挪威财政部资产管理总监Martin Skancke表示:“由于基金规模过大,更像一个‘超级坦克’,不可能快速地转变路线。因此,我们不能仓促地对我们的投资方针做一个很大的改变,即便如此,也很难说市场将带来怎样的回报。”

GPFG对中国的投资

中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加速资本化,因此我们当然会投资更多。

由于GPFG每年披露一次当年详细的投资清单,因此,在公开资料中能够找到的最近的投资情况是2009年底的投资名录。

在这份名录中可以发现,截至2009年底,GPFG对中国大陆境内的权益类投资共941个项目,共计239.19亿挪威克朗,占当时总权益投资的1.45%(16440亿挪威克朗,约2862亿美元)。

据NBIM向记者提供的数据,其在中国的近20%份额投资在银行业,超过10%投资在移动通信领域,接下来是石油和天然气、人寿保险、矿产、基建以及地产物业管理等,这些领域占据了整体投资额的60%。

该基金对中国的固定收益类投资共3个项目,总计3.81亿挪威克朗,占当时总固定收益投资的0.04%(9960亿挪威克朗,约1734亿美元)。其中,持有中国政府债券2.41亿挪威克朗。

而根据1月26日的实时监测,目前该基金的全球市值为30992亿挪威克朗(约5396亿美元)。如果其投资基准不发生大的变化,则粗略估算,目前GPFG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产品为430.79亿挪威克朗(约75亿美元)。

不过,记者发现,相对于其他国家的权益类投资,该基金在中国的投资项目持股比例更低,均在0.2%左右徘徊。

Trond Grande表示,这是根据市场价值进行的投资操作,为了更好的防范风险。

短期内对华投资不会大变

要将投资建议纳入实际操作中,通常需要几年时间。

2007年,GPFG在上海设立了其在亚洲的首个办公室,这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具有央行级别的 QFII。挪威央行行长 Svein Gjedrem曾透露,未来GPFG在亚洲的投资比例可能会超过在其他国家的投资,而他所说的亚洲主要指中国和印度。

不过,根据该基金现有的投资托管指南,针对亚洲大洋洲的投资分别只占权益类和固定收益类投资的15%和5%。

Martin Skancke指出,该投资指南不会在短期内有较大变化。他表示,指南只对各洲的投资比例有所指导,在这个框架下,投资经理们完全根据市场资产价值来决定对哪些国家的哪些产品进行投资。

他表示,无论在股票还是债券市场,该基金对日本的投资占据主流,“这完全是根据市场价值来判断的。从债券角度来看,中国目前也不需要发行那么多债券。”

据最新的投资基准,日本分别占据GPFG股票和债券投资的5.36%和4.48%,是亚洲国家中投资份额最多的。Trond Grande指出,如果短期内基金需要在中国市场上扩大投资,就必须重新分配在亚洲各个国家之间的投资比例。

不过,Martin Skancke透露,在去年6月提交给挪威财政部的投资建议中,已经着重强调要基于市场资本价值来提升基金在美国和亚洲市场的投资。

Martin Skancke表示,最终这些建议将在今年4月份的财政部报告中得到部分反馈,但是要将这些建议纳入实际操作中,还有待时日,通常需要几年的时间。

“这不是因为我们做事缓慢,而是我们必须保证政治家们能够理解改变投资指南和操作方式的风险。”他表示。

Martin Skancke还表示:“是否会进行人民币资产的投资,取决于市场未来的走向,但我们已通过在欧美的诸多中国公司,对人民币资产进行间接的投资。”

新兴市场投资份额待加强

向新兴市场进发,这种改变应当是渐进的。

截至2010年第三季度,该基金拥有6016亿挪威克朗的各国国债,而其在亚洲大洋洲的各类实际固定收益投资占整体债券投资的5.5%,比预设的5%的基准略高。

挪威央行行长Svein Gjedrem去年曾表示,由于亚洲的经济增长明显强于欧洲,因此未来挪威主权基金在各地区的投资比例有所调整是可能的。

Trond Grande透露,从最初只对发达国家投资,到现在对新兴市场的投资逐渐增大。“只要是在市场功能良好的地方,GPFG都愿意投资。因此,现在我们有了巴基斯坦、埃及、南非等新兴市场的投资。”

他表示,NBIM也有权利批准基金在基准范围以外的其他货币、市场和工具产品进行投资,只要能证明这是好的投资市场。“比如你也可能看到我们会对乌克兰或蒙古等国投资。”

根据Monitor集团的消息,2009年,亚太地区成为各国主权基金最大的投资对象。

不过,在其最新的房地产投资领域,该基金在单项报告中仍将亚洲视为继欧美之后的非成熟市场,这意味着中长期内GPFG仍然无法对亚洲房地产市场投资。

Martin Skancke认为,向新兴市场进发——这种改变应当是渐进的,随着亚洲的GDP增长和资本市场的成熟,10年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份额在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等地投放。

欧美市场仍是投资主流

欧债危机发生后,GPFG并没有对其在欧洲的投资比重做任何调整。

目前,GPFG整体权益类投资中,欧洲占了50%,美洲和非洲占35%,亚洲占15%;而在固定收益投资中,欧洲占60%,美洲和非洲占35%,亚洲占5%。

GPFG在欧洲投资过重而在其他地区投资过轻的现象,也制约了其长期发展。

2010年9月,GPFG一度增持陷入债务危机的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国国债,被市场认为是提振信心的积极信号。

但是,Trond Grande表示,保留更多这些国家的国债在手,是因为“长期来看,这些国债满足了我们的风险杠杆和投资要求,是有价值的”。

他强调,“我们只是一个金融组织,不会采取任何救助的姿态”。

“即便在经济危机的时候,整体投资组合的收益仍然是巨大的。我们在投资时的确知道会有一定亏损可能性,但并不明确是哪些产品。”Martin Skancke表示,“所以,我们只关心整体的投资组合收益多大,而不对个别国家债券的投资进行评价。”

他拒绝对是否会增持美国国债发表评论。

他解释,在GPFG的全球债券投资组合收益中,很少有违约的情况会出现——当然从历史数据看,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据悉,在欧债危机发生后,GPFG并没有对其在欧洲的投资比重做任何调整。

Martin Skancke认为,正是由于投资组合的风险控制,使得2008年经济危机最低谷时,GPFG大量购买全球股票,成功抄底,带来了2009年的高收益,而其他大部分主权财富基金那时没有足够的资金抄底。

相关微博:

朱伟华一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如果能找到类似索罗斯这样的资本运作高手来运作,这么一大笔钱其实可以做很多民族企业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比如一国汽车产业如果需要收购某国的汽车企业,可以用主权财富基金分开运作,一个收购,一个抛售,联合打压进行恶意收购,但现实不允许主权财富基金这么干。

2010-12-13 01:01:23
[责任编辑:baggi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