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美股 > 中国概念股 > 正文

当当网骂战暂歇 投行博弈企业赴美IPO定价

字号:T|T

“不谈了。”1月17日下午,当当网首席执行官李国庆给记者发来短信。此前在网上掀起漫天舌战的李国庆突然罢战。

上周末,李国庆在微博上数次爆料,称公司赴美IPO过程中曾遭投行压价,为此上传自创“摇滚歌词”一首,以泄其对投行的愤懑之气。不料,此举引来数位自称大摩员工的网友回应。数番唇枪舌剑下来,双方言辞“很黄很暴力”。

“我正在就创作中的脏话给董事会写检查。”直至记者截稿,李国庆微博仍停留在17日中午的更新状态;而此前两日,李曾彻夜不休,累计发出近40条微博应战。

谁被“算计”

李国庆临场抽身,留下一堆烂摊子等着善后。

17日下午,当当网和大摩先后发布声明,不约而同地与当事人划清界限。

当当网称,李国庆的自创歌词属虚构创作,为个人文学爱好,歌词中出现“京骂”是错误的;但公司仍坚持,李国庆此举初衷是自揭伤疤,对后来的创业者及即将赴美的上市公司进行警示。

声明称,歌词确有映射某个行业中存在的不良现象,属于仁者见仁。面对自家CEO的屡爆粗口,公司不得不在声明中表示:“当当网赞成企业家在微博上畅所欲言,但需注意净化空间”。

而遭到李国庆指名批评的大摩,则在17日傍晚发布一则更干脆的声明:“根据公司对此事的初步调查结果,我们相信此微博作者不是摩根士丹利的员工。这种攻击性的言论有违行业道德标准。我们谴责这种危害公司企业品牌与声誉的行为”。

知情人士透露,大摩的调查重点主要集中在网络账号、人物照片,以及以往记录中涉及的个人信息。另外,由于上述“大摩员工”信息中涉及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美国等数区域,大摩此番是从全球范围排查。

但大摩的调查结果出乎意料。据此前的网友调查,参加这次舌战的“大摩员工”或许确有其人。

从已有网络信息推断,参战者多为女性,被网友冠以“大摩女”称号;在她们的微博信息中,不仅公布出有包含大摩LOGO的照片,甚至还透露其工作部门包括法律部(Legal Team)和资产管理大中华区(asset management Great China Team)等。

一位名为徐三石的用户透露,本次事件中甚至还牵涉到一位大摩全球资产管理合伙人,级别非常高。

具体到论战细节,“大摩女”对当当网上市似颇为熟悉。

一位账户名为“迷失的唯怡”的大摩女,不仅爆出两年前当当网寻求高盛承销被拒,还针对当当网2009年盈利和现金流状况连发两条微薄,暗示公司做假账。

“撇开对方真实身份不谈,大摩女的表现确实不符合一个投行人士的专业操守。因此,粗看起来每句话都在维护投行,实际上却对投行业内的整体形象带来很差的影响。”一位券商人士如此评点。

投行“压价”

归根到底,李国庆的突然发飙只是源于一场即将在本周三举办的“庆功宴”。

李国庆微博称,本想“忍了,不骂投行”,但投行上市前的一些做法不妥,且现在又要求当当网掏钱办“庆功宴”,这让其觉得“很受欺负”。

“我生气不是被骂,而是被投行涮了”,李国庆称。

尽管被官方定义为“虚构创作”,我们还是不难从李国庆的歌词中还原故事的概貌:当当网启动上市之际,大摩为拿下这笔承销生意,曾报出10亿-60亿美元的估值;但临到在香港写招股说明书时,却称由于朝韩冲突带来负面影响,只能给出7亿-8亿美元估值。

发行价方面,大摩最初将当当网定为11-13美元/股,后调高至13-15美元/股,确定最终发行价为16美元/股,以此计算当时市值为12.46亿美元。

李国庆藉歌词透露,大摩明知次日开盘当当网市值就会有20亿美元,却只肯定价16美元,这便是故意压低。

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首日开盘即报24.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53%,收报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市值达23.3亿美元。

“公司上市,市价比定价涨跌超过40%,就是投行的低能或品行低,投行就该骂。”李国庆在微博上写道。

“和国内上市略有不同,企业赴美上市是投行定价,是以一个预测的价格区间通过路演的方式向市场询价,公司和投行一起,通过市盈率、未来现金流折现等多种方式,得出最初的预测。”17日,信中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汪潮涌对记者表示。

而最初估值区间还需得到机构的反馈。一般而言,海外企业上市的路演为2-3星期,投行收集路演中机构客户提交的订单,把客户在不同价格下的认购金额汇总,如果集中在区间上限的订单超出拟募集资金许多倍,则可以调高估值,反之亦然。

“一般而言,为避免上市破发,一级客户或优质客户提交的订单应不低于拟募资额度的三倍,总体认购额在3至5倍。”汪潮涌称。

“整个过程,投行与公司透明协商,不太应该有谁压谁的问题,价格不满意可以不发,市场不好也可以不发。”汪在其微博中写道。

“不过,IPO定价在投行内部也是一个博弈过程:投行业务部门自然希望定价能高,发行价越高,意味着募得的资金额越多,投行收到的佣金也随即增加;但在公司内部还有针对机构投资者的销售部门,他们希望的则是价格能降下来,让参与IPO的机构投资者有更大获益空间,以维持更加长久的合作。”国内一知名风投人士对记者透露。

如此一来,李国庆的抱怨似乎另有隐情。

“投行是什么玩意呢?他们从要上市的公司获得手续费;可他们公司还有其他部门管理基金,获得理财收益;所以他们其实和基金利益是情人,和要上市的公司是一夜无情。总想压低发行价。我们这两大投行在对公司估值工具上躲藏,气势上打压我们团队,程序上埋伏笔,感情上拉拢。”李的微博有暗示。

“对任何一家投行而言,都不可能准确地预测股价。因此,如果是我投资的企业卷入这类口水战,我会劝说公司负责人忍下这口气,毕竟今后可能有二次融资,或者其他事情需要投行协助。而比较外资投行,中国本土投行对海外上市的经验明显不足,并不可能马上代替海外投行的地位和作用。”上述风投人士感慨称。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