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个税起征点将具有灵活性 结合各地经济状况

字号:T|T

“现在工作内容很多,我们周六周日都在加班。”国家发改委收入分配改革司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描述。目前,包括个税改革在内的一系列照顾低收入人群的政策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

不久前,涉及收入分配改革内容的“十二五”规划讨论会再次举行。“讨论了一上午,原则制定得很好,只等2011年‘两会’的时候讨论并制定细则。”一位参会的老专家向记者透露。

国家发改委收入分配改革司正是起草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核心部门。

记者获悉,一些相关的研究机构和学者已经将个税改革的建议报告上交给政府高层,并获得了答复。因为税收是收入分配改革中二次分配的重要内容,因此受到关注。根据记者得知的情况,新的个税改革方案将使地方税收减少。

此外,综合各地经济状况,个税征收的起征点将具有灵活性。

个税起征点将具有灵活性 结合各地经济状况

起征点将具有灵活性

“不久前,我们向政府高层递交过一份关于个税征收制度更新的报告,目前已经得到了回复。”一家研究机构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我们的建议是,‘十二五’个税改革需要突破数字的局限性而着眼于征收制度的改革。”但是,该人士并没有向记者透露,高层决策者的具体答复意见。“对我们的方案给予了肯定,并提出了更多的改革思路。”该人士说。

值得关注的是,在该意见中关于个税起征点的建议,“我们建议各地政府根据当地的物价情况,对个税起征点2000元制定一个指数,在国家规定的调整范围内,自主调节起征点。比如2000元的基数,可以上调20%,或者下调20%”。

目前,我国对工薪所得实行九级超额累进税率,起征点为2000元,税率分为9级,分别为5%~45%。

按照上述研究机构的人士建议,新的个税改革方案有望在明年选择适当时机推出;而改革的重点将发生较大的变化,并非是单一提高起征点,更多会着眼于减少级次和调整级距,税改计划将现行的9级税率缩减为6~7级,同时适当扩大了级距。

对于这份意见报告,“圈内的人基本都知道,对这些办法也比较赞同。”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向记者表示,“新的个税办法,主要扩大了少纳税的人群。”

“新的个税改革方案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对于起征点和层级税率的改革,现在还只是个人的意见比较多。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还是个税为什么改革,从收入分配的角度看,个税改革究竟在照顾哪些人。”财政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的个税改革,着眼点就是收入分配改革。”

不久前,财政部也表示,2011年,将逐步完善个人所得税制度,降低中低收入者相对税负,强化对高收入者的调节。

限制高收入的措施不够

这次个税起征点的调整,对限制高收入的措施还是不够。

“应该算是收入分配改革的一小步吧。”一位参与收入分配改革研究多年的专家向记者表示,“只能说是有点意义,但是动作还是不太大。”

就在上述参与收入分配改革多年的专家接受记者采访的当天上午,涉及收入分配改革内容的“十二五”规划讨论会再次举行。“讨论了一些原则性的东西,现在‘十二五’期间的收入分配改革的原则基本已经确定了。”该专家说。

但是,“现在看来,‘十二五’的动作非常慢,仅仅一个‘十二五’规划还是无法解决太多的收入分配改革的问题”。

“十二五”规划讨论中也曾经邀请外国专家出席。“外国专家和中国专家的讨论非常热烈,大家普遍反映,目前应该在税收等领域控制资产性收入,比如通过房产税控制炒房团的暴利等。”曾经参与该座谈会的专家向记者透露,“‘十二五’规划中,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目标是,扩大中等收入者的比重。”

此次个税改革也是“十二五”期间专家建议推进的内容。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个人所得税占税收总收入只有6.8%。对于财政部而言,更重要的是,调节财政支出结构。”

王朝才表示,每年财政部在社保、医保、农保、新农合、农村义务教育等领域支出巨额资金,“几乎每个农民都会享受到每年国家几百元的补助,如果加上义务教育,可能达到上千元”。所以,“从收入分配角度看来,政府对低收入家庭更倾向于救助”。

“实际上,这些都是市场经济遗留的问题,我们更多应该考虑的是市场扔下的包袱怎么办?” 王朝才认为,在税收之后的二次分配上,需要解决更多的问题。

“个税征收减少并不影响政府对中低收入者的救助,因为这部分支出来自各种税收的混合之后的总体税收,不会因为一个税种降低而改变。” 国家发改委收入分配改革司负责人向记者解释。

灰色收入仍在空白地带

“垄断行业的收入问题,在这次税改中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参加制定此次税改方案的人士表示。

人保部一位专家向记者表示,“我们曾经做过调研,纳税所得只是高收入人群很少的一部分收入,所以依靠调解个税所起到的作用很有限,尤其是针对垄断行业。”

据了解,人保部曾成立专门的课题组,调查垄断行业的收入问题。

“通过对石油、电信等垄断行业的工资收入调查,我们发现垄断行业内部的收入差距已经接近5倍,差距最大的为石油行业,个别企业最高收入者与最低收入者的差距接近100倍。”上述人保部专家透露,该数据是调查组通过对包括位于东北、西部等处的10家油田职工的工资收入调查得来的。

其实,国家发改委和人保部同时知道另外一个事实:“这份调查结果,完全是根据税务部门的统计数据得来的,隐性收入部分难以计算。”

国家发改委相关部门收到过某垄断企业的职工来信:“工作岗位相差一级,收入相差了数十倍。”

国家发改委人士曾向记者表示,“针对垄断行业的收入分配改革措施正在具体制定当中,大体的方向包括两点:一是缩小垄断行业和非垄断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二是缩小垄断行业内部巨大的收入差距。”

“但是,垄断行业企业经常搞错一件事情,现在是国家垄断,不是企业垄断;而他们为自己增添的特权太多了,并认为这是自己的应得。”王朝才表示。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和他的研究团队曾经进行调研并推算,2008年全国城乡居民的隐性收入高达9.26万亿元,占GDP的30%。

但是,这一数字曾经遭到官方的质疑。“但是,至今都没有对隐形收入最合理的统计办法。”王小鲁向记者表示,“政府部门认为数字偏大,民间认为数字偏小。”

[责任编辑:ripley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