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美股 > 外汇市场 > 正文

欧元困局:赤字和债务高涨让欧元面临崩溃

2011年01月01日14:48经济观察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贾尔斯·钱斯

现在的欧洲正站在悬崖边上,面前是无底深渊。建立于1999年的欧洲货币体系——欧元——正面临崩溃,除非体系中的那些弱小者能够立即获得庞大的金融支援。据估计,2011年欧元区成员国家需要偿还至少5600亿欧元的债务。但是,高涨的赤字和债务已让欧元的存亡成了疑问。那些潜在的债主们也担心血本无归。继对希腊和爱尔兰进行纾困之后,最大的欧盟成员国德国已经拒绝再为任何援救方案买单,也不同意扩大现有欧洲援助基金的规模,共7500亿欧元,其中1200亿已被用完。

为什么此事对中国至关重要?一个原因是欧洲的资金需求是如此庞大而德国的立场又是如此坚决,所以主要的贸易盈余国家——中国是最大的——不得不出钱来阻止欧元贬值;另一个原因是,欧洲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欧元出问题,和欧元区相关的经济活动必将受到严重影响,自然也会殃及到与欧洲进行贸易的国家,包括中国。

自产生以来的十多年间,欧元已经成为一种储值货币,是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美元的重要替代品。这样一种全世界最主要的货币怎么会濒于崩溃?欧元问题一部分在于2008年伴随着纽约雷曼兄弟破产而爆发的金融危机强烈地冲击了欧洲,且影响一直持续到今日;另一部分则源于欧盟成员间的联盟并不紧密。

中国在2000年前秦王朝时统一了语言,建立了中央集权。直到今天,中国所有地区都使用普通话,昆明、西安、上海和哈尔滨的居民都称自己为中国人;印度于300年前的英国殖民时期完成了统一,而且印度人都有很强烈的民族意识;美国南北方通过1860年的内战实现统一。美国、中国和印度,人口和领土都要比欧洲大,或至少相当,都有非常强的民族身份认同,同一个中央政府,统一收税。

然而,欧洲各国从来不曾在一个政权之下,没有统一的语言,所以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建立强烈的民族认同感来超越不同民族的文化和语言。法国人、意大利人、德国人、英国人、西班牙人都可以为自己的祖国而死,却不会为一个欧洲理念献身。

俾斯麦在1870年统一德国,把欧洲领向了20世纪前10年的两场大战。1945年二战欧洲战场结束之后,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如何在欧洲内部和平地处理德国问题;第二,如何抵制苏联向中欧和西欧的渗透。成立欧洲联盟成了一举两得的选择。

欧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始于1952年欧洲煤炭和钢铁共同体(Eu-ropeanCoalandSteelCommission)的成立。1957年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EconomicCommunity),创始成员法国、民主德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意大利六国之间形成自由贸易区,欧洲经济一体化进一步发展。1993年,在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下,12个欧洲国家共同签署了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构成了今天欧盟和欧元区的基本框架。在此条约下,欧盟各成员国都必须遵守欧洲法律,包括人权和劳工等一系列条例。但是,成员国在关系到本国的某些重要议题上保有自由决策权。尤其重要的是,这些议题中就包括税率和政府支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欧盟经济的一体化,但并不彻底。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提到了用统一欧洲货币来取代各国货币,如德国马克和法郎,这样的安排能够提高效率、降低风险和成本。而且,对于一个被分割成不同条块的经济区域,经济联盟和统一货币可能意味着更大的全球影响力。于是,1999年,欧元诞生了。当时的成员国有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奥地利、芬兰、卢森堡、葡萄牙以及爱尔兰。希腊在2001年加入欧盟,其他的欧洲边缘国家如塞浦路斯、马耳他、斯洛文尼亚以及斯洛伐克也随后加入,形成现在16个成员国的格局。英国作为欧洲第二大经济体和丹麦没有加入欧元区,另外一些国家则宣布使用欧元的同时独立于欧盟之外。除了英国,欧洲所有最主要的国家都已成为欧元体系的一部分。2002年开始,这些国家逐步收回市场上的本国货币,用欧元取而代之。

使用统一货币并遵守相同的货币政策,意味着欧元区各国有相同的利率,然而它们仍然可以自主决定税收政策和财政支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各国的债务不能超过GDP的60%,财政赤字则不能超过GDP的3%,但是,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来协调各国的财政政策。

起初,全球金融市场对欧元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人们注意到负责发行和控制欧元的欧洲央行(EuropeanCentralBank)并不能完全控制成员国的财政支出和借债行为,欧元区债务过多将会危及到欧元自身。然而,经过两三年的平稳运行,伴随着欧洲一体化的深入以及强有力的全球经济背景支撑,欧洲国家开始利用欧元来大举外债,债务投资者开始在实际上控制欧元。欧元的货币和债券市场逐渐壮大到足以匹敌原有的美元、日元以及英镑市场。到2010年,欧元成为全球重要的储备货币。

历史上,人们一直用不同纯度的金银作为交换媒介,因为其耐腐蚀、轻便,价值独立于发行者而相对稳定。今天用作通货的纸币和电子货币的价值则取决于其发行机构的信用和信用价值。和所有央行一样,欧洲央行也凭借自身的信用生存,而其信用又是由为其融资和提供支持的16个欧洲国家的偿付能力决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2009年德国和法国的GDP之和占到欧盟16个成员国经济总产出的48%,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别占据17%和12%。这四个国家构成了欧盟四分之三的规模,其中仅德国就超过了四分之一。所以从根本上来说,欧元的信用实际上要依赖于德国的金融立场以及它对这个系统中薄弱国家的支持态度。

1999-2001年全球网络经济由繁荣到泡沫破裂,那以后,美联储反通胀政策的效应已经从美国外溢到世界其他地方。极低的利率以及由此造成的异常充足的流动性淹没了美国的同时,也影响到了欧洲。人们把钱从银行中取出来,投入到不动产或非货币资产如股票上,由于资金成本的低廉,使得这些资产的价格扶摇直上。受影响最严重的则是那些拥有房屋观念根深蒂固的国家,银行按照全部甚至高出房价贷款给买房人,比如英国、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除了英国,其余三个都是欧盟成员国。在欧元体系内部,这些国家和那些更大更有信用的国家如德国和法国一样,享受着极低的利率。2000年以后,欧洲周边那些小的国家也迎来了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繁荣,极低的信贷成本和陡升的资产价格直接造成了这种繁荣的假象。即使在2000-2008年间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等国都坚持了保守的财政预算和低国债水平,但在银行系统,一枚定时炸弹已经开始滴答作响。

当金融风暴登陆华尔街,金融风险高涨到相当于战时水平。随着不确定性的积聚,债务市场突然停止了运转,债务和债权人无法再就价值上万亿美元的贷款进行交易。而依靠流动性生存的银行也无法再进行日常的金融操作。本应该依靠市场融资的银行不得不求助于政府——不仅仅是危机发源的美国,欧洲也同样如此。在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债务市场在2008年的停转直接切断了银行的资金来源,后者被迫减少房地产贷款,资产的价格开始跳水,直到市场崩溃,结果就是银行资不抵债,不得不向政府求救。

直到2008年,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政府的财政收支还是盈余或者至少赤字不多,债务也很稳定可控。但是从2009年,这些政府接手了银行的负债,赤字和国债于是开始爆炸式增长。2005年,爱尔兰的财政收支盈余占GDP1.7%(欧盟规定政府财政赤字不能超过GDP3%),债务占GDP的16%(欧盟的规定为60%)。2009年危机过去,然而,爱尔兰的财政从盈余转为赤字并达到GDP的15%,国债达到GDP的3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爱尔兰的债务在2015年将达到GDP的77%。

问题是,和希腊比起来,爱尔兰的问题就不算什么了。早在2000年加入欧元区的时候,希腊的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水平就已经超过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最低值。但希腊仍然被准许加入欧元体系,因为它表现得很热情,而且承诺改善经济。欧洲核心国家急切扩展欧盟领域,把希腊这样一个有着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包括进来。2005年,希腊的财政赤字是其GDP的5.1%,2008年上升到8.3%。由于长期不能控制自身的支出,希腊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金融危机不是希腊困境的主要原因,却在程度上加深了后者,因为随着经济的萎缩,希腊的赤字规模进一步扩大,但却无法继续从资本市场上得到资金了。

2009年,很明显已经没有国家愿意借钱给希腊,它只能坐吃山空。2010年初,希腊成为欧元区一个承认需要外国金融支援的国家。接下来,欧盟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一一克服怀疑、拒绝和绝望的情绪,直到每个国家都意识到它们要援助的不仅是希腊,还有欧元体系内的其他弱小国家,意识到实力较强者如德国和法国必须为希腊的资金缺口提供新的担保。6月份,为奖励希腊大力削减政府支出,一个规模为1100亿欧元的贷款计划被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资300亿欧元,剩下的800亿则由欧盟负担。

希腊的问题让人们开始注意到欧元区的那些弱小国家,和希腊一样有着巨额赤字和债务的国家也可能马上需要得到资金援助。在2008年以前就出现资产泡沫的国家首当其冲,金融危机更是让形势雪上加霜。和希腊一样,最初几个月,爱尔兰认为自己并不需要外部的支援。但在11月28日,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定向爱尔兰贷款。其中,欧洲担负一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贡献四分之一,其他部分则由爱尔兰人自己解决。然而,注意力又转向了其他国家。欧盟成员中最小的葡萄牙,仍然坚持说自己并不需要紧急融资方案,然而,在爱尔兰的纾困方案公布之后,葡萄牙迅速地于11月下旬通过了一项削减政府赤字的预算。

接下来的2011年,欧洲还需要从资本市场上借入大量资金来偿债和为它们当前的开支融资。葡萄牙需要380亿欧元,比利时需要850亿,西班牙需要2100亿,而意大利则需要3470亿欧元。不用说意大利,仅仅西班牙需要的援助对于欧洲来说就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而且,希腊和爱尔兰说不定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援助。此外,整个欧元体系的财政赤字在2011年也将远远超过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GDP的3%。同样已经超支的债务也将会持续增加,直到2015年甚至更久。最近,为了防止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国债利率暴涨,欧洲央行已经开始买入这两个国家发行的债券。然而,这一行动并不是属于援救计划。由于德国的反对,欧洲的救援基金已经无法扩大。自1990年以来,德国的纳税人已经往东德撒了大约1万亿欧元的钞票。德国人强烈反对继续掏钱援助那些弱小和非传统的欧洲国家。德国总理默克尔坚持那些负债累累的国家应该离开欧元区,要么成立一个二级欧元货币组织,要么再用回它们本国的货币。

然而问题是,在向欧洲各国贷款风险看起来似乎是相同的前几年,德国和法国向葡萄牙和西班牙以及其他相对弱小国家提供了很多贷款。如果这些国家离开欧元区,它们的货币会迅速贬值,从而导致欧元贷款价值缩水,进一步增加欧洲银行倒闭的可能性。所以任由欧元体系崩溃,甚至仅仅允许那些弱小的成员国离开该体系的做法,都将使欧洲国家的银行业面临严重问题。欧元体系的破产根本不能成为一个选择,它必须团结紧密地继续存在下去。

当我在12月中旬的伦敦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关于解决欧洲危机的新办法和选择每天都会出现。比如今天,伦敦《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建议在欧元体系内部成立一个小的国家间组织来统一协调所有的经济政策。这样做可以带来一个真正的欧洲货币联盟。但是这也意味着所有国家都将不得不让渡本国经济的控制权给德国这个最强大的国家。这样,就又回到了问题的开始。为了留住自己的货币,欧洲将必须勇敢地完成经济一体化。那意味着法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以及西班牙人同意建立一种完全统一的税收和支出体系,但是欧洲漫长的历史能让这种统一成为可能吗?

如果欧元能够最终作为一种货币体系生存下来,很明显,一些欧盟成员国就必须得到更大规模的融资。但是现在去哪里找这么多的钱,尤其是德国拒绝为陷入困境的国家提供支援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不得不成为欧洲最大的债主,继续向欧洲国家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援,而如果这样做,它就必然再次转向它那些最富有的成员国家寻求帮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贸易盈余国,以中国为首,包括日本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将被召集在一起,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向欧洲输出援助。2011年1月的前几个星期,欧洲危机将达到高潮,到时新的问题将出现: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欧洲提供援助,中国和其他的盈余国家又将提出什么条件作为回报?

[责任编辑:Jackxi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