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舞中国 > 正文

股市20年征文:梦回股改 四封信谏言证监会

字号:T|T

梦回股改

我本是嘉州一介平民,大约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凭着浓厚的兴趣,怀揣美丽的梦想进入了这纷纷扰扰的股市。和许多股民一样,追涨杀跌,买进卖出,不知看尽了多少红肥绿瘦,也不知买卖了多少牛股熊股。如果把交易单打出来,也许比万里长城还要长;如果把心血凝聚拢,也许比浩瀚股海还要深!但和其他股民相比,笔者却还有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隐藏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也许是笔者喜欢探究问题的缘故,很早就发现了中国A股市场的一个怪现象:在场内,投资者在高溢价地买卖着A股;在场外,同样的国有股、法人股却在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转让着。我思考着这其中的奥妙,曾经幻想自己也能买点场外的国有股那该多好……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股市一天,人间十年,不知不觉就跨入到了二十一世纪。那是2001年的下半年,沪深股市的秋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因为国有股减持的大讨论之声铺天盖地,不绝于耳,市场早已是风声鹤唳。一提起国有股问题,便是杯弓蛇影,谈虎色变。笔者急股市之急,废寝忘食,苦心孤诣,探寻得“河中石兽”,然后独抒机杼,以一篇《要流通而非减持,要市价而非定价》的拙文建言有关部门,其主要观点就是:先解决国有股的流通问题,然后才是减持问题,价格随行就市。因为在最市场化的证券市场中,任何定价减持都是错误的。并声称有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案既能让市场接受,又能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2002年1月26日,证监会发布“国有股减持方案的阶段性成果—折让配售方案”,笔者通过报纸阅读后,觉得与自己的思路大相径庭,其折让配售方案与笔者设计的“送股”方案更是天壤有别。周一开盘,沪深股市应声大跌。笔者再次奋笔疾书,以一篇《“我”来承包国有股》的奇文再次上书管理层,其主要观点:专设一个国有股投资管理机构(垂直分级,统一指挥),全部接盘国有股,然后进行股改,再寓减持于流通,在流通中减持,且减持与增持相结合!通过减持与增持来调整产业结构;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所得及各上市公司的分红,每年对全体国民进行分红派息,让耕者有其股,劳者有其份,使共产主义的理想首先在虚拟经济的天空中得以实现!与此同时,还可以打造成一只中国资本市场的航空母舰,不仅可以防止中国股市的大起大落,而且在未来的金融战争中,还可以抵御索罗斯之流的兴风作浪。。。。。。

2002年6月23日,证监会误导国务院共同发出“停止国有股在二级市场上减持”的通知,于是爆发了著名的“6.24”行情,它以机构的逃跑和散户的套牢为终结。笔者又“不合时宜”地写了《方向是对的,办法总会有的》,其主要观点:开弓没有回头的箭(没想到笔者用的这句成语后来竟然成为了股改的号角),治市好比治水,只能流通,不能阻止;中国人有解决大问题的大智慧;并声称有解决问题的方案。甚至于7月亲自北上……

十六大之后,笔者又于12月8日以《认真学习十六大精神,反复审视国有股方案》一稿上书管理层,认为自己的方案是符合十六大精神的。

2003年的初春依然是春寒料峭,针对国有股问题,有人抛出了“在发展中解决问题是一种可行的选择”的言论,笔者又以商榷的方式再次上书《在解决问题中发展也是一种可行的选择》,其观点是:国有股问题已经制约了中国股市的发展,只有解决问题,才能发展市场;而解决“三分之二”的问题,本身就是一种最大是发展…..(后来有一个勿容置疑的事实是:新股的发行不得不被迫中断很长一段时间)

3月底,针对QFII的引进,笔者觉得在这样低的点位让QFII进场,无疑是让国外投资者踏着国内投资者的尸骨跳舞,无疑是免费开放中国股市的“敦煌”,于是又上书一稿《国有股问题不能搁置, QFII 应该缓行》。

破净、破发,股市危急,笔者一发不可收拾,继续飞鸽传书:《包袱与宝藏》、《国有股与公田制》、《治市与治水》、《让子与让先》、《重来而不推倒》…..一封封鸡毛信飞过千山万水,飞向遥远的北方,然而泥牛入海,杳无回音,股市滔滔,一泻千里。

直到2003年11月中旬的一个月光清冷的夜晚,笔者一梦烂柯,两耳发热,乃至发烫,一种强烈的预感油然而生......

11月14日,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证监会终于回复笔者首封信,股指止跌回升,接着回了第二封、第三封,股指节节向上,总共回了四封信,股指涨了四百(余)点,时间跨度四个(多)月,这波跨年度的行情正是后来股改牛市的一次预演。

然而,未闻脚步声,只有股叹息……股改的春风不曾吹来,股改的时机再次错过!股指于04年4月再次掉头向下,因为市场已经由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股指如流水般逝去无痕,屡创新低,直逼千点,直到2005年正式宣布股权分置改革时,市场已经进入麻木状态,再加上股改设计的诸多缺陷,一千点应声而破!

笔者在为股改不断奋笔上书的同时,大约于2003年4月开始,便在《乐山晚报》的证券版上以独特的视角,鲜明的观点,个性化的语言发表一篇篇短文:《压力与动力》、《播种与收获》、《边缘与洼地》、《冬天与春天》、《超前与提前》……在漫漫熊途中笔者依然看到中国股市未来的大希望。

2005年5月,中国股市正式拉开了股权分置改革(简称“股改”)的序幕,笔者认真研究,发现其股改设计的缺陷将成就一场股改牛市的“盛宴”……

一个初夏的夜晚,笔者再度梦入神机:面朝股海,春暖花开的景象如幻灯片般不断闪现。梦醒时分,笔着强烈预感到中国股市的春天终于来临,虽然来得晚了些。

7月,笔者在发表的《确定与不确定》一文中,大胆预测中国股市未来的大方向:“螺旋式的上升,波浪式的前进,这大约就是中国股市未来的大趋势”

随着股改进程的发展,股改牛市一路高歌猛进,笔者文思如涌:《资源股与新能源》、《G驰宏,王者归来》《季报行情的两条主线》、《资源股,将梅开二度》、《煤炭股,冬天里的一把火》、《抓大放小,就高去低》、《券商概念股中的双飞雁》、《有色锌股中的三座高山》、《大秦铁路,鸣笛声起》、《S股板块,股改最后的题材》、《炒股是一门艺术》……伴随着这轮股改牛市的全过程,跨年度的行情不仅跨过了05年,而且跨越了整个06年,直到07.年底……

特别一提的是07初,股指还在3000点附近时,国际投资大师罗杰斯来到中国,看空中国A股,忽悠中国股民,市场内外泛起一片“泡沫”之声,笔者发表了《驰宏锌锗,龙股腾飞》一文予以回击,此后该股便腾空而起,跃上百元大关,成为中国股市的一面旗帜(它涮新了当时中国股市股价的最高记录),引领中国A股走出了一波令世人瞠目结舌,波澜壮阔的大行情,即使是著名的“5.30”事件,也没能改变股改牛市的趋势,短暂的回档之后,迎来了股改牛市的全面高潮。直到中石油等所谓蓝筹股的“回归”,行情的性质发生了转变,这只被巴菲特抛弃了的“海归”股,没有资格做股改行情的领头羊,只能成为“绞肉”行情的导火索,这就是所谓“一股可以乱市”。于是大江南北唱起了悲怆的“中石油之歌”。

其实,07年底,沪深股市百分之九十的公司都进行了股改,股改进程进入尾声,股改设计的缺陷也开始暴露出来:获取了股改对价的可以不承担全流通的压力,而承担全流通压力的将不能获取对价,伴之而来的是大小非的解禁将在不久的将来如潮水般地涌来,如猛虎般的下山,于是笔者又写了《股改牛市不再,除非对价重来》,下跌就成为了一种必然(国际金融危机仅仅是外因),从此股指飞流直下,大江东去……

股市,故事也。如果说03年底至04年4月的那波跨年度的预演行情仅仅是故事的起因,那么05年就是故事的发生,06年是故事的发展,07年就是故事的高潮,故事的主题就叫“股改”,由于股改的设计和操作都有其缺陷,故事的结局自然就是悲壮的。

和所有的股民一样,有过心痛,也有过欢欣;经历过风雨,也见过那彩虹;千转百回,痴心不改;看潮起朝落,听涛声依旧……笔者亲身参与经历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股改牛市行情,有文章作证,有股指作证,还有证监会的四封挂号信作证!

这正是:十年辛苦不寻常,

曾为方案愁断肠,

世人不识余心事,

笑我痴人梦黄梁。

谨以此文献给中国数千万可歌可敬的中小股民同胞!

大雨

2010-12-9

注:以上稿件为腾讯财经“我的20年”征文独家稿件,未经作者允许,严谨转载。

征文投稿方式:

1、邮箱投稿 parryzhang#tencent.com、cctvzggs20#126.com、zqrb2#sohu.net

(请将#替换成@)

2、在线投稿 点击进入“股民传奇”投稿

3、论坛投稿 点击进入“我的20年”论坛

注:来稿请在标题前注明“我的20年”征文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