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区域经济 > 正文

温州满城皆放高利贷 买房造房疯狂

字号:T|T

“月息2分,你有多少,我们都要,”王志沏着茶言之凿凿地说,“如果你有熟人,愿以2分息向你借钱,你还会把钱存在银行吗?”

一直在做产品代理销售的王志,如今另一个身份是温州一家担保公司的负责人。王志说,公司平时业务就是“低息吸储、高息放贷”,这种“打着担保公司等旗号放高利贷”的现象在温州非常普遍,估计全市像他这样没牌没照的担保公司最起码有1000多家,运作资金在200亿元以上。

王志说,临近年底,再加上银行贷款缩量,之前一直活跃的温州高利贷市场再度疯狂,目前月息已飙升至5分,最高的甚至出现一两角。据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 (简称 “温州市人行”)监测数据显示,下半年温州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利率已连续5个月上升,其中11月为23.08%,比上个月上升了0.25个百分点。

作为央行民间利率监测试点,温州这个如今持续高烧的高利贷市场,让王志隐约感到风险正在加剧。

满城皆放高利贷

今年10月份,温州居民储蓄余额环比减少80.78亿元,这引起了温州市人行的高度关注,为此召集几家商业银行探讨原因。一位与会银行部门负责人说,钱去了资本市场、二线城市楼市、私募基金等领域。

然而,这一银行共识并未得到完全赞同。

一位商业银行财富管理中心负责人说,在低利率、高通胀下,很多居民把资金拿出来投资,其中更多流入民间借贷领域,估计与楼市、股市投资三分天下。

上述该银行负责人说,他周边1/3以上的朋友都在放高利贷,尤其是在一些温州工业经济强镇,比如柳市、永强、瓯北等,参与高利贷的人数更多、金额更大。一位温州市公务员说,他周边也有一些朋友在放高利贷,大的和别人合伙开担保公司放高利贷,小的拿出几万元放贷赚点家庭生活费。

王志估计,目前温州有1000多家担保公司,运作资金高达200多亿元,这还不包括在外温商群体,据说永强仅在上海一地放贷资金就高达50亿元。“目前温州几乎全城都在借贷,我们每天都能在报纸上看到担保公司的广告,担保公司俨然成为温州的第一大民间银行。”

与民间说法相佐证的是,温州市人行近期一次民间借贷问卷调查显示,温州民间借贷规模约为800亿元,其中企业民间借款160亿元、个人民间借款470亿元、融资中介借贷170亿元。从事借贷的融资中介,主要为从事高利贷的担保、典当公司等。

如今,在资金周转比较快的城市,比如温州、深圳、成都、杭州等,民间利率都在大幅上升。王志说,目前温州通过担保公司的高利贷,融资利息为1.5分至2分,贷出去的月息至少要5分以上,这在近年来温州乃至全国都是最高的。

与此相映衬的是,温州市人行监测显示,该市民间借贷利率已连续5个月上升,其中11月份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利率为23.08%,较上个月增长0.25个百分点。

在被温州市人行调查的对象中,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个人参与民间借贷的数量比企业多;从企业看,被调查的6家大型企业中仅1家参与了民间借贷,而中小企业则有60%左右的企业参与其中,小企业参与度明显更高。

放贷资金从哪里来

值得关注的,温州民间借贷资金来源已不仅仅局限于 “闲散资金”,更有利用银行贷款、信用卡资金放贷的违法、违规现象。

近三年来,温州刷卡消费增长惊人。

中国银联浙江分公司王先生说,今年前三季度,温州刷卡消费2500余亿元,位居全省各城市第一,比上年同期增长了64%,约占全省刷卡消费总额的1/3,其中批发商品、房产、汽车等约占80%。值得关注的是,2008年还位居全省第一的杭州,今年前三季度刷卡消费额为1500亿元,同比上涨30%,已经远远落后于温州。

王先生不愿透露,温州信用卡消费额多少,只说全省信用卡消费额占刷卡消费的13%。之前银联温州有关部门公布过的数据显示,2009年温州市人民银行信用卡交易1448.48笔,交易金额1832.03亿元,同比分别新增51.78%和288.2%。

王志说,他有七八张信用卡,其中一张最高额度为13万元。信用卡套现后全部用来放高利贷,“这种现象在我的圈子里非常普遍。”他说,信用卡通过POS机套现,只要交给机主1%的手续费,但放贷利息高达5%以上,如此巨大利差谁都愿去赌一把。据了解,目前温州出现的信用卡最高授信为500万元,一二百万元的超白金卡、钻石卡等比比皆是。

另外,银行贷款是高利贷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

王志说,在他公司的合伙人中,有的是办企业的,有的是在政府部门上班的,他们除了信用卡套现外,还可以用企业抵押贷款,官员可以帮助疏通审批关系。“从账面上看,这些贷款去向一点也没有问题,主要用于生产经营。但实际上,在企业和个人双重融资身份转换中,这些信贷资金往往被用来放高利贷,监管部门都难以调查。”

一位不愿具名的温州商业银行部门负责人透露,去年以来,因“违规放贷”被处分的温州银行部门人士屡有发生。

王志说,与之前传统资金拆借不同,温州高利贷向高风险领域投资的趋势比较明显,比如期货投资——甲方只有10万元做期货,为放大基数,找到乙方获得90万元资金支持。但乙方有条件,甲方须利润分配或者给予乙方高利息。一旦亏损,甲方10万元付之东流,乙方仍可拿回本金和利息。

为什么疯狂?

王志说,实际上10月份温州储蓄减少,与温州预警的 “产业空心化”和“资金热钱化”有关。

之前温州市人行公布,今年6月温州人民币贷款余额5050.21亿元,比年初新增656.48亿元,余额同比增长25.8%。一位温州银行业管理人士纳闷,按理说,如此信贷规模足以满足需求,但企业把钱贷过去之后,并未见到生产规模扩大、生产设施更新等。

与此相反,小企业买房、大企业造房的投资现象一再疯狂。

“由于前期投资大,后继资金并未跟上,导致目前民间利率高涨。”王志说,金融危机后,在国家经济刺激方案带动下,温州民营企业也加快了扩张的步伐,稍微大点的企业在外地都有项目,比如房地产、工业等。如今,这些企业正需要大量的投资资金,在银行贷款不易办理下,他们就会动用储蓄、或借高利贷来缓冲资金压力。前些时间,一位温州商人在江苏拿了300亩地,为完成公司注册资金急需融资1亿元,于是王志伙同他人给予借贷,一个月利息500万元。

同时,一些在外温州商会已发展成为投资公司,各会员企业在取得银行授信贷款外,还需要民间借贷予以支持。

“更重要的是,在表面繁荣、统计数据华丽的商品零售市场背后,今年的温州中小型商人普遍面临亏钱,这在以往是极为少见的,于是他们动用了存款和民间借贷。”王志说,今年一个人即便代理销售3个产品,也会面临亏钱,更不用说那些遍布全球的温州小商户了。原材料高涨,产品售价微涨,销售额基本持平或下降,这意味着销售量明显下降,这无疑击中了温州商人薄利多销的价格竞争软肋。

刀尖上跳舞

王志说,高利贷犹如在刀尖上跳舞,一旦有一笔贷款收不回来,后果难以想象。

前不久,一家温州担保公司借给某一个生意人1000万元,如今到期后钱却要不回来、人也找不到了。这笔资金是担保公司从民间募集来的,这无疑会影响到放款人的资金安全。如果这笔钱是从银行贷款来的,或者信用卡套现、同业之间的资金拆借,后果更是难以想象。

最近,王志一个做担保公司的朋友,把钱放出去收不回来,就叫了几个兄弟终于找到借款人。那天,他们开车等候在借款人家门口,等借款人出门走在马路上时,汽车从后面直冲过去。类似的非常规手段,在王志看来实属无奈之举。

一个可怕的事实是,信用卡成为温州刷卡消费新军的同时,也成为金融案件的高发领域。今年前9个月,温州共破获9起POS机套现人民币案件,套现金额达到1.43亿元。11月,乐清法院审理一起利用POS刷卡机替别人刷卡套现的案件,涉案资金5237万元,4名机主赚取手续费共47万余元。

如今,民间借贷已成为温州最大的经济纠纷领域。

据温州主城区所在的鹿城区法院统计,今年前11个月,该院已经结案民间借贷官司833件,涉案金额6.9亿元,分别比去年同期570件、涉案金额3.4亿元,增长了46%和103%。一位知情律师说,为了应付接踵而来的借贷纠纷,地方法官甚至在休息日也要忙碌着案子。

从业30余年的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玉亮说,他今年已办理二三十件民间借贷案件,民间借贷案件占该所案件的1/4,其他一些律师事务所该比例会高一些。吴玉亮说,从他办理的案件看,这些民间借贷背后的月利息至少5分以上,最高的达到1毛5分,主要用于借款人熟悉领域的项目资金拆借。

吴玉亮说,值得关注的是,高利贷开始向一些高风险投资领域扩展,“一旦投资失误,极有可能倾家荡产。”

最近,温州一电视台发布的“老赖”名单中,案由也绝大部分为民间借贷。吴玉亮担心,在年底银根紧缩下,这样的案件还有进一步扩大的态势。

实际上,之前推出的小额贷款公司,还是难以解决民间资金需求。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说,最近一个月他忙着到温州各乡镇做调研、听意见,酝酿在明年全市金融工作会议期间,推出一项名为“资金互助会”的新型民间社团组织,规范引导温州民间借贷从地下走上台面。

[责任编辑:Jackxi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