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钢铁冶金 > 正文

柴油荒凸显石油业弊端 山东地炼能否自我救赎

字号:T|T

   山东地炼一直是中国石油行业一个特殊的群体,它们因为“人多势众”而令外界侧目;它们的身份也相当复杂,既有国资,也包括民营和外资。人们为了区别它们和国内三大石油公司,而称之为“地炼”,即地方性炼油厂。

  最近的柴油荒再度凸显石油行业垄断的弊端以及民营企业生存的艰难。也正因此,山东地炼企业自救行为更令外界瞩目。

  无论成败,山东炼企都将是先行者。

  本报记者 翟瑞民 发自北京

  说话间充满山东口音的刘爱英最近为她的执著争取到了一份回报,“山东石化”商标的注册已经完成,虽然这距离她最终的目标—成立山东石化集团—似乎还很遥远。

  刘爱英是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会长,多年来,她一直以行业代言人身份在政策和市场的夹缝中为山东地炼企业争取发展空间。现在,她希望把山东地炼企业撮合成一个新的主体,以抗衡国有大石油公司的“压迫”。

  山东地炼连横

  “‘山东石化’的商标已经注册完成了。”刘爱英告诉时代周报,下一步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将在炼油企业和加油站方面组织推广使用。

  这一次,刘爱英的行动可谓快速而有效,因为9月17日,山东省政府方面表态支持成品油销售建立统一的山东地方品牌。

  这份名为《关于加快我省地方炼油企业成品油销售网络建设的意见》明确指出,“山东地方炼油企业要想在零售市场争得一席之地,必须建设具有较强影响力的统一的山东地方品牌。”发布这个文件的机关山东省经贸委也表示,“将积极协调省有关部门和有关单位,在建设统一地方品牌方面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

  在接受时代周报问询时,山东省经贸委消费品产业处一没有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山东地炼目前是全国最大的地方性炼油群体,多年来对山东经济的发展也起到了推动作用,但是问题是地炼企业一直没有形成完整有效的销售网络,致使油品销售存在不少问题,在这个背景下,包括山东省政府高层都表态要支持地炼企业的成品油销售,山东省经贸委才在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出台文件协调建立地方统一品牌。

  据了解,目前山东省内有9000多个加油站,其中包括外资等地方性加油站数量占总数的2/3,但是这些加油站大多数位置偏僻,又没有品牌的支持,仅能够占有30%的市场份额。同时,作为山东省内成品油销售方,中石化占据了60%左右的市场份额,中石油拥有20%,剩下的则归属地方炼厂。

  刘爱英也表示,根据他们此前的调查,各地加油站愿意使用“山东石化”的品牌销售成品油,而炼厂方面有些拥有自己的品牌,态度并不一样,但支持者居多。例如山东省海科化学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万德松就对时代周报表示,如果统一品牌真能实现,他们也愿意加入,“这是好事,我们不会落下”。

  当然,也有不感兴趣者,山东万通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建锋对时代周报表示,这几年通过连续收购等方式,目前旗下已经拥有30家左右加油站,油品销售不成问题,“我们有自己的品牌”。

  在中国化工网分析师赵京敏看来,虽然统一品牌有助于地炼企业抗衡国有巨头的围剿,但是各家地炼企业大小不一,实力自然差别巨大,而且都多多少少有自己的销售渠道,生产的油品也是质量参差不齐,所以统一品牌销售难度会非常大。

  刘爱英表示,这次首先注册“山东石化”品牌也是组建山东石化集团整个工作的一部分,等于是从终端销售开始筹划建立统一销售渠道,从而暂时绕过了因原料等多方面问题而无法推进的上游生产领域的整合。

  此番表态或可理解,毕竟山东省整合地炼企业的努力已经多年,但是效果一直不大,如果能另辟蹊径从终端打开突破口也算前进一步。此前,刘爱英已经公开表示,“十二五”期间肯定能完成山东石化集团的组建,“甚至条件合适的话明年也有可能”。

  二次整合

  实际上,山东省整合境内炼油企业的想法早在上世纪末国内清理整顿小炼油厂时就已开始实施了。由于背靠胜利油田这个大石油基地,山东省境内小炼油厂曾一度呈现出遍地开花的态势,“山东地炼”这个群体的称号便来自那个时期。

  1999年开始,我国对原油年加工能力100万吨以下(含100万吨)小炼油厂进行了全国范围内的清理整顿,山东省共关闭了19家炼油厂,压减了393万吨的原油加工能力。同时,山东省也有21家炼油企业以政府发布名单的形式得以保留。

  同年4月,由山东省政府部门牵线,在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的基础上组建了山东省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由地方炼油企业自愿参股。刘爱英目前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按照当初的设定,山东省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使命之一就是“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为股东单位争取合法的生产经营地位和政策”。

  多年来,身兼会长和董事长的双重身份,刘爱英在为山东地炼企业奔走呼告方面可谓尽职尽责,成效卓著,但是整合山东地炼企业的目标,却一直没能取得大的进展。所以在2009年3月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草拟的《山东省炼化工业调整振兴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再次提出,“以山东省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为载体,整合省内地方炼油企业,集中资源,统一规划,合理布局,组建山东省石油化工集团公司”。

  为了引导更多地炼企业加入集团,征求意见稿还提出要积极争取国家增加原油计划指标,放开对山东省地方炼化企业加工进口原油的限制,给予1000万吨/年原油非国有贸易进口资质。

  多年来,山东地炼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油源问题,截至现在,统计在官方数据中的地炼企业所能获得的原油指标只有170多万吨,而根据金银岛分析师石琳琳的统计,目前山东地炼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已达6645万吨/年。如此庞大的原料缺口只能靠进口燃料油等补充,不但导致税费增加,在油品质量上也多有参差不齐。

  不过石琳琳对时代周报表示,很难看好山东组建石化集团的结果,众多地炼企业无论从投资主体还是产品质量上都是各种成分都有,甚至有些杂乱无序,整合起来难度太大。

  另外,目前山东省境内有多少家地炼企业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谜。在官方统计口径中,山东省目前还剩下13家纯粹的地方炼油企业,加上被央企巨头收编的8家企业,这是山东21家地炼企业的全部。而外界对数字的说法并不一致。此前有一种说法是37家企业,赵京敏给出的统计数字是接近40家,而石琳琳的统计是有47家。前述山东省经贸委消费品产业处工作人员更则坦言:“这个数字我们也掌握不了。”

  央企围剿

  就在时代周报记者就山东地炼企业的发展等问题多方调查时,得到一个新的消息:潍坊弘润石化助剂有限公司将被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收购,虽然签署协议的日期还没有确定,但是相关收购意见已经达成。

  中国中化集团的加入可谓第五个进入山东地炼的央企,此前的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和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已经在山东经营多年。

  中国化工集团收获最大,经它整体收购、重组或控股的有6家地炼企业,此外中海油则收获了中海石化等两家公司。对于中石油来说,它没有把着力点放在收购上,而是通过和地方炼油企业合作提供油源的方式进行了渗透。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石化在山东的势力最强,它和地炼企业之间的竞争态势也最是激烈,此前筹建青岛1000万吨炼化项目时就提出条件进行产能置换式操作,也就是要求山东省关闭相当于1000万吨地方炼油企业产能,这个要求遭遇激烈抵制后才作罢。

  此外,2008年中石化还牵头成立了一个山东省燃料油协会,声称将为地炼企业提供更多更好的燃料油。这次操作被认为是中石化的示好之举,但是也有评论指出这是中石化在为收编地炼做铺垫,结果山东省燃料油协会成立后便陷入沉寂,再无动静。

  中化工网分析师赵京敏表示,央企巨头在山东的扩张显然有各自既定的战略目标,跟他们在全国的战略布局是有关联的。在国有巨头看来,一些加工能力强,有较好地域优势或市场网络的地炼企业会被优先考虑,小炼企则少人问津。

  当然,除了国有石油巨头在山东的扩张之外,地炼企业内部的合纵连横也时有发生。根据中营网的消息,淄博齐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前段时间刚刚被山东万通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1.08亿全资收购,成为万通石化全资子公司,并更名为山东万通石化淄博分公司。

  上有政策的挤压,下有国有石油巨头的围剿,山东地炼企业们一直称自己为夹缝中生存,这让他们的未来变得不再乐观,甚至前途难料。山东省海科化学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万德松就表示,别看大家表面上活得都挺滋润,但是内部谁也好不到哪里去,“谁都感觉挺累的”。刘爱英也承认,现在地炼企业心理压力都很大,所以整合起来也有很大难度。

  关于山东地炼企业的未来,山东省经贸委原材料产业处处长王万杰更是不置可否,建议记者去向以刘爱英为首的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打听。但是也有山东省经贸委官员在私下里对时代周报抱怨“上面”一直想把地炼企业“灭掉”,这也使得山东省方面的很多工作不好开展。

  扩产是与非

  悖论在于,山东地炼被舆论认为是民营企业的代表,或者说是石油产业改革开放的标志杆,但在官方的眼中是落后产能的代表,不守规矩难以管理。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寻找一条适合的出路,也就很难取得统一意见。

  上述那位官员的抱怨也许是指国Ⅲ标准车用汽油标准和国家要求2011年淘汰100万吨/年及以下低效低质落后炼油装置这两项政策。在很多地炼企业看来,如果强行执行这两项政策,那将不单导致生产成本的上升,更可能直接被关停。

  为了规避被关停的命运,这两年山东地炼企业都是尽可能上马新项目扩产,金银岛分析师石琳琳形象地将其归结为“被扩产”,即地方炼厂为避免被淘汰只能扩充产能,但是又始终没有油源,只能是空扩产。

  今年11月份蔓延全国的柴油荒引来了国家发改委对不守规矩的企业的重罚,而后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专门召集媒体传声,意指柴油荒的根本原因是垄断,呼吁开放原油进口资质,让更多民营企业参与到成品油生产中来。

  对于这次罕见的自我表白,政府部门并没有予以积极回应。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秘书长马莉对时代周报介绍,目前商会正在就柴油荒的原因以及建议等内容写成报告,最后将呈送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国务院法制办等部门。

  马莉认为,长期来看,民营企业参与中国石油产业发展的情况在好转,当然像山东省组建石化集团以争取更大话语权的方式也是一种努力。不过,对于山东地炼企业积极盼望的原油进口资质配额等问题,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信息与市场部副主任祝昉对时代周报指出,通过铁矿石进口的例子可以看到原油进口资质开放后的混乱状况,所以不建议放开更多的企业参与原油进口。“有奶吃的孩子才会哭”,站在第三方的立场上,祝昉认为山东地炼企业的生存状况实际并不差,如果没有利润他们也不会拼命扩充产能。

  当然,山东地炼企业也不会坐在地上等待国家照顾。分析师赵京敏指出,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山东境内炼化行业未来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分化更加明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即便如此,他们的扩张战略也同样令外界感到震撼,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纵向的生产领域扩张;横向的产能增加,千万吨级别的地炼企业已经不再是梦想。

  比如昌邑石化,现在的一次加工能力已经达到800万吨,如果加上二次加工能力就远远超过了一千万吨级别。另据了解,未来两三年内,正和集团500万吨/年常减压、山东海化500万吨/年炼油改扩建工程、弘润石化500万吨/年重油综合利用项目都将开工建设并建成投产,表明这些地炼大厂都有望步入千万吨级炼油规模行列。

[责任编辑:frankc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