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恒巨汽配去哪了? 探营“天宝系”上海公司

2010年12月09日02:01每日经济新闻我要评论(0)
字号:T|T

根据银监会所列“天宝系”子企业,在关联企业群内提供担保的企业中,恒巨汽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巨汽配)共提供担保5.96亿元,其担保金额占总担保金额的23.24%,是群内提供担保金额最大的企业。

昨日 (12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恒巨汽配总部所在地,在其公司网站披露的地址上,记者发现恒巨汽配的总部已经不存在。

据了解,这里曾经是“天宝系”旗下恒巨汽配、东普汽车工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普汽车)和中顺汽车销售公司总部的办公地,然而除恒巨汽配外,另外2家公司也已不在上述地点办公。

恒巨汽配去哪儿了?天宝集团内部高层从美国打来越洋电话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是下面企业的事情,他不熟悉,“我将尽快处理好手头事,后天回国飞到北京或者上海处理这件事情。”

“消失”的恒巨汽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循着恒巨汽配所提供的公司地址来到上海浦东新区东方路989号中达广场11楼。

乘坐大楼的电梯来到11楼,电梯两边有两家公司,一家是上海中建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另一家则没有挂任何标识牌。

记者向两家公司办公室人员打听恒巨汽配的办公地,上海中建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的前台表示,“不知道恒巨汽配这家公司,对面好像是做汽车的公司。”不过,对面未挂牌的公司办公人员却否认自己是恒巨汽配的员工,也否认是中顺汽车的员工,并称自己不知道东普汽车。

一位资深的物业管理者向记者透露,中达广场11楼的业主为中顺汽车,上面曾有好几家公司,包括东普汽车、中顺汽车,还有恒巨汽配。按该物业管理者的说法,中达广场11楼或曾为“天宝系”旗下3家子公司的联合办公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中顺汽车前高管询问此细节,该高管向记者确认:“中顺汽车(过去的)办公地就在中达广场11楼,其他公司倒没有听说过。后来中顺汽车停产了,我就离开了,销售公司人员没事情做,估计都走了吧。”

在中达广场11楼的电梯间里,上海中建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一位高管对记者说,他们公司是向中顺汽车租借的办公场地,除了里面两间仍属于中顺汽车,其他的都是上海中建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的办公室。

在其指引下,记者敲开其中一间亮灯的中顺汽车的办公室,墙面挂着汽车产业图,但一位中年男子否认是中顺汽车办公室。

在中达广场11楼寻找无果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恒巨汽配一则招聘广告找到另外一个地址:浦东南路1952号。在浦东南路,这个门牌号并没有如其他门牌号一样贴在门口。在浦东南路1950号的便利店和浦东南路1954号的牛奶店中间,有一个通往二楼的过道,一楼大门紧锁。从外面看,建筑外墙白色的装修很破旧,一条烟筒伸出半截。据旁边两家店的工作人员介绍,二楼的租户已几经变化,还做过餐饮店。

东普汽车尚在生产

“天宝系”另一家在上海的公司东普汽车,也是提供担保金额较大的企业之一。东普汽车官方网站公布的地址是上海宝安公路4111号。

在宝安公路和众百路路口,上海西发物流园区对面,记者找到了一栋废弃近3年的办公楼东普汽车的办公楼。该楼自2008年建成后,便从未投入使用。

一位东普汽车内部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东普汽车原是普陀区一个小工厂,后来被周天宝收购。因普陀区规划需要土地,2001年时,东普汽车搬入嘉定新园区,建成了一个生产厂房,客户主要是北美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国内客户主要是上汽和北汽。2007年,东普汽车扩建一个生产厂房和一个办公楼,到2008年建成时,却遭遇金融危机,第二生产厂房和办公楼一直空置。

对于两年前的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位员工回忆道,“2008年经济危机一来,感觉一下子生产减少很多。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都破产了,我们的日子也很难过,上班的员工一天比一天少。2008年有半年工资都发不出来。”

2009年,东普汽车生产稍有起色,“老板陆陆续续地发齐了工资,订单也慢慢多了起来,今年年初还把2008年没发的工资补齐。现在员工月薪约3000~4000元。”这位员工说。

该员工拿出当天的出货单给记者看,说这是当天出货的部分。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共计1300多件产品。

由于不被允许进入,记者透过车间窗玻璃向里望去,新建的车间里只有设备,设备警示灯一直闪亮,却没有生产员工。在记者与上述员工半个小时的聊天过程中,只有一辆轿车和摩托车出门,没有其他员工出现。

“天宝系”的“黑洞”

据东普汽车员工介绍,周天宝老家在蚌埠,起家于五金生产并发迹于此,这也是银监会所发布关联企业群中的“伟业系”(以下简称伟通重工)。“天宝系”旗下管理者和生产员工多为周天宝的老乡。

2001年,周天宝旗下伟通重工生产的五金产品在海外市场获得空前成功。“我当时也是那里的员工,每天加班很晚,订单很多,都生产不过来”,这位员工说。

“其实,每个零部件生产企业都很好,都能很轻松盈利。天宝集团是被中顺汽车拖垮的,中顺汽车上来之后竞争不过金杯汽车,曾经一度以低价占领市场,每辆汽车亏损8000元,其他汽车零部件的利润全砸进去了。后来老板还设计出轿车和SUV,也参加过车展。金融危机后来,老板没钱烧,项目最后还是停了。”该员工透露。

不过,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天宝系”致命的病因还是周天宝的企业运营模式。天宝系旗下企业相对缺少产业根基,资本运作造成资金“黑洞”。

一位接近周天宝旗下企业的行业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周天宝旗下的企业不能说都是空壳,还是有真实资产存在的,但是这些企业是缺少产业根基。

这也是汽车产业链资本大鳄打造的汽车产业帝国所面临的共同核心问题:对模式创新的热情大过对技术和管理的创新,希望通过资本来快速扩张。

盖世汽车网总裁陈文凯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汽车零部件企业高负债的情况非常正常,企业对资金流要求比较高,上游原材料要付现金,下游整车企业要拖一两个月,部分企业主要靠贷款维持运营。

一位资深的资本运作人士对此认为,资本运作所面临的高额资本支出,其资金来源必须通过抵押和银行贷款以及高利贷等方式完成。一旦汽车零部件企业提供的利润不能填上借贷资金成本,资金“黑洞”就会出现,初期表现是资金链紧张,最后面临倒闭。包括仰融和德隆在内,这些资本大鳄打造的产业帝国的失败,其原因也无非于此。

[责任编辑:dean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