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上证报20周年报道 > 正文

“蒸发的人”:罂粟曾盛开 浮云已消散

字号:T|T

一封封无法得到回复的邮件,一个个或许永不可能打通的电话号码,似乎在向人们诉说那些扑朔迷离的历史钩沉。

今时今日,当我们试图再次回望过往并且记录的时候,发现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都曾经在证券市场上呼风唤雨,却最终殊途同归,随着时光的流逝,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蒸发”了。然而,他们仍然值得被我们从记忆深处唤起,不管是出于铭记或是警醒。

混沌出玩家

2000年12月27日,当中科创业连续第三个跌停板的时候,方泉(现任《融资中国》总编),接到了朋友吕梁用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当他来到吕梁的家——北京市北辰花园别墅的时候,正与中科创业同陷崩溃之中的吕梁正在写字台前奋笔疾书,桌上满满的一盘黄瓜条和西红柿已没了光泽。

“那样既对你个人不利,也会引起股市的进一步混乱,媒体再一炒作,股市岂不让人觉得更加乌烟瘴气?”在博客中,方泉回忆起当时他曾劝吕梁审慎决定是否该将坐庄的事情诉诸媒体。但吕梁还是一反常态地联系了媒体,主动披露了有关坐庄中科创业的内幕情况。

这是一个关于当时市场上“超级庄家”的故事。吕梁联手中科创业(前身为康达尔)的前任大股东朱焕良,对康达尔进行“长期投资”和“改造”,让养鸡的康达尔变身为“高科技”的中科创业,并创下当年股价涨幅超110%的“奇迹”。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双方联合锁庄还是出现了“意外”。吕梁属下掌控的“老鼠仓”出了问题,吕梁和朱焕良之间的信任由此被打破,中科创业的股价亦以多米诺骨牌式地跌停,宣告了“中科系”的覆灭。而吕梁,也在2001年年初出逃,至今生死未卜。

“中科系”崩溃的“蝴蝶效应”,也引发了当年资本市场上另一只“牛股”亿安科技的覆亡。当时,这只中国首只百元股在中科系股票雪崩式下跌的带动下,也从50元高高的平台连续6个跌停,垂直跌至23元。

2001年1月10日、11日,中国证监会宣布查处亿安科技涉嫌操纵案和中科创业违规操纵案。但是,背后真正操纵股价的亿安科技董事长罗成失踪了。

与吕梁的“阳光坐庄”和罗成的利用上市公司进行资本运作不同,在当时坐庄成风的市场上,还有一种资本“玩家”,他们善用“空手道”对资本进行腾挪,闽发证券的“掘墓人”吴永红正是深谙此道的老手。

吴永红一度被认为是当地资本运作的“高手”,他的“事业”通过向泉州市一信用社借款3000万而风生水起。吴利用这笔资金,通过反复抽逃,在全国各地注册20多家公司。继而利用这些公司互相担保,向银行贷款数亿元,收购闽发证券大量股权,一跃成为福建的“资本大鳄”。之后,吴不断抽取闽发证券客户的保证金和委托理财资金打入其控制的账外公司,再由账外公司通过虚假交易打到其所控制的福建协盛及其关联公司,至此闽发证券完全沦为吴的“提款机”。然而,当闽发证券因严重违规被托管后,此前仓皇出逃的吴永红最终也不知所踪。

当然,从证券市场“蒸发”的昔日玩家不仅仅只有他们,可以列出一份长长的名单:曾经在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南方证券倒下后,其前任董事长沈沛也属于“蒸发的人”;早年的“327国债事件”背后的辽国发高原和高岭两兄弟亦如此……

灰色“游戏”凸显监管窘境

“中科系”的覆灭,拉开了中国资本市场庄股时代终结的大幕。“吕梁将他的失败归之于一系列偶然事件,但我却认为,他所说的‘偶然性’其实有着命中注定的必然性。”时隔多年,当方泉再次回忆起往事,给吕梁坐庄中科创业失败做了这样的结语。“他不应该不顾公司的基本面,把股票仅仅当成所谓的‘财务工具’,以此来融资支持其实业项目。”

吕梁失败的原因,不止于此。“他的出现,也有一定的必然性。”方泉说,那个时候的市场,坐庄是股市主流的赢利模式。而这种充满了谬误的模式,从1999年风起,直到2001年几乎达到“无股不庄”的极致。

亿安科技的“传奇”,也是这种坐庄文化的最好注脚。1999年1月20日,亿安科技收盘价只有10.81元。经过一番疯狂的拉升,2000年2月15日,站上100元,收报104.88元,仅仅两天后,股价又冲高到126.31元。而股价高速拉升的背后,是当年“广东十大杰出青年”、亦是“壳资源玩家”罗成的“点金术”在起作用。

在这灰色地带频繁上演的造假和丑闻背后,除了可以看到人性贪婪所演绎的扭曲投机故事外,人们也不难发现当时由于法规缺位所导致的监管尴尬。中国证券市场正处于“新兴加转轨”的阶段,当时市场自身以及监管层对于风险防范和化解的调节机制尚未完全形成,新兴市场的盲目无序造成的投机风潮才得以在市场横行。

而相关法律法规中的一些不完善的部分,也从侧面反映了监管的窘境。在老《证券法》中,对内幕交易、操纵证券市场、欺诈客户这三大禁止交易行为,并无处罚规定,只有禁止规定,这就给了投机者以可乘之机。

投机剧本的别样演绎

事实上,吕梁、罗成和吴永红们的故事或许仅仅是这个市场上各类投机剧本的缩影。资本在被腾挪闪回的当口,亦有另一种版本的演绎。

2001年,当一度在上海滩的股市中呼风唤雨的邬医生已经处于“半归隐”的状态时,市场上已经鲜有人知道他和“浦东概念股”的故事了。“我去采访他的时候,邬医生已经开始了他的‘隐士’生活。那时他‘隐身’在东大名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营业部里,除了经理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当年市场上著名的邬医生。”一位业内资深的媒体人士向记者回忆起9年前采访邬医生时的情景。

关于邬医生的传奇,最出名的莫过于当时“浦东金桥”一役。1993年4月份,股市低迷不振、市场情绪一片悲观,邬医生却在分析了宏观经济情况后,认定股市底部已经到来。于是,他率先提出了“股民救股市”的口号,并以当时刚上市的浦东金桥为代表的“浦东概念股”为目标,将金桥炒了三轮,并带动了大盘的走强。

浦东金桥一役使邬医生的资产增值了数倍,但他却出人意料地开始淡出。而他的隐退江湖,也值得市场中的后来者回味。“我印象中的邬医生,温和、谨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理性的投资者。”一位邬医生曾经的市场朋友如此评价他。根据他的回忆,邬医生当时刻意的低调,很快让市场中人都开始对其淡忘,以至于到现在,几乎无人知晓邬的去向。

“回望市场这些年的变迁,愈发显现出邬医生的智慧。在经历了‘金桥一役’之后,他虽然获利颇丰,却也看到了其中的风险。懂得修正自我的人,才适合在市场长期生存。”邬医生那位曾经的朋友说。

必然的宿命:出来混迟早要还

当一个市场被灰色地带和黑幕交易充斥,失去了“公开、公平、公正”的基础,最终只有一个结果,监管者举起了“达摩克利斯之剑”。

亿安科技操纵案后,证监会相继对银广夏、“德隆系”等进行了立案稽查。到2004年9月,监管风暴开始针对券商,市场上一批违规坐庄、资不抵债的券商也在券商清理整顿的风潮中,相继被托管或清盘……

2005年10月27日,《证券法》和《公司法》修订案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同时审议通过,两部新法自2006年1月1日起实施。随着这两部新法的实施,一系列配套法规、规章陆续发布。这项配套立法工作对资本市场法律规则体系,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清理和重构,几乎覆盖到资本市场发行、交易、结算的各个方面和领域。

那些操纵市场的个人,也从此无处遁形,难以“蒸发”。2007年7月26日,风靡一时的“带头大哥”王秀杰因非法经营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被捕;2008年4月,证监会对基金业“老鼠仓”开出了第一张罚单,对从业人员唐建开出罚单,罚款50万元,同时对其实行市场禁入;同年10月,北京首放法定代表人汪建中因操纵市场被证监会处以没收非法所得1.25亿元,并罚款1.25亿元……

回顾过往,多位市场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回忆,类似亿安科技股票炒作所达到的疯狂程度,事先是谁都不曾想到的。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市场集体疯狂的结果。如果说,对亿安科技的查处,是《证券法》全方位发生效力的一个案例,那么,随之而来的监管风暴,则最终激发起市场固本清源的动力。

吕梁、罗成和吴永红们“人间蒸发”, 中国股市20年里的那段记忆亦已经成为“绝唱”。而资本市场上的灰色地带,最终得以和那些股市往事一起,逐渐消失。

[责任编辑:dean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