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证券投资基金论坛 > 正文

叶俊英:目前监管环境下基金业做不到多元化

2010年12月02日16:49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叶俊英:目前监管环境下基金业做不到多元化

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叶俊英

第九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于2010年12月2日在深圳举行,主题为:投资基金的多元化发展与规范。腾讯财经作为合作网络媒体对论坛进行全程报道。

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叶俊英表示,在目前这种监管环境下,基金业做不到多元化。

以下为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叶俊英在以基金公司竞争战略与商业模式为主题分论坛的发言实录。

【主持人:于华】下面我想先请咱们业内国内几家基金代表给我们谈谈他们的感受,我想请易方达叶总给我们谈谈他们的感受,经过这么十多年的发展,应该说也从小到大有了很好的成长,在这个阶段下他们是怎么想的,下一步他们怎么看?请叶总说说。

叶俊英:刚才听了三位嘉宾的发言很受启发,尤其是两位美国嘉宾谈了他们公司的情况,两家公司很有特色,我也去过,每次去了以后感觉很受鼓舞,感觉前途光明。回到中国来,我们还得面对现实,还得脚踏实地,坚定地走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基金也的发展道路。所以,听下来这个差别还是非常非常大的。除了刚才两家公司非常有特色的,美国我去过的,或者是间接了解的资产管理公司,还有很多是非常有特色的,有做零售、有做机构的、有做主动的、有做被动的、有综合性的、有做细分市场的,那么他们这一种业态,我感觉是在比较充分的市场竞争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咱们才走过十三年的路,中国的情况跟美国很不一样,所以62家基金管理公司,现在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走综合化的路,都在追求规模,这是我们行业去想的,也在时间的。

叶俊英:我想这是确定一个公司战略的时候,或者业务模式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咱们投资者的需求,如果离开这一点去考虑我们的业务模式,去考虑我们的战略,可能就是一个本末倒置了。

叶俊英:刚才我听赵总讲,中国银行业的资产增长很快、保险业的资产增长很快,包括信托投资公司,也2万亿、3万亿、4万亿的这么上去,基金业是三年多了,在3万亿的水平上停滞不前,所以我就想,咱们中国的基金业有没有深刻理解我们投资者的需求,有没有去满足投资者的需求。我也想了一下,银行也好、保险也好,包括信托也好,他们主要是提供收益比较稳定的,预期比较明晰的产品给投资者。我们基金行业2006年、2007年说给投资者赚了100%多;2008年亏了60%、70%;去年又赚了不少,算下来可能是给投资者赚钱的,但这种赚钱的预期不稳定,我们毕竟是改革开放才三十余年,我们大部分投资者才投资万把块钱,这种对投资回报没有预期,那就不会把增量的钱投到我们基金里头。

叶俊英:第二是我们的监管环境,上午姚主席讲“放松管制 加强监管”,那就是回到我们行业的现实,就是说谁能够进这个行业,你应该怎么做,甚至你可以做多少,全部都给你管住了,在这个监管面前,由不得你去想。

叶俊英:今天讨论的主题是行业发展多元化,在目前这种监管环境下,我们就做不到多元化。做不到多元化,你就不能很好满足投资者的需求。所以我说监管环境是我们考虑公司战略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叶俊英:那还有就是说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阶段,现在市场虽然说发展的很快,但毕竟还是新兴加转轨的市场,在这样的转轨市场里面我们能够做的是确实非常有限。很多新的产品,我们说新的产品,实际上在成熟市场是非常传统的产品了。我们现在都还不能做,一天到晚想着还是二级市场的股票、二级市场的债券,资本市场的广度、深度、规模、流动性,各方面都还存在很多制约。

叶俊英:我们说资产管理行业是资本市场的附属物,有什么样的资本市场就有什么样的资产管理行业跟它相适应。我们受制于这个,很多战略的发挥,也由不得你去想。当然还有公司内部的环境。我们基金管理公司的治理结构里面,股东应该由什么人担任,也由不得我们去想;股东能够做多长时间,也由不得我们去想。所以你考虑战略的时候,你可能是今天想着明天的事,不会说今年想着明年的事,那就很多短期行为也会出来了。这就是我们面对的一个客观环境和现实。

叶俊英:在考虑战略的时候,一些主观的想象能够起多大的作用?起码我从业将近二十年以来,我自己的感觉,在资本市场里面,经常是干一些种瓜得豆的事。我记得当时在证券公司的时候,90年代中期,我们年年开年终工作会议,都在讨论工作发展战略怎么样,公司细分市场在哪里,明年工作重点应该怎么安排?每年都讨论。每年讨论很多我们主观的想象跟最后实践发展下来相差甚远。

叶俊英:为什么?就回到刚才讲的原因,就我们那个市场化程度比较地,不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大家也可以看见,现在证券公司也一些细分了,有一些可能发展成为全能的了,有一些以经纪业务为主,有些可能是投行做的不错,稍微有一些特色,但也还没有达到充分竞争的地步。

叶俊英:我们在2005年,当时也确定没有想情况,就ETF刚刚出来的时候,在中国这么就是糊里糊涂,懵懵懂懂的上了,无论是从投资回报,经营规模都还可以,前面我们还有一些被动的产品,我们公司管理的资金,主动管理的和被动管理的差不多,我们被动管理的还超过了主动管理的,我主动管理的,可能是五六十号人,这也是大大超出我们的意外。

叶俊英:当时想在权益类的主动投资方面形成一些特色跟优势,没想到现在被动投资,规模起来的这么快。所以我就说,在中国可能考虑战略更多的还是要通过实践慢慢去摸索出来,而不是说你关在办公室里头几个同事讨论讨论,确定一个战略,你就能够做的下去的。我也记得有一些同行在这方面做过一些尝试,有些可能走的比较好,有些也是经历了一些曲折吧。

叶俊英:所以,在中国你是整个战略,你走综合的,走细分市场的,包括你的客户是以机构为主还是以零售为主,你的产品主动、被动的,还是说国内的业务跟国际的业务怎么考虑平衡,还有很多了。包括你的人力资源战略、财务战略,很多子战略,而且都是要慢慢通过实践,你去总结、去感悟。最后根据公司自己的比较优势,可能要更长的时间,现在是十几年吧,我记得时间还不够,才会有一些感觉,才会有一些自己的特色。所以,在公司里面考虑战略,我觉得很孤独,因为董事长跟我讨论讨论,别人都不关心。跟大家讲,大家也没什么兴趣。

叶俊英:这是我的感受,基金公司你的整个战略、商业模式确定要充分考虑投资者的需求,考虑中国监管的环境,考虑中国的特色,还要考虑公司内部方面的情况,股东结构、公司价值观,企业文化等等,慢慢通过摸索才能够形成的。

[责任编辑:amysu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