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奇迹 > 正文

《亲历者说》之金岩石访谈文字实录

2010年12月01日17:10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A股市场已经成为国民经济晴雨表

主持人:现在您来看,您能否像现在回顾,这么多年过去,这场改革从市场和企业的角度,有哪些利和弊?

金岩石:这个改革直接的结果就是大家都看到了中国A股市场实际上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晴雨表,而以前没有这个功能。我们看07年6124点巅峰时刻。然后急转之下,急转之下跌到1664点,这个过程你们在看6个月后,中国经济也是从巅峰时刻12%以上的经济增长,急转以下到09年一季度4%、5%、6%。我们再看2008年10月、11月股市跌到1664点最低就是1800以下,那个时候我提出一个概念叫情绪性底部,情绪性底部这个概念当时只是对当时市场的情绪波动做了一个分析,然后我们看6个月后,中国经济也是处底反弹。

去年9月3478点,股市又掉头向下,最低跌到了2300多点,你们可以看,就在2010年3月中国的经济增长冲高回落,11.9%迅速下滑到10.3%,所以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股市每一次比较大的转折,都超前6个月左右预测了经济增长的未来走势。那么今天我们又看到6月份股市触底,我讲过6月份买股,现在已经证实了,6月份股市触底等于是告诉大家,未来6个月之内经济也将触底反弹,现在已经看到经济显示平稳复苏的现象,所以我们要感谢股市给我们一个预测宏观经济走势的晴雨表。

那么缺陷有多,主要是属于不完善,但是从总体上看,融资的额度大幅度提高了,资本市场优胜劣汰的功能大幅度强化了,我还特别要让大家注意,如果我们比较一下,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主板的市盈率是最低的,15倍的市盈率,中小板的市盈率34倍,创业板的市盈率51倍,把三个市场估值水平的差异放在这。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呢?我们看到主板国企占70%,中小板民企占70%,创业板民企占95%,这三个数字等于是告诉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在鼓励着民营经济。也就是说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国退民进的大趋势没有变,民营经济承担着推动创新的使命也没有变,资本市场不仅给了高成长的公司与成长性溢价,而且给了创新性的公司创新性溢价,另外还给了中国民营企业以民营经济的溢价。

所以要透过这个市场,不仅要看到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同时也要看到经济改革的大趋势。

非理性才有繁荣 股市永远不可能有理性状态

主持人:我想金老师,除了我们看到这20年来是一个资本市场逐渐成熟,功能逐渐完善的过程,另外一方面我们要和您探讨,这个市场是一个非理性的市场,2007年股市超过大多数人的预期,您在当时也提出一些观点,比如说2007年是强弩之末,2008年将到5000点这样的一些观点,但是在第二年就占上了6124。我们看每一次股市的单边的急涨和单边的急跌,市场显得没有理性,非常情绪化,金老师怎么看待中国资本市场这么一个普遍的情绪?

金岩石:理论上我从股市的分析当中引进了一个代表性的理论叫情绪面,人们习惯于从基本面分析股市,但是基本面分析股市永远解决不了短期市场的爆涨爆跌。从情绪面来分析股市这个市场来源于行为金融学特别是希勒教授和索罗斯先生,索罗斯在他的最新著作当中,我们中文翻译成《索罗斯带你走出金融危机》,其实它这本书的英文版原名不是这个名字,原名是金融市场的新范式,就是通过他的经验和分析,让大家理解爆涨爆跌的现象是一种心理想像,是这个市场中情绪波动的现象。所以从情绪面来把握市场,我们能够看到,在市场极度悲观的时候,股市就会触低,交易量就会出现低量。所以我们经常想到索罗斯先生的一句名言:股市在绝望中落地,在欢乐中升腾,在疯狂中结束。所以情绪面疯狂、绝望和欢乐,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在这样一个概念下,我是在2005年提出大牛市起动,这是我们在湖南,我、陈学荣、许建(音)我们三个人论坛上有记录。后来我们提出沪指3000不是梦,3000点实现了,我们再说沪指5000不是梦最后讲到沪指6000不是梦,后来也讲过年内稳定8000。非理性繁荣的状态,是一种情绪面的描述如果没有金融海啸,没有政策的急刹车,2007年的6124点绝对不是顶部,一定会冲破。所以我们把6124点作为非理性的状态,这时候就要理解行为金融学的一个基本理论、结论就是非理性才有繁荣。

也就是股市永远不可能有所谓的理性状态,不是非理性繁荣,就是非理性暴跌,为什么?就是因为在金融市场上任何问题都是人和货币的关系。人和货币的关系就把我们引进了一个空间,去研究人和货币之间的对应,结果我们就不得不承认人一碰到钱,不是发疯就是发傻,就是发呆,我们不可能有一个理性的人看着钱能够做出理性的选择。这是我们金融学和经济学上的分歧,金融学如果假设人都是理性的,买的时候大家都买怎么会有人卖呢?卖的时候大家都卖又怎么会有人买呢?很明显,金融学改变了理性经济人的假设,承认人由于风险偏好的差异而出现了不同的行为群体。

有的人挑战风险,有的人厌恶风险,市场就在这些不同风险偏好的行为群体中产生着不同的预期,创造着不同的交易。所以非理性才有繁荣,衰退熊市也是非理性,所以在这样的循环当中,我又讲了6月份买股,绝望中落地,10月份讲了,两市成交量接近疯狂,一个月内会暴跌,所以现在发生了。我从2004年开始验证这个理论,每年每一次周期都会看到一个周期的地量和一个周期的天量之间有5倍之差,周而复始,但是每一个周期都会使流通市值增大,交易量放大,所以比如今年的地量是两市合计成交1000亿到1100亿,那么今年的天量就是一过500亿我们就要警惕。那么下一个地量就一定会超过1100亿,可能在1500亿甚至2000亿就形成了,于是天量就是1500亿的5倍或者2000亿的5倍。所以每一个周期都会放大交易量,中国A股的流通市值都在这样一个疯狂到绝望,绝望到疯狂的循环中,不断地推高了流通市值总量的增加。

研究股市中的投资机会要更多关注趋势和情绪变化

主持人:金老师,您作为索罗斯在中国的门徒,您说过政治是治心的,经济是治国的,金融是治人的。刚才您讲了一些普遍的理论,这些普遍的理论在各个市场都是适用的,有没有在中国的市场有具体的方式和方法?

金岩石:有时候我们比较一个成熟的市场和新兴的市场,我们可以说新兴市场更具情绪性,所以在这个市场中,我们研究股票市场中的投资机会,可能要更多地关注趋势和情绪的变化。那么,道琼斯的创始人之一道先生曾经讲过经济如周期,周期波动生生不息,但是趋势如潮汐,周期如海浪,而人的努力不过是浪花而已。在这样一个概念下,我们可以用易经风水的道理给大家讲,沧风具气水为上,气势如水,周期如风,人气聚散,我们看到的价格波动直接的原因总是情绪波动货币流动,趋势逆转。

所以我们分析任何一个阶段性的波动,我们首先要判断的是趋势是不是发生了逆转,经济周期处在哪一个阶段,然后再看人气聚散货币流量。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想如果在欧美市场,我们投资一看股,二看行,三看势,趋势的势,但是在中国要倒过来,一看市,二看行,三看股。我们把股市分成三个层面,基本面看业绩,资金面看货币,情绪面看群体行为。这时候我们才能够发现,中国A股市场除了情绪面变化的因素较高之外,有一个东西,就是政策面,因为把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比喻成三驾马车,马车上有一个驭手,驭手手里有一根鞭子,有一根缰绳,缰绳就是货币政策,鞭子就是财政政策。导致中国的市场在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中都难以摆脱中国政策面的效应。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当我们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解为一个情绪和政策和资金之间的互动性,我们就会看到,所谓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简单讲就是两支手。一支看不见的手,市场,一支闲不住的手、政府,所以我们永远不能假设政府的政策不存在,我们永远要接受这个政府有两大风险,一个是市场本身的风险,一个是政策调控的风险。

相关专题:

资本市场20周年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