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奇迹 > 正文

《亲历者说》之金岩石访谈文字实录

2010年12月01日17:10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比如说2000年前的高科技股,您有没有被套牢过?

金岩石:不是套牢,是赔得很惨淡,当时我们公司是1997年上市,1999年我套了一笔现,弄了一笔基金,投了两家公司,一年之中两家半都没了,包括我们参股的两家和我自己的公司套现了一半,算两家半。那一段时间的确是很惨,一年之中80%的股票跌幅超过80%,37%的股票一次性退市,有很多经典的例子。雅虎当时最高,雅虎和我们同年上市的,1996年底,我们当时还有盈利,他连盈利都没有,但是1996年底雅虎上市了之后,涨了700倍,到2000年初,涨500多块钱后来掉到3块钱,掉得很惨,我们那个1.8毛的股票最高到13.75块最后就归零了。

主持人:您提到的你们是指三普证券?

金岩石:对,SNMP在纳斯达克。

主持人:之后您回到国内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湘财证券主管国际业务?

金岩石:对,在湘财,当时陈学荣董事长已经在启动一个合资项目。我是晚期介入这个合资谈判,就是中国第一家中外证券合资公司的筹建和谈判。那么,主要的决策者是陈学蓉,这个项目完成之后,湘财和其他几个机构共同筹建的一个基金管理公司。由于其中一个股东的股权被冻结导致我们不得不寻找新的股东,于是就在第一个合资完成之后,迅速启动了一个引进外资组建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基金管理公司,这个背景好多人不知道,因为当时许多公司都在组建中外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他们做的是新设,新设是在那排队,而我们走了一个弯道,走了一个弯道超车,通过存量股权转让,把三家股东的股票得卖给了一家外资公司而且我们自己也在增持,于是把当年四个股东换了三个股东,引进了一个外资股东,成为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基金管理公司,比新设中外合资基金公司早了大概两周时间。

中国股市20年 今年是成年礼

主持人:除了这个案例的本身所展现出来当时的一些咱们资本市场的一些问题或者不足或者经验教训之外,金老师您在当时这么一个位置上,您近距离地观察中国资本市场,您觉得当时存在哪些问题?

金岩石:我觉得中国股市20年,实际上今年应该说是成年礼,20年主板完成了一个轮回,从股权分制到股权分制改革开始全流通。同时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中小板市场,一个是创业板市场。所以总结这20年,中国股市实际上走了美国200年的路,这是我对这个市场的基本评价。虽然很多人在谈论中国A股市场有哪些缺陷,我们在美国亲身经历过美国各种市场的事件,客观地说,我们看到的缺点,美国也都有。只是我们很多人不理解,以为这些东西美国都没有,所以A股市场从总体发展上是健康的。那么20年最主要的是我们从一个中国特色的股权分制市场现在变成了全流通市场,所以我们应该把2010年或者是2009年作为中国A股市场的创新元年。创新元年的概念就是我们不仅走向了全流通,而且有了成功的中小板,成功的创业板。

主持人:金老师刚才谈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轮回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2006的股权分置改革,请金老师给我们回忆一下,当时改革之初,您的观点和判断是什么?您是代表了哪一方?

金岩石:当时有2万多个方案,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抢发明权,其实我觉得如果2万多个方案都给了证监会,我们很难说有什么发明权。这里要讲一个概念,股权分制的制度怎么来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很多人在抢发明权,比如说价格改革是谁发明的,保产到户谁开始的,企业改革,企业承包谁先开始的。所有这些都是大家在争的,没有一个人在争说股权分制的方案是我先提出来的。为什么呢?实际上这个制度产生的非常偶然,当时开不开市场形成两派,当然股市是资本主义的东西,最后起决定意义的就是邓小平先生的一句话。开吧,不行就把它关了。这一句话就使一个政治家的智慧第一,它支持了主张开市场的一块,开吧。第二,又安抚了反对开市场的一派,不行又把它关了。

就这一句话“开吧”所以深交所抢在了上交所前面,打下了股市开盘的第一枪。所以开吧,不行就把它关了,这个调子一定就变成了下一步怎么开,怎么开于是就在讨论姓资姓社,我觉得在姓资姓社的讨论中像刘鸿儒先生、李一明先生,还有一些非常优秀的经济学家,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就是先让一部分股票流通,法人股不流通,但是这个方案其实只是在辩论中,有一些想法。后来实际上有很多法人股也在流通,那么包括邓小平先生送给纽约股票交易所总经理的一个股票小肥乐(音)那就是一个全流通的股票,很明显在当时邓小平的脑子里面,他并不知道有一个什么股权制,他只是知道有股票,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给小肥乐(音),起码给一个别的。

因为当时全流通的股票就这么几个,大部分都是有限流通的。1962年我回国之后曾经找过一些朋友问当初谁提出来的股权分制,当时我们发现有份报告,报告在描述法人股在流通中的混乱状态,因为没有明确的规定说法人股不能流通,所以法人股实际上也在流通,而且在流通过程中带来了很多的误会,于是某位领导就在这份报告的上边把法人股三个字画了一个圈,然后勾到一边上面写了四个字暂不流通,于是法人股暂不流通就变成了一个制度,股权分制,一直分制了20年。也就是说在这份文件生效之前,大家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说什么东西能流通,什么东西不能流通。

所以一个暂不流通,让70%的股票不能流通,后来很多人包括李青原,还有李震林(音),包括刘济元教授,他们都通过不同的渠道推进股权分制改革。那么在所有这些方案无所适从的情况下,我觉得中国的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他的智慧提出了一个概念。就是让流通股和非流通股的股东们自己谈判解决,我觉得这个解决方案就是真正的股权分制改革方案。实际上如果我们说股权分制改革有两派的话,一个就是计划派,计划派就是定价权由领导决定,一个就是市场派,市场派就是定价权由股东们自己谈,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我觉得尚福林主席是肯定了市场派的理论。那么我呢应该说是比较支持市场派的理论,不管什么方法,我们不可能让领导决定一个公司的价格,那么,市场派推动了股权分制价格的谈判,证监会作为裁判员,只是接受双方谈判的结果然后登记注册,所以我们三年时间基本完成了股权分制改革应当感谢证监会支持了市场派的基本观念。

相关专题:

资本市场20周年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