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奇迹 > 正文

金岩石:索罗斯中国门徒的沉浮二十载

2010年12月01日14:12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岩石(微博)的讲话中经常出现索罗斯的名言,其中一句就是:股市在绝望中落地,在欢乐中升腾,在疯狂中结束。所以情绪面疯狂、绝望和欢乐,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股市和人生的故事又何尝不是这样?

索罗斯门徒和深交所鼻祖师出同门

1985年,北大经济学教授厉以宁发表了《所有制改革和股份企业管理》的理论文章,全面阐述了对我国国有大中型企业实行股份制改造的理论思考,掀起股份制研究的热潮,在南开大学的内部刊物《中青年经济论坛》中,不少年轻的经济学者追随厉以宁从不同角度研究股份制。

金岩石当时是此刊编辑之一,中青年经济论坛很多读者和作者后来成为中国股票市场直接或者间接的参与者。深交所在夏斌之前的第一任领导王健就是金岩石在南开读博时的同门师弟。金岩石也就此结缘中国股市。

新世纪归国的金岩石对股市的主要观点是基本面分析永远解决不了短期市场的爆涨爆跌,他把情绪面波动的机制带给了中国投资者,成为引领短期金融市场分析的新范式。

行为金融学大师索罗斯曾经提出股市爆涨爆跌的背后是一种投资者的心理想像,这种想象形成这个市场中情绪波动现象。金岩石先生从情绪面来分析股市的启蒙就来自于索罗斯先生, “投资欧美市场,会一看股,二看行,三看势,但是在中国要倒过来,一看势,二看行,三看股。股市应分成三个层面,基本面看业绩,资金面看货币,情绪面看群体行为。”

而中国市场在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最终都难以摆脱中国政策面的效应。他形象的说,所谓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简单讲就是两支手。一支看不见的手是市场,一支闲不住的手是政府,

他简单地告诉投资者,“我们永远不能假设政府的政策不存在,我们永远要接受两大风险,一个是市场本身的风险,一个是政策调控的风险。所以把货币政策变化作为杠杆来调节我们的投资策略,这就是中国投资人必须理解的宏观经济理论。”

海外创业股灾归零 触底反弹加盟湘财

1987年金岩石在南开大学完成博士学业之后,作为索罗斯基金学者到美国完成经济学博士后研究,1991年他进入美国证券业,1994年创办三普证券公司,管理逾四千万美元的资产,成为美国大华府地区第一间华人创办经营的证券公司。

人民日报海外版曾经撰文记述过这位在华尔街的中国人和他创立的公司。“从一九九九年一百个样本账户的统计看,截至九月底,平均回报率是百分之四十七点四,其中八个略赔,十一个账户增长一位以上。” 而公司最终也经历了在美国上市到摘牌的风雨历程。

随着2000年美国网络经济泡沫破灭,纳指跌幅达77.93% ,1996年上市的三普投资也经历了从一毛八最高涨到十三块七毛五到最后归零的历程。在2000年初这场赫赫有名的股灾中,与三普同年上市曾暴涨700倍的雅虎,从500多块钱一下掉到3块钱。 “我们公司是1997年上市,1999年我套了一笔现,弄了一笔基金,投了两家公司,一年之中两家半都没了,包括我们参股的两家和我自己的公司套现了一半,算两家半。那一段时间的确是很惨。”那年,纳斯达克市场80%的股票跌幅超过80%,37%的股票一次性退市。

1992年,在国内,证券业才刚刚起步。当时湖南财经学院决意筹备证券部门,注册资金仅有500万元,于次年2月开业。彼时湖南财经学院最年轻的系主任,后来湘财证券的董事长陈学荣从讲授债券、股票的讲坛抽身而出,带领从学院出来的几十名教师和学生,筹办成立湖南省湘财证券营业部。 他也成为金岩石后来的老板。

2001年底,湘财证券董事长陈学荣正筹划建立中国第一家中外证券合资公司,归国的金岩石晚期介入这个合资谈判,后任首席经济学家,主管国际业务。后来湘财又通过存量股权转让,引进了一个外资股东,成为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基金管理公司。他们一起创造了中国股市的两个“第一”。

小平同志一句话,股市生了两个娃

人的一生,20年或许可以完成了一个代代相传的轮回。金岩石形象地打比方,2010年是中国的股市的成年礼,从股权分制到股权分制改革开始全流通,它日益成熟。同时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中小板市场,一个是创业板市场。

在从1987年出国到2001年归国,金岩石成为为我国最早一批关注国际金融和国际企业,参与国际股市研究的人,也是国际经济学研究领域中的佼佼者。1992年,华尔街日报刊载了一篇题为《谁说中国没有资本家》的文章,一幅照片是荣毅仁和一个大奔驰,另外一副照片就是1992年深交所排队抢股票认购证的情景,金岩石说这是美国媒体第一次地关注中国的A股市场。

股市开放之初还在讨论“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邓小平先生的一句话。“开吧,不行就把它关了。”这一句话“开吧”使深交所抢在上交所前面打响股市开盘第一枪。

1991年在美国刚进入证券业时,金岩石一直老老实实地做纳指投资,偶尔也会买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包括一些中国汽车、中国轮胎,中国摩托等老三股。从那时开始关注中国股市,身处他乡的金岩石对中国股市的最初记忆是规模很小,交易量很低,只有在一些阶段性暴涨的时候交易量才会突然放大,

股市刚开始的时候全流通的股票就几个,大部分都是有限流通的。后来法人股在流通中的混乱状态,当时也没有明确规定法人股不能流通,所以法人股实际上也在流通,而且在流通过程中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后来又规定“暂不流通”,于是70%的股票不能流通。

股权分制改革有两派,一个就是计划派,计划派就是定价权由领导决定,一个就是市场派,市场派就是定价权由股东们自己谈。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提出了一个概念,让流通股和非流通股的股东们自己谈判解决,这一方案才是真正的股权分制改革方案。

金岩石和尚福林一样都是市场派,他说三年时间基本完成了股权分制改革应当感谢证监会支持了市场派的基本观念。“不管什么方法,不可能让领导决定一个公司的价格,那么,市场派推动了股权分制价格的谈判,证监会作为裁判员,只是接受双方谈判的结果然后登记注册,”

2009年推出创业板成为中国A股市场的创新元年。“总结这20年,中国股市实际上走了美国200年的路,很多人认为中国股市发展道路上有很多缺陷,我在美国亲身经历过美国各种市场的事件,客观地说,它的缺点,美国也都有。只是很多人以为这些东西美国都没有。所以A股市场从总体发展上是健康的。”

“国民经济的晴雨”记录“国退民进”历程

股权分置改革以后,A股市场真正成为了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市场从07年6124点的巅峰急转直下,到08年跌到1664点。6个月后,宏观经济也从巅峰时刻12%以上的经济增长率,急转以下到09年一季度4%、5%、6%。

2008年10月、11月股市跌到1664点最低就是1800以下,金岩石提出这是情绪性底部,情绪性底部是指对当时市场的情绪波动做了一个分析后预测6个月后中国经济会触底反弹,也被事实验证。

2009年9月股市又从3478点掉头向下,最低跌到了2300多点。而2010年3月,又是此后的6个月,中国的经济增长冲高回落,经济增长率从11.9%迅速下滑到10.3%。

金岩石认为由此可以清晰地看到,股市每一次比较大的转折,都超前6个月左右预测了经济增长的未来走势。今年6月份股市触底,他因此预见到未来6个月之内经济也将触底反弹,多家媒体刊载金岩石的6月买股建议。而目前经济显示平稳复苏的现象也神奇地验证了他的观点。

“中国A股的流通市值经历着由疯狂到绝望,由绝望到疯狂的循环中,不断地推高了流通市值总量的增加。”他提出每一次周期中,地量和天量之间有5倍之差。而每一个周期都会放大交易量,使流通市值增大。他举例说,今年的地量是两市合计成交1000亿到1100亿,下一波的地量就一定会超过1100亿,可能在1500亿甚至2000亿,而天量就是1500亿的5倍或者2000亿的5倍。

2009年之后,市场的一大特点是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中,主板15倍的市盈率是最低的,中小板34倍的市盈率,创业板51倍的市盈率。而主板国企占70%,中小板民企占70%,创业板民企占95%,

金岩石说这三个数字告诉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在鼓励着民营经济。也就是说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在资本市场上国退民进的大趋势没有变,民营经济承担着推动创新的使命也没有变,资本市场不仅给了高成长的公司与成长性溢价,而且给了创新性的公司创新性溢价,另外还给了中国民营企业以民营经济的溢价。

从资本市场情绪波动看要“票子”还是要“房子”

金岩石认为透过资本市场,不仅要看到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同时也要看到经济改革的大趋势。全流通开始之后,他一直致力研究的市场波动情绪面分析理论才开始真正在市场有用武之地。

新兴市场往往比成熟市场更具情绪性。所以金岩石认为,在中国A股市场中,要更多关注趋势和情绪的变化。“首先要判断经济周期处在哪一个阶段,然后再看货币流量。”首先是基本面,再是货币面,最后情绪面,就是股市中阶段性的波动,情绪的变化。

金融学改变了理性经济人的假设,承认人由于风险偏好的差异而出现了不同的行为群体。所以他说,股市永远不可能有所谓的理性状态,不是非理性繁荣,就是非理性暴跌。2005年6124点作为非理性的结论就是非理性才有繁荣。2005年,牛市伊始,金岩石预测沪指3000不是梦,3000点实现了,他再度预测沪指5000不是梦,最后讲到年内稳定8000。他时他从情绪面分析的结论是市场处于“非理性繁荣”的状态。如果没有金融海啸,没有政策的急刹车,2007年的6124点一定会冲破,绝对不是顶部。从情绪面把握市场,在市场极度悲观的时候,股市就会触低,交易量就呈现低量,这就是非理性暴跌。

在成熟社会,会因为投资品现在的多样性而弱化股市和楼市之间的关联,而在中国,投资品选择有限,家庭理财的水池子里面水多鱼少。两条大鱼,一个是股市,一个是楼市。成为普通中国家庭投资的两大去向。“一个水池子里面两条大鱼,必然是一条鱼动,另外一条鱼也动。”

第一次调控之后是楼市地震,股市遭殃。第二次调控之后是楼市休战,股市反而反弹。他分析道,楼市的第一次调控政策,把悲观情绪传达到股市,于是给股市创造了一个6月份抄底买股的机会。而2010年10月楼市调控再度重拳出击,股市爆涨是因为市场能够非常敏锐地把握住由于政策带来的交易性机会。当股市暴跌的时候,3-6个月会传导到楼市,当楼市企稳,股市就会率先反弹。股市反弹3-6个月,又会把乐观情绪传达到楼市。从股市楼市的互动性分析出一些规律,投资者可以把握更多的投资机会。(文/徐若微 赵磊)

相关专题:

资本市场20周年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