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上市公司 > 正文

5-19行情:“网”事并不如烟

2010年11月29日01:43上海证券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5·19行情 “网”事并不如烟

  徐汇 资料图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算法,到1999年,中国股市“虚岁”十岁了。

  十年磨一剑,1999年的中国股市,注定充满了激情、不羁和想象力。这一年,股民首次看到了上证指数1500点以上的广阔空间;这一年,市场创造性地挖掘出了“网络股”这一全新概念;这一年,中国股市留下了一段激情燃烧、难以忘怀的牛市记忆—— “5·19行情”。

  ⊙记者 钱晓涵 ○编辑 杨刚

  木雕牛与“八点批示”

  1999年4月中旬的某一天,纽约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交易所负责人向客人介绍到,这里是新兴高科技公司和非美国公司云集的地方,这里把企业家及其创新成果和风险资本家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里有着美妙的“童话故事”: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微软在这里上市,还有英特尔-T雅虎苹果……

  在主人邀请下,客人欣然题词:“科技与金融的纽带 运气和成功的摇篮”。他还赠送给交易所一座鼎力进取的木雕牛,祝福纳斯达克“永远都是牛市”。

  他,就是正在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

  回国后不久,一份由证监会向国务院递交的文件摆在了朱镕基的办公桌上。时任证监会主席的周正庆在这份题为《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证券市场发展的若干政策的请示》的报告中,提出“扩大证券投资基金的试点、搞活B股市场、解决证券公司合法融资渠道”等六大措施,希望引导股市走出低迷。

  当时的纳斯达克市场如日中天,牛市似乎真的会永远延续下去;但在中国,股市却已整整“熊”了两年。

  亲眼见证了美国股市的繁荣,“把中国股市搞活”的念头注定挥之不去,而眼前的报告似乎来得正是时候。证监会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总理的首肯,据周正庆回忆,这份报告5月12日得到了国务院正式批准。而之前的5月上旬,朱镕基就证券市场发展作了重要批示,提出了八点意见,其中包括要求基金入市、允许国有企业申购新股、降低印花税、允许商业银行为证券公司融资等措施。

  一周之后,“5·19行情”爆发。

  整个市场被引爆了

  1999年5月19日,压抑两年之久的沪深股市突然爆发。上证指数与深证成指当天分别收于1109点和2662点,较上一交易日劲升4.6%和5.1%;两地市场成交金额几乎翻番,共有43只个股封死涨停,东方明珠、广电股份、深桑达等一批拥有网络概念的股票悉数收报涨停。

  面对气势如虹的网络股,绝大多数股民一时摸不着头脑。苦思无解的股民从《上海证券报》上找到了一些端倪。当天的上证报,在头版头条的醒目位置刊登了记者李威的署名文章——《网络股能否成为领头羊——关于中国上市公司进军网络产业的思考(上)》。

  文中这样写道,“……今年年初以来共有50余家上市公司宣布以不同方式进入网络和相关产业领域……对此,人们不禁要问,如此多的上市公司看好这一产业,究竟网络产业的现状和前景如何,这些涉足网络的上市公司到底能够给自身、给市场带来哪些投资机会?……”

  5·19行情远远不止一天。6月14日,时任证监会副主席陈耀先发表谈话称,“当前股票市场的上升是一种恢复性的行情,是证券市场整顿规范以来,显示市场成长性的一种表现”。

  次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出了题为《坚定信心规范发展》的评论员文章,肯定了证券市场的作用和地位,对当前行情进行了利好评价,并公布了市场盛传的几大利好政策。

  6月22日,时任证监会主席周正庆指出,目前我国面临的不仅是一轮市场行情,而是中国证券市场的一次重大转折;对这一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市场参与各方都要倍加珍惜,共同推进证券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种种迹象表明,5·19行情实现了政策和市场的和谐共振。从5月19日到7月1日,短短一个半月时间,上证指数从1047点上涨至1756点,涨幅68%;深成指从2535点上涨至4896点,涨幅93%。期间,以网络股领衔的多只个股股价实现翻番,上证指数更是将保持了6年多高点1558点一举击破,创出十年新高。

  勇“网”直前

  十多年后,记者在上海联洋的一栋高层楼房里找到了正在练习声乐的某私募公司董事长。聊起当年的5·19,她依然记忆犹新。“当时股市已经低迷了很久,但我却感觉到低迷市场的背后有一股巨大力量正在慢慢地聚集起来,随时可能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

  她所说的巨大力量,指的就是互联网。“很多人都说5·19是政策市,我觉得政策确实为股市创造了良好的上涨环境,但真正点燃人们投资热情的,还是因为市场自发寻找到了新的热点。”

  1999年的春天,一群“先知先觉”的人们首先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气息,网络——被称为第三次科技革命,改变全球人类生活方式的新事物,正是在那一年进入了中国人的视野。

  “当时我的同事们都不想研究互联网,觉得弄不懂,而且没意思。但事实上,在香港市场,以联想为首的网络股股价已经涨上了天,最终在我的坚持下,研究小组成立了”。好买基金创始人杨文斌,当时正在华安基金担任“互联网研究小组”的牵头人,和三四名同事一起,专门研究互联网和中国的投资机会。

  通过大量走访上市公司,杨文斌和他的团队挖掘出了综艺股份海虹控股上海梅林网络股“三剑客”,它们股价复权后的最高涨幅分别达到了694%、598%和504%。华安基金因较早建仓网络股而在5·19行情中一战成名。

  墙内开花墙外香

  由5·19行情引发的网络股行情曾经盛极一时,但最终却是在泡沫刺破中收尾。2001年6月14日,上证指数到达了2245点的高峰,此后,随着美国纳斯达克网络股的率先崩盘,国内网络股也开始痛苦地“挤泡沫”。

  “当时我们确实做了很多扎实的研究,也从骨子里认同互联网这个概念,相信中国会有公司从中获益。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看对了趋势,但投错了公司。”杨文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

  十年之后,上海梅林还只是一个食品企业,想象中的“网上超市”并未成真;海虹控股放弃了网络游戏,改行医疗网;综艺股份转让了旗下8848网站的股份;电广传媒的三网融合至今还在进行中。

  相反,出人意料的是,一批在海外市场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却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新浪百度、携程、腾讯、阿里巴巴……,所经营的门户网站、聊天、搜索工具,也成为国人必不可少的使用工具。

  “优秀互联网企业都在海外上市,国内网络股全线破灭,这样的现象恰恰证明,风险投资资本的重要性。” 杨文斌认为,当年国内没有风险投资,而境外风投资本在国内寻找到了优秀项目,退出通道只能是在境外资本市场;此外,互联网企业在境外上市没有盈利要求,而A股上市企业必须要三年盈利,种种因素的叠加,最终才导致优秀互联网企业舍近求远,在境外完成上市。这种强烈的对比,坚定了中国创设自己的创业板的坚定信念。

  泡沫变财富 中国版纳斯达克已成模样

  5·19行情成了证券市场一个不灭的记忆。在政策的直接推动下,证券市场更加紧密地和国民经济联系在了一起,大型国企改制上市藉此风生水起。股市是投机者乐园的传统思维被打破,利用资本市场为国民经济服务的观念开始为管理层所接受。从此,规范健康地发展壮大资本市场成为证券市场的主旋律。

  “网络股行情确实存在泡沫,但直到今天我都认为,如果没有网络股泡沫,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速度绝不会有这么快。”一位当年深度参与网络股行情的市场人士表示,网络股泡沫的正面价值同样不容忽视。网络股泡沫的破灭,也从另一个角度提醒了创业板的风险,使中国推进创业板的进程更加稳健和规范。

  2000年最令人憧憬的话题是拟在深圳推出的创业板,自此以后,这一市场愿景再也没有改变过,科技概念成为证券市场常说常新的永恒主题之一。而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国家鼓励创新的一系列政策出台,技术创新或商业模式创新的中小企业不断涌现,一批中小企业进入快速增长阶段,迫切需要新的融资机制。如何把股票牛市效应传递到企业创业,使更多的创新型新兴企业通过上市融资快速成长,有助于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又好又快地发展,逐渐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十年磨一剑,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首批28家公司成功挂牌上市,至此多层次资本市场战略规划已然成形,中国资本市场得以更加完善,其中当年那轮波澜壮阔的网络股行情的推动作用显然功不可没。

  十年之后,投资者欣喜地看到了东方财富、中青宝、263、乐视网等优秀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深圳创业板上市。现在我们也可以自信地这样向来访的客人介绍——这里是中国的纳斯达克,这里是高科技公司和战略新兴产业公司云集的地方,这里能把企业家及其创新成果和风险资本有机结合,这里今后会诞生中国的微软、中国的苹果……

  (⊙记者 钱晓涵 ○)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