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蓝田神话破灭 > 正文

一篇内参引爆危机 蓝田追杀刘姝威?

2010年11月28日19:35南方周末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刘姝威遭追杀?

  对于中央财经大学研究员刘姝威来说,“蓝田案”已经变成一场恶梦。2001年10月26日,刘在《金融内参》上发表文章《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引致蓝田方面的激烈反应。用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总裁瞿兆玉的话说,刘文“让所有的银行全部停止对蓝田贷款。资金链断了,(蓝田)快死了”。

  2001年12月13日,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向刘下达了《应诉通知书》,称“湖北蓝田股份公司诉刘姝威侵害名誉权案”将于2002年1月23日开庭,要求刘作为被告出庭。2002年1月10日,刘收到四封匿名电子邮件,内容为:“你的死期就是1月23日。”

  刘姝威炮轰蓝田

  “《金融内参》属于机密级刊物,只供各银行领导参阅。我没有想到那篇600字的短文会落到蓝田的手里,更不相信各大商业银行会仅凭一篇短文而停止对蓝田贷款。”刘姝威说。但是瞿兆玉显然不这么看,在他看来,刘文是整个“蓝田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因此她必须对引发的后果负责。

  刘姝威到底在文章里说了些什么?在蓝田股份的《民事诉状》中,该文部分内容被当作证据引用:“被告在文章中捏造事实指出:‘蓝田股份已经成为一个空壳,已经没有任何创造现金流量的能力,也没有收入来源……蓝田股份完全依靠银行贷款维持运转,而且用拆西墙补东墙的办法,支付银行利息。只要银行减少对蓝田股份的贷款,蓝田股份会立即垮掉。’文章中还说:‘为了避免遭受严重的坏账损失,我建议银行尽快收回对蓝田股份的贷款。’”

  刘承认,通篇文章都是结论,“因为只有600字的篇幅,不可能写出推理过程”。为了证明她的推理没有错,刘出示了一份长达2万字的分析报告,该报告的标题为“蓝田之谜”。

  “所有的分析过程都在里面,我所援引的论据全部来自蓝田公开的材料和数据,用的是国际通行的金融分析方法,我现在要把它公之于众。如果最后证明我的分析错误,我愿意公开向蓝田道歉并承担一切责任。”

  蓝田进入了“真空时期”

  在与蓝田总裁瞿兆玉谈过话以后,刘姝威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他要求我必须公开道歉,消除影响,否则后果自负。”

  于此同时,《金融内参》也受到巨大的压力,不得不发表声明:刘文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编辑部。在金融界,一些与刘相交甚得的朋友在面对刘的求助时开始变得躲躲闪闪,刘的家中也开始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直至2002年1月10日,四封匿名恐吓电子邮件的出现,使刘家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我是一名学术研究者,可现在我变成了一个巨大势力集团的对立面。“我没有选择,只能以死相拼,”刘姝威声泪俱下,“我坚信我的推理和结论没有错。如果我现在站出来说:我错了,那银行该怎么办?那20多亿贷款该怎么办?”

  据来自银行界的可靠消息,蓝田涉及的贷款数额巨大。按照瞿兆玉在与刘姝威交涉时的表述,涉及银行至少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中国银行、浦东发展银行等6家。业内人士评论,蓝田巨额贷款的相当一部分已经到期或逾期,已注定将被当做坏账处理,其余部分也已无力偿还。

  刘姝威说,各大银行在2001年相继发现贷款风险不可控制,故全面停止了对蓝田的贷款行动。刘还了解到,2002年1月7日,瞿兆玉到一家大型银行信贷部申请贷款展期,遭到了拒绝。自那以后,瞿似乎消失了,此前其频频拜访的各大银行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2002年1月15日,记者到蓝田总公司采访。位于北京昆明湖路的总部大厅空空荡荡,仅有一名前台接待和一名保安。面对记者,前台小姐称公司各级负责人均不在。当记者拨通瞿兆玉手机后,其秘书称不知其去向,也不知其副总陈行亮之去向。种种迹象表明,与2002年1月10日前大张旗鼓、四处出击相比,现在的蓝田似乎在刻意回避些什么。

  与此相对应,刘姝威的情绪却日渐高涨,在得到北京警方确保其安全的承诺后不久,她对1月23日庭审的态度也开始由悲观绝望转向乐观,甚至对记者说:“也许用不了多久,你会有惊讶的发现,事情将会出现戏剧性的转折。”

  在距开庭仅有一周时间的情况下,涉案双方态度的鲜明变化非同寻常。我们只能理解成已有新的强大力量介入此案,否则双方态度不可能发生如此剧烈的转折。如果真如刘所说,她有必胜的信心赢得此案,那么这场生死劫就从她的头顶转向了蓝田。按照银行规定,巨额逾期贷款被当做坏账处理后,要追究责任,则蓝田首当其冲。20亿巨额资金到哪里去了,瞿兆玉及其下属必须为此作出说明,并且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记者了解到,各大银行对蓝田贷款事宜均闭口不谈,但刘姝威指出,不排除银行就坏账事宜向司法部门提出诉讼的可能。

  底牌握在证监会稽查局手里

  如果蓝田不能,各银行的相关责任人是否能脱离干系?这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答案何时能够出现?1月15日,记者拨通了证监会稽查局蓝田调查小组负责人夏志良的电话,对于调查结果,夏反复强调的是“现在我什么也不能说”。但根据记者了解,证监会关于蓝田的调查已经结束,其结论也已经作出,按照其内部人士的说法,结果的公布已为期不远。

  证监会调查结果公布之日,便是蓝田生死劫谜底揭开之时。

  ■附文:蓝田之谜(摘要)□刘姝威▲蓝田股份已无力还债

  2000年蓝田股份的流动比率是0·77,这说明短期可转换成现金的流动资产,不足以偿还到期流动负债;速动比率是0·35,这说明,扣除存货后,流动资产只能偿还35%的到期流动负债;净营运资金是—1·3亿元,这说明蓝田股份将不能按时偿还1·3亿元的到期流动负债。

  ▲12·7亿销售额有作假嫌疑

  2000年蓝田股份的农副水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9%,饮料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29%,二者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8%。蓝田股份发布公告称:占公司产品70%的水产品在养殖基地现场成交,“钱货两清”成为惯例。

  蓝田股份的生产基地位于湖北洪湖市,武昌鱼公司位于湖北鄂州市,大湖股份位于湖南常德市,距洪湖的直线距离200公里左右,主营业务都是淡水鱼类及其他水产品养殖。武昌鱼应收账款回收期是577天,洞庭水殖应收账款回收期是178天,但是其水产品收入只是蓝田股份水产品收入的8%和4%。

  在方圆200公里以内,他们的生产成本不会存在巨大差异,这不能支持蓝田股份水产品收入异常高于同业企业。此外,如果此言当真,各家银行会争先恐后地在瞿家湾设立分支机构,绝不会让“12·7亿元销售水产品收到的现金”游离于银行系统之外。

  因此,蓝田股份不可能以“钱货两清”和客户上门提货的销售方式,一年销售12·7亿元水产品,2000年蓝田股份的农副水产品收入12·7亿元的数据是虚假的。

  ▲蓝田股份的资产结构是虚假的

  2000年蓝田股份的流动资产占资产百分比是同业平均值的约1/3;而存货占流动资产百分比高于同业平均值约3倍;固定资产占资产百分比高于同业平均值1倍多;在产品占存货百分比高于同业平均值1倍;在产品绝对值高于同业平均值3倍;存货占流动资产百分比高于同业平均值1倍。

  蓝田股份的在产品占存货百分比和固定资产占资产百分比异常高于同业平均水平,蓝田股份的在产品和固定资产的数据是虚假的。

  ▲蓝田股份已经成为提款机

  金农网称,中国蓝田总公司在全国建立了六大生产基地:湖北洪湖30万亩水产品种植、养殖和绿色食品加工基地,湖北随州10万亩银杏和200吨黄酮、500公斤萜内酯生产加工基地,湖南临湘10万亩黄姜及500吨皂素生产基地,湖南常德奶牛、乳制品生产加工基地,广东珠海优化农业试验基地,北京昌平国际高科技农业基地。

  2001年10月26日湖北蓝田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蓝田园公司(即北京昌平国际高科技农业基地)成立时间较短,到目前为止未有盈利。”《广东省2001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表》列示,项目建设时间为2000—2005年,也就是说,广东蓝田优化农业试验基地最早是2000年开始投资建设的。

  随州10万亩银杏基地之说,与《随州信息港》网《中华银杏第一镇———洛阳》相违。而三九健康网报道:2001年6月26日,占地500亩的“湖北蓝田银杏高科技产业园”在随州奠基。

  蓝田金农网没有介绍湖南临湘10万亩黄姜及500吨皂素生产基地。在湖南省临湘市政府网站,也没有有关湖南临湘10万亩黄姜及500吨皂素生产基地的任何信息。在湖南省常德市政府网站及相关网站,没有有关湖南常德奶牛、乳制品生产加工基地的任何信息。

  根据以上分析,我认为,第一,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没有净收入来源。蓝田股份的现金流量流向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蓝田股份已经成为中国蓝田总公司的提款机。第二,蓝田股份没有足以维持其正常经营和按时偿还银行贷款本息的现金流量来源。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