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蓝田神话破灭 > 正文

蓝田连败六案 再曝银行贷款黑洞

2002年06月12日08:4721世纪经济报道郑小伶我要评论(0)
字号:T|T

  蓝田的出名从一开始就是和银行连在一起的。金融学者刘姝威一篇600字的短文,造成了中国蓝田“资金链的断裂”(蓝田老板瞿兆玉语);但刘老师并不认同瞿的“夸奖”,她话里藏锋地说:你太小看我们的银行家了; 套用一句老话,“解链还需结链人”,为瞿老板编织这条煌煌金链的银行家们,纷纷将瞿告上了法庭。但是,他们还能捡拾起多少金链的碎片呢?

蓝田连败六案 再曝银行贷款黑洞  

重拾蓝田造假案,是因为上市公司引发的银行业信贷危机直逼眼前。

  记者在5月底通过不同渠道了解到的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民生、交通、中信、浦发等银行起诉中国蓝田总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的情况。其中,以中国民生银行工商银行北京朝阳支行为原告的4单总标的为3亿元人民币的讼案,已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结。结果无一例外地是“蓝田帮”败诉。

  截止到5月中旬,北京市二中院共受理与蓝田相关案件11件,涉案标的为6亿余元,已审结6件,涉案标的4.4亿余元。审理中,被告无一例外地没有出庭。

  从现有资料看,虽然蓝田总公司、蓝田股份(600709 2001年12月“刘姝威事件”后更名为生态农业)、第一大股东洪湖蓝田经济技术开发公司(下称洪湖蓝田)之间关系异常错综复杂,且牵扯到农业部和湖北、沈阳两级地方政府,但从银行获取贷款的手法则相对非常简单:一是以股票质押,一是关联公司相互担保。

  1999年8月12日,洪湖蓝田董事会作出决议,以其拥有的蓝田股份5000万法人股为质押,为蓝田总公司向北京工行朝阳支行提供总额2亿元以下(笔数不限)的所有贷款担保,有效期为3年零5个月。据此,蓝田总公司分别于2000年5月和2001年4月在该行贷款6000万元和5000万元,蓝田股份同时为这两笔贷款提供了担保。到期后蓝田仅还贷1000万,其余1亿连本带利杳如黄鹤。

  2001年6月29日和2001年11月26日,蓝田股份(600709)两次向中国民生银行借款共2亿元。这一回是蓝田总公司和洪湖蓝田为蓝田股份提供担保。其中,除11月6日的1亿元由洪湖蓝田提供了3740万蓝田股份法人股之外,另1亿元仅以蓝田总公司和洪湖蓝田“自有资产”作保。

  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上述三被告均应连本带利返还上述欠款,并支付受理费、律师费、诉讼保全费等诸项费用。

  此前,2002年1月3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中信实业银行广州分行起诉蓝田股份欠款案,该笔欠款约3500万元,是以流动资金的名义,分数次从中信银行广州分行贷款。

  上述庭审三被告均未到庭,亦未有书面答辩。这,也许是两位苦主意料之中的事。

  目前法院和银行方面均对诉讼保全之财产数额秘而不宣。但根据此前披露的三被告——说白了就是瞿兆玉名下财产的调查分析,估计众原告讨回银两的指望不大。

  按照刘姝威的分析,蓝田股份(600709)已经是一个空壳,完全失去了创造现金流量的能力了,是依靠银行的贷款在维持生存。今年4月公布的2001年年报证实了这一点:追溯调整后的1999年和2000年净利润实际是-2287.97万元和-1068.66万元,而非1999年和2000年公布假业绩5.13亿元和4.32亿元。控股公司洪湖蓝田由于为中国蓝田总公司银行借款提供担保、公司银行借款提供担保,该大股东所持法人股已经被债权人质押、冻结。

  而所谓的中国蓝田总公司更是一地鸡毛。据央行对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状况及成因的调查报告披露,蓝田总公司仅在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贷款就高达22.8亿。

  至此,银行家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手中质押的600709股票了。但要让这些暂时还是废纸一张的玩意点石成金,除非出现奇迹。

  谁替重组买单?

  2002年对于600709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年。

  1月12日,董事长保田、董事会秘书王意玲及数位公司高中层管理人员被公安机关拘传接受调查;3月19日,戴上ST小绿帽;5月13日,因追溯调整为三年连续亏损被停牌;5月20日,公布第一季度报告,前3个月亏损888.07万元。证券分析家称,该公司中期扭亏希望甚微,如无实质性的重组动作,退市将无可避免。

  至此,600709剩下唯一似乎还值钱的东西,就是它的壳资源。

  有消息称:今年年初民生银行的8个大股东联手吃进600709流通股,意图重组。此消息真实与否暂无法确证,但以民生银行出资1亿充当600709第二大债权人、且握有3740万质押股票的实情来看,不排除介入重组以求破解死局的可能。

  不但民生如此,工行手中抱着质押的5000万股票,也盼着重组有戏,以免见财化水。

  甚至,一般投资者也盼望通过重组解套。而湖北地方当局,也为600709的保牌殚精竭虑,一位领导甚至表示,“要怀着对国家、当地农民、股民有深厚感情的态度认真对待公司重组”。

  可怜600709又生不逢时,监管呼声的此起彼伏,监管力度的加强,退市政策的变化,中小投资者对股市的极度失望,都意味着一壳无价的时代已经过去,留给它重组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所有财务会计资料都被公安部门查封, 总会计师、财务处长悉数被拘,连获取必要的审计资料都十分艰难, 大股东又是泥足深陷自身难保,这种环境下重组谈何容易?谁来为高昂的成本买单?

  老百姓是指望不上的了。政府或是机构投资者?郑百文、银广厦殷鉴不远。

  矛头直指银行高管

  尽管几乎所有的上市公司都与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像蓝田这样被媒体翻个底朝天的,还没有过先例。

  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些事实:蓝田股份2001年6月29日向民生银行借款1亿元,未提供任何实物质押,且明显是自己给自己担保;民生银行给蓝田股份的最后一笔1亿元贷款,发生在2001年12月26日,亦即刘姝威的600字示警文字刊出后一个月。记者查询到民生银行在2月初向法院提出价值9997万元的诉讼保全;另外,民生银行还有质押蓝田股份3740万法人股的优先受偿权。但是,北京市二中院受理的11件蓝田欠款案中,众原告对蓝田帮的公司财产全都提出了诉前保全,最后落实到每一家头上的保全数额将很可怜。

  记者在截稿前终于与民生银行风险管理部取得联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先生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民生银行提出对蓝田的具体诉前保全的数额不便透露,但蓝田的资产状况如此恶劣,银行到哪里去保全?民生银行提出第一保全,这不过是走法律程序。

  而股权质押也有落于空头支票的可能。蓝田股份控股股东洪湖蓝田经济技术开发公司所持的15925.332万股,已悉数被质押或冻结。

  民生银行风险管理部的那位先生还说,银行业犯了“推崇上市公司的病”,大部分上市公司都是国有企业,银行与上市公司密切的信贷关系,恐怕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法改变。

  5月25日,央行把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114名做从业者列入黑名单,作为对500多亿坏帐的一个负责的姿态,而最严厉的处罚是“取消从业资格”。

  6月初,某财经杂志披露,四川一家信用联社的不良贷款率达到60%。

  近日,央行行长戴相农向媒体披露,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要降至20%以下,仅以我国居民个人存款7万亿这个基数来算,不良贷款的总量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在蓝田案中,国有或非国有的商业银行的二十多亿贷款已成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尽管官司都堂堂正正赢下来了,但谁又知道发生过多少堂堂正正的“不良贷款,一判了之”的故事?而作为这些无头公案真正“苦主”的老百姓,又何从知晓还有多少像蓝田这样的公司,正在或即将打造他们的“资金链”?

  但愿这一次,它不再是一场周瑜打黄盖的游戏。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