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欧洲债务危机 > 正文

马丁-沃尔夫:不仅仅是债务问题 也是资产问题

2010年11月26日09:35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北京时间11月26日,英国《金融时报》刊登题为《不仅仅是债务问题,也是资产问题》的专栏文章,现全文主要内容摘要如下:

当危险来临时,常常会引发诸如国家角色这样的深层讨论。我认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置身事外。要知道,随时都可能到来的危险并没有消失。要证明这一点并不难,看看欧元区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时刻都可能危及全球经济的稳定。现在到了审视长久关联性的时候了,而这一点对于那些考虑“财政整顿(Fiscal Consolidation)”的人或国家来说非常重要。对此,我想要简单说明的一点是,财政整顿不仅仅是关于债务问题,也是关于资产问题。

对于财政整顿面临巨大的挑战这一点,是无需争辩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在其新的《经济展望》(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指出,“要想在2025年之前稳定债务和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比率,就需要加固潜在的主要平衡。要想将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固定在8%以上,就要求美国、日本、英国、葡萄牙、波兰、斯洛伐克和爱尔兰都要将国内生产总值巩固5至7个百分点。”

当然,财政整顿的主要力度将要并且应该放在支出上。现在,支出已经非常高,而这种高是无法持续的,并将威胁到潜在的收入。然而,各国政府不应该为了缓解现在的压力而牺牲未来的利益。今天的削减消费支出,是否会导致明天将出现一个更加贫穷的国家呢?这一点顾虑,让我们在试图通过额外的债务来不惜一切地避免承担未来损失时有所限制。实际上,我们应该通过非生产性债务来避免承担未来损失。不过,生产性债务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帮助。

那么,什么是生产性债务呢?这一概念源自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迪特尔·赫尔姆(Dieter Helm)所撰写的一篇发人深省的论文。该概念的核心观点是,所有社会拥有基础建设资产,而这些资产应该被当作是系统。运输、能源和水系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们还拥有教育、健康、市场、金融、司法、国防和政治系统。社会文明越复杂,它的系统就越复杂。

这些资产的产生和发展,通常涉及到国家的角色,即供给者、平息者或监管者。原因就在于,这些资产拥有“公共利益”的特性。因而,这些资产将趋向于依靠竞争性的市场。我们既不用考虑政策,也不用衡量经济或公共金融,我们需要弄清楚的是,我们是要增强这样的系统,还是要结束它们?事实上,这也是所谓的“稳定性”的全部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赫尔姆教授指出,从长远利益来看,英国应该将支出由消费转移到投资上。我同意这一观点。事实上,作为一个整体,全球经济也应该如此。不过,从短期利益来看,鉴于需求低于出产量,旨在提高当下消费的借贷要比让资源限制的效果好一些。如此一来,一些居民(未来的纳税人)或许将不得不比其他居民(债券持有人)付出得更多一些。

现在,一些人仍大声地坚持说“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并不能解决问题。这是一种错误的认知。就拿美国和英国为例,两国的净债务已经接近于零,因此对于整体社会而言债务并不是负担,而是一些居民对另一些居民的责任而已。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所指出的那样,债务问题仅仅是谁是债务人的问题。举例来说,如果债务人经历出乎意外的亏损,或突然被迫偿还,那么对经济的影响则是“剧烈的收缩”。如果国家能够通过借贷来抵消这样的影响,那么经济就将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

本专栏作者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是《金融时报》副主编和首席经济评论人。(米娜)

相关专题:

欧洲深陷债务危机
[责任编辑:sak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