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记者手记:深发展 未知道路的先行者

2008年07月14日17:34中国证券报陈雪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重温历史总是显得太轻易,然而对于当时转折道路的每个抉择,其艰难和压力却都不是事后的简单评判可以度量。深发展是个非常典型的案例。虽然以资产规模利润等指标论,它在中国金融体系中并非举足轻重,但在改革开放之路上,它却有自己深深的足迹。

  深发展创造了许多第一: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第一家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银行,第一家由外资控股的中国商业银行等等。现在这些都是荣耀,不过当时却和荣耀没有多大关系。1987年,深发展成立之时,承受的是上上下下对股份制的不解和姓“资”姓“社”的质疑;15年后,当它被外资收购时,人们又开始讨论“银行股权是否贱卖”,至今质疑仍然不绝于耳。第一,意味着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背后,恰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艰辛与压力。

  但是,历史其实往往是人们的积极选择与历史现状的无奈之间的某种机缘与巧合造就。成立刚刚10年的深圳特区改革开放急需资金,才有当地政府萌生了创设地方银行的念头;也正是由于农村信用社已经是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才成为孕育深发展的培养基。这是机缘。在深发展初创时期,相对于同时代的银行,深发展一度占据了股份制银行的制度优势,才使其在最初几年蓬勃发展,成为深圳市场的龙头。这是回报。

  然而同样的土壤和环境,由于政府管理银行导致的法人治理结构不合理,高管团队的动荡不稳,加之始终背负着农信社的历史包袱等原因,深发展的脚步愈发沉重,逐渐没落,终被同城兄弟招商银行超越。这是代价。

  2002年,是另一个转折。深发展面临的艰难选择和15年前一样,做一个未知道路上的先行者。一方面,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金融业面临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新探索,需要有人敢于走得更远;而深发展地处改革前沿,独特的分散式股权结构,又一次使它成为一个很好的试验品。

  另一方面,法人治理结构对于银行发展的重要性日益得到重视。招行背靠的大股东招商局,由于多年经受市场经济的洗礼,从而赋予了招商银行按市场规律运作的宝贵机会。深发展经过最初十多年的成长,各方的反思也渐趋一致。深发展的改革不是失败,而是改得不够。机遇又摆在面前。这一次,深发展没有错过。

  历史总要前进,反思历史也就是在反思我们自己。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围绕深发展的种种思维,是我们的一面镜子。股票发行之初,有人质疑这是搞资本主义,许多人不愿意买原始股票;几年之后又趋之若鹜。新桥收购股权之时,中国有学者批评贱卖,而同时美国《商业周刊》用“nut case”一词来形容这次收购。(“Nut”一个意思是坚果,而另一个意思是神经病。)无论如何,没有不付出代价的改革,不存在没有不同声音的改革,历史必须前行。

  希望深发展的艰辛、荣耀和未来,能给我们足够多的启迪,还有在未知道路上前行的勇气。

[责任编辑:parryzhang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