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紫金矿业陈景河的色彩演变

字号:T|T

2010-11-22 16:33:31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本刊记者周夫荣

红顶商人、国企老总、诗人……陈景河亦官亦商的身份,使其本人游刃有余地操控着颠簸的紫金矿业,但重回轨道已是无比艰难。

夏日傍晚的一场细雨驱走了白天的闷热,福建上杭县的青山经雨水冲刷后越显清丽。汀江边,渔民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畅想又一年的大丰收。7月是渔民的收获季节,每年此时,他们便“开始铆着劲数钞票”。沿河的饭馆和往常一样,在店前大张旗鼓地打出“汀江活鱼”的招牌,招揽来此贩鱼的生意人和游客。

雨后的汀江水面平静,鱼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透气。有的渔民发现自家的鱼箱上层漂着几条死鱼。偶尔死几条鱼是正常的,为了防止传染别的鱼,他们赶紧把死鱼捞出来扔掉。可是几天后,鱼箱里的鱼全死了,有此遭遇的渔民不止一户。

很快,整条汀江水面完全被死鱼覆盖。臭鱼的气息蔓延到沿河饭馆,饭馆老板慌忙把招牌从“汀江活鱼”换成“店内的鱼运自梅江”。

“杭川大地,汀水缠绵;五龙欲飞,麒麟梦圆。”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曾经作词《永遇乐·金山》这样描写这方水土。然而自今年7月3日紫金矿业旗下的福建上杭紫金矿业铜湿法厂向汀江排放了9100立方米废水后,渔民赖以生存的汀江不再碧波荡漾,江岸边隆起大大小小的土包,这里埋着承载渔民致富梦想的鱼尸。因水质污染严重,渔民们3年内不能养鱼,只能卖掉渔船,另谋生路。

红色成长

陈景河1957年出生于福建著名的革命老区永定县,唱着《东方红》和《社会主义好》度过“四个兜的中山装,小米高粱吃得香”的童年时代,新生国家特有的朝气渗透进他幼年懵懂的心灵。

少年时代的陈景河以“从小努力学习,长大报效祖国”为志向,唱着《红星照我去战斗》、《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路斗志昂扬。他赶上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运动,经历过手拿红宝书、臂戴红袖章,只要背对毛主席语录,坐车就不用买票的红色岁月,感受过与其年龄不相称的革命热情。

同样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但陈景河不像红军的儿子、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一样“拧”,不像商人的儿子、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陈妙林一样快人快语,也不像新闻记者的儿子、贝恩资本董事长黄晶生一样健谈,受老实巴交的父亲影响,他自小就不爱说话、性格沉稳。

陈景河的父亲是一名教师,因此,陈景河从小很爱学习,对自己要求也特别严格,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当年老师就觉得他是个“不简单的孩子”。陈景河的家庭条件一般,买不起书,他就到邻居家借旧书看。文革时期,即便教室里经常会飞进砖头,许多同龄人毅然丢下书本去改天换地,陈景河还是抓住一切机会坚持读书。文革中断了陈景河的高中生活,但由于出身贫农家庭,根正苗红的他凭借扎实的学习基础,在18岁那年当上了村里生产大队的会计。

青年时代的陈景河有着那个时代人特有的英雄情结,他梦想着到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有一番作为。激荡的历史,狂热的年月里,他学会在碰撞中成长,在纷乱中判断和抉择。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和村里的同伴考前两个月才知道这个消息,可那时城里的孩子已复习半年了。”随后的两个月,陈景河天天挑灯苦读,最终考入福州大学地质专业,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陈景河之所以选择地质专业,是因为“勘探队员寻找地下宝藏的锤声,吸引了我充满理想的心灵。广阔天地,改天换地赤诚的红心;体能和意志的磨砺,让我初尝收获的喜悦、生活的艰辛。”(陈景河《我和紫金,此生不了情》)

文革带来的是精神饥饿。进入大学的陈景河面对知识爆炸和改革开放开始恶补,陈景河的大学老师回忆说,他是班上最用功的学生,每天他都是最早一个来到实验室,最晚一个离开。

毕业时陈景河怀着一腔红色激情到福建省闽西地质大队报到,并作为福建省上杭县的紫金山金矿普查项目负责人前往紫金山。日后陈景河在散文中写道:“千百万年地质历史留下的痕迹,使我痴迷,使我一见钟情。骑着五龙驾雾,伴着麒麟入眠,多少汗水、多少艰辛。”

他的人生信条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在日后的创业、扩张过程中,他逐步用行动诠释了这一点。

金色创业

毕业两年后,陈景河凭借扎实的专业知识,依据紫金山的地质构造提出紫金山“上金下铜”的观点,并在以后的工程实践中证实了这个论断。29岁时,陈景河辞掉了福建闽西地质大队长的工作,到贫困的上杭县走马上任“职工只有76人,总资产仅351万元,靠买卖零星矿产品度日”的上杭县矿产公司经理,这家公司便是日后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企业紫金矿业。

有知情者称,外表憨厚的陈景河其实很有城府,之所以选择上杭县矿产公司,是因为他私下判断紫金山富含铜矿,在这工作比他在城里当地质大队队长更容易崭露头角、建功立业。至于他后来在紫金山勘测出大量黄金,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敢赌的陈景河充分表现出客家人的特点。客家人“情愿在外讨饭吃,不愿在家掌灶炉”,一千多年来从中原向外迁徙,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饱受奔波之苦,没有归属感,却也由此激发出一种进取精神。陈景河生性喜欢冒险,不管前途坎坷还是平坦。

当时陈景河的妻子赖金莲在福建龙岩医院上班,陈景河很长时间才能去看妻子一次。每次跟妻子说好去逛街、旅游,陈景河都会因“临时有事”或需“去矿上看看”而爽约,陈景河说:“看到矿山,我就眼睛发亮,对于逛商店、看风景,我没有兴趣。”他因此得了个“空头支票”的外号。

那是一段异常艰苦的日子,陈景河和同事们住在山上的破庙里。“夜间,十几个人就挤在破庙的泥地板上睡觉,炎炎夏日,一天也只有一桶水。”那是陈景河生命中的金色年华,破庙的泥地板并不影响他做找金子的梦。

紫金山一度是荒芜的悬崖峭壁,谁也没指望它下面能有什么宝贝。陈景河就要“干别人不敢干或干不成的事”。36岁那年,陈景河用自己开发的软件,计算出紫金山的黄金储量达254吨,通过这次“点石成金”,紫金山金铜矿成为我国“七五”期间探明的重要金属矿床之一。陈景河在这一年接过这家县级公司的方向盘,带领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企业开始寻金之旅。

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紫金矿业成立初期,第一期工程建设预计需投资2900多万元,这对濒临倒闭的公司来说是个天文数字。陈景河突破常规,提出“第一期工程建设采用堆浸提金化工艺建设年处理万吨矿石的生产规模”的思路,仅用700多万元就完成了第一期工程建设,成为中国南方堆浸提金第一人。

其后十几年,陈景河身上的红色革命英雄主义种子扎根紫金山,结出黄澄澄的金子。他说:“在这里,我们要把沉睡千万年的宝藏唤醒,要开创宏伟的辉煌和功勋!”他立志创立“百年紫金”。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