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上证报20周年报道 > 正文

飞乐音响:争议中悄然诞生的新中国第一股

2010年11月22日02:10上海证券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 吴芳兰

  上海市武夷路174号,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标,距离繁华的徐家汇、静安寺均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是上海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26年前,上海飞乐电声总厂就坐落于此。

  1984年11月的一天上午,上海飞乐电声总厂门口摆出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钱箱、票箱,不时有人前来交钱买股,到了午后这个临时的摊位就撤去了。这里所卖出的正是新中国第一只向社会公开发行的股票——飞乐音响

  这一小小的举动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过多注意,那时距离新中国资本市场正式开启的标志性事件——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还有整整六年,但它的作用绝不逊色于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

  如今,26年过去了,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已超过2000家,证券市值超过国民生产总值,日交易金额高达数千亿元。

  争议中悄然诞生

  时任上海飞乐电声总厂厂长的秦其斌,成为公开招股的首吃螃蟹者。

  “主要是音箱设备等非常热销,急需资金用于生产。”26年后在徐家汇一家咖啡馆里,现年71岁的秦其斌这样说起当年发行股票的初衷。1984年,时年43岁的秦其斌刚刚接任上海飞乐电声总厂厂长,这是一家以生产喇叭为主的工厂,主要为电视机厂做配套、音响等。

  走马上任的秦其斌思量着成立一家经销公司,主要为客户设计和安装音响系统等。但这一想法获得上级同意,却苦于缺乏资金。一次,秦其斌在上海长宁区参加工商联会议时,偶然听人说起原工商业者用自己的由国家赎买政策补发的股息集资办企业,便有了用发股票筹资的想法,仗着效益有保证,提出“保本保息、股份可转让”等承诺。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后全国第一次物价大调整,我们预设的股息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因此内部职工都积极入股;后来在申办过程中,工行上海市分行静安区办的工会也入股了,再后来很多协作单位也入股。”秦其斌说。

  1984年11月14日,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批准了由上海飞乐电声总厂、飞乐电声总厂三分厂、工行上海市分行静安区办工会发起设立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向社会公众及职工发行股票。

  批复第二天,《新民晚报》一则“上海飞乐音响公司18日开业接受个人和集体认购股票发行1万股,每股50元”的报道,将筹资人群直接放开至社会公众。于是,飞乐音响成为新中国第一只向社会公开发行的股票。

  虽然飞乐音响的发行场面并不火爆,但两个月后的1985年1月,上海第二只由街道工厂变身的延中实业公开发行股票时,认购长龙“从江宁路排队弯到南京路”,绕了好几条街。

  飞乐音响的诞生国际上给予了高度关注,从一定意义上讲,他们的眼光甚至比国内更加深远。“美国、日本等很多国家记者都来采访,国内报纸刊登比较少。”秦其斌回忆说。当时这一试点尚未取得广泛认可,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支持的人也不在少数,“我们当时去请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的姐姐荣漱仁担任名誉董事,她很高兴地答应了,还让她先生拿出1万元认购飞乐音响股票。”

  1984年11月18日,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召开隆重的成立大会,时任上海市主要领导的吴邦国、黄菊、朱宗葆、陈沂等出席并发表致辞。这也是新中国第一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企业。与如今IPO不同的是,当时公开发行股票筹资是用于设立飞乐音响,而非投资具体项目。

  很快,悄然诞生的飞乐音响获得了不少同行者。至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之时,上海已有延中实业、真空电子、豫园商场、以及由上海飞乐电声总厂改制上市的飞乐股份等八只股票,即“老八股”;而诞生地武夷路174号,今年10月长宁区土地储备中心以评估价6769 万元从飞乐股份手中收购这里的工业性质厂房及使用权洋房。

  频频尝试创新

  “回首1984年,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新生的飞乐音响浑身都是新劲头。成立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尝试面向全厂职工选聘总经理。这一消息让也工人们热血沸腾,很多一线工人都报名了,后来30余岁的忻美琳被聘为总经理。”秦其斌说起当年仍有些激动。

  首家公开招股的示范意义被不断放大。一场场证券研讨会相继举行,秦其斌总是收到邀请。而企业的改制热情也空前高涨,到1986年,仅上海就有1548家企业向社会发行股票,募集资金2.4亿元,虽然真正获批的只有飞乐音响和延中实业。

  作为标杆的飞乐音响的确不负众望,一年后每股就积累了35元的公积金和未分配利润,“当时想既然是股东,就该有回报。那时还是小姑娘的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金融管理处张宁(现任上海证监局局长)等人来讨论,提出现金分红加送股再加配股”。

  于是,飞乐音响第一次股东大会就这样召开了。那天,秦其斌从武夷路174号骑了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到达延安路,偌大的儿童艺术剧场已经早早地被坐满,原来几乎所有的股东们都来了,“最后这一分红方案获全票通过,大家拍了好长时间的手”。

  如今,这一利润分配方式已成为上市公司回报股东的重要手段,甚至成为考量上市公司投资价值的重要标准。而在当时,要推出这样的分配方案远非现在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还一度担心得不到股东认可。

  由于无法自由交易,绝大部分股东只能股票压在箱子底,但如果急需要用钱,该如何转让手中的股票呢?1986年,工商银行上海静安信托营业部经理黄贵显来找秦其斌商量,希望能让仅有的飞乐音响、延中实业进行柜台挂牌交易。1986年9月26日,最初的证券交易市场——静安证券业务部开张了,挂牌交易的股票也就这两只,设定每日涨跌幅5%。1个多月后,这里迎来了纽交所董事长凡尔霖,他将邓小平所赠飞乐音响股票过户到自己名下,在国际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飞乐音响都顶着“第一只股票”的名头前行。上海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全面向服务业转型,工厂慢慢从市区迁出,飞乐音响的大股东变更为上海仪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进入新千年后,飞乐音响相继收购了亚明灯泡厂等资产,主业逐渐调整为LED等绿色照明业务。

  如今,第一股的光环正慢慢褪出,作为沪深两市一家普通上市公司,飞乐音响在国家鼓励发展新兴产业背景下,正致力于成为集绿色照明研发、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公司。刚刚结束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有全球最大的LED集中示范区,设计方正是飞乐音响。

  秦其斌也在2000年左右退休,他很庆幸,至今还珍藏着最早一批飞乐音响股票中的一张,他说,最明显特征是“董事长是我的名字而总经理一栏空着”。由于当时党员干部不能买股票,他所持1股飞乐音响股票,是经过两次申请才获有关部门特批的;而凡尔霖的那一张飞乐音响股票至今仍摆放在纽交所的橱窗里。他们的这1股飞乐音响,经过多年送配,1股已变成了4411股,若按2010年11月19日收盘价12.96元计算,市值已由50元变为5.72万元,回报率达1143倍。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