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上海理财博览会 > 正文

张延良:把生命周期理论运用到股票和期货中

2010年11月20日17:09腾讯财经
字号:T|T

张延良:你们以后做股票,包括老先生,没关系,不懂股票没关系,我只要懂这个理论,买进持有。当国家发出某些政策重大变化的时候就持有某些股票。到现在为止我认为我的生命周期在目前里边,你可以说是努力把握的东西,我们在投资市场上,刚才讲了动物跟植物。

我们刚才讲了夏朝、商朝是500年,东周、西周加起来800年,汉朝是15年。汉朝开始咱们国家独立的国家,独立的中央政府整个周期就在300年左右。也就是说唐朝283年,宋朝310年,清朝267年,目前的中国生命周期多长不清楚,这不是我们讨论的范围。我认为目前的寿命,中国目前的社会,包括世界所有的民族肯定比封建社会更长,因为它的体制更合理。但是为什么说有这样的规律性?如果说我们的市场是一个系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那国家的系统比它更复杂。当然现在国家的系统有它的生命规律,简单,我们的股票市场,我们的期货所有的变动是有生命周期的。

如果讲300年左右,为什么300年左右,因为是继同样背景下的社会,第一个儒家,儒家从汉武帝开始,那时候汉朝已经过去了100年不到,差不多八九十年的时候,汉武帝当朝的时候就听了董仲舒的话,把儒家学说作为国家意识形态主要的东西,其他的东西作为次要的东西。这是第一个意识形态。

第二个政治体制是封建制,所有从清朝开始,但是东周不一样不是封建式的,是诸侯式,第三它的经济结构是以农业为主,从汉朝开始到清朝这么多朝代统一的国家在这三个背景下生存。所以它的运行规律就表现高度的相似性,周期保持高度的相似性。既然我们的国家这么复杂的系统,比股票市场,比期货市场要复杂,有相似的周期长短,既然是这样。我们的股票市场,期货市场,一个市场上升周期不是没有征兆的。

我们做投资市场,从生命周期来回到投资市场,讲到了偶然性跟必然性的东西。对在座的各位可以这么讲,你们中间95%在市场做投资的时候你们追求的是一种偶然性的东西,今天涨停板,但是你们记住涨停板是偶然性的因素,不是必然性的因素。我们追求市场要追求一种必然性的因素,就是我进去,我成为它的必然,但是必然不是绝对,但是我要成为它的必然,我要追求这个必然。我们刚才讲了我就知道这个人,我们中国人讲小孩是3岁看到老,如果这个人小孩从小很聪明,这个小孩如果是一个股票就投资他。虽然有可能中间发生这个小孩受到社会的诱惑,变坏了,投10个这样的小孩成功概率非常高,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受到良好的教育,良好的习惯,这个小孩又比较聪明,只是智商只有50人,我们讲傻瓜眉间都很宽,智力比较低。作为一个股票这个小孩就在少年的时候就要投他。

在婴儿的时候我看不清楚,8岁前看不清楚,对不起10岁的时候就投资他,感觉这个小孩很聪明,这个小孩家庭背景,而且现在养成的习惯也很好。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在10岁的时候投资小孩就可以看到70岁、80岁。如果把小孩比喻股票或者比喻这个企业,我就可以利用60年。这就是说我们追求的是一种必然性的东西。当然这个小孩中间突然摔一跤,这是偶然性的因素,不是必然性的因素,走在马路上摔一跤,也是偶然性的因素。我们市场偶然性的投资都是追求偶然性的因素,当然偶然性的因素又比较难把握,他们用技术分析。我过去也是技术分析出身的,因为我是20年左右的时候,92年开始,做股票更早,我也是从技术分析出身的。我现在认为技术分析对投资者来讲就是宗教,不可能说他不对,不可能说他对,很多人告诉你上帝是存在的,你无法上帝存不存在,你没有证据,技术分析就是追求偶然性的东西,不是必然的。

偶然是不可重复的。为什么我们要抛弃偶然?在投资的过程当中我们必须要抛弃偶然,我们要追求一种必然。因为偶然是不可重复的,必然,比如说一个小孩,这个小孩的模式就在某种背景下这个小孩的成长。我看见另外的小孩我照样可以投资它,但是小孩中间摔一跤,就像股票前两天这样跌,有时候存在偶然性的因素引发的。当然我们等会儿会讲到股票市场,在目前的股票市场上必然是可重复的,就你追求必然性的东西,你有这个思维,你可以重复的。这个思维不管投资外围市场,投资股票市场,你就做实业也是一样的道理。这个行业开始好做的时候你就开始做,这个行业不好做的时候你就应该退出,应该转型。包括中国经济现在讲转型,讲结构调整,我们靠外贸拉动整个国民经济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是我们国家的能源,我们国家整个资源是承载不起的,我们需要转型。

我们知道必然是可重复的,你如果认识到这个必然性的话,这种模式可以复制到任何的股票上去,你可以发现任何一个股票,这个行业生命周期的刚刚开始,就是少年的时代。你在这个时候做股票进去,以后赚钱就成为一种必然,今天买进,明天做一个涨停板就成为一种偶然。有可能你今天涨停板,明天跌停板给你看,因为股票市场太多了。

所以说偶然是绝对的,为什么是绝对的?同样情况有可能只出现一次,你再指望天上掉一块砖头砸你头上的可能性实在太小。我们过去有一个亲戚从第一次买彩票的时候就中了十几万,现在还在迷,现在估计把钱全部放在彩票市场了。他说研究它是有规律的,他有时候跟我说就差三个号码,而且买的钱很多。因为他老希望我今天差两个号,明天就有可能差一个号,后天就有可能中特等奖,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偶然是绝对的,不可重复的。

我们讲的必然是相对的,你投资一个小孩,作为一个股票来说,到一定的时候出现一个意外是不是存在,有可能的。有时候由于他的奋斗造成了身体上有很多的毛病,所以说必然是相对的,我们讲的必然,讲的平均不是说每一个东西一定是这样。如果是这样,我们讲的就是教条,也就是机械唯物主义,不是辩证唯物主义,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我们讲的必然是动态的概念,不是静态的概念。

所有讲的东西,现在我们把地球、太阳,跟我们没关系的东西去掉,我们从系统来讲,我们讲三个系统,第一个整个世界是一个大系统,比较复杂的系统,这是一个比较高级的系统。下面是我们的组织、企业跟我们的市场,比如股票市场、期货市场等等,所有的系统都在国家的系统上运行的。我们人是在这两个系统下面,就从系统的级别来讲,国家跟整个全球的世界级别最高,人的系统来讲级别更低一些。

我们刚才讲了整个国家有它的成长周期,在一定基本面的背景下,整个国家有它的成长周期,我们的人在一定的背景下,我们也有它的成长周期、生命周期,有开始到结束,由胜到衰。中级系统的话,这个系统也存在生命周期,那是必然的。所以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是必然的,企业存在生命周期,我们的股票市场跟我们的期货市场,一个市场开始上升或下降的时候是存在周期的。

当然如果这个周期存在了,最后就讲到一点,生命周期理论就归纳一点,我们的生命周期里边,世界万物都有其特定的生命周期,我们投资市场的价格演变也有其相对应的周期,这是必然的事情。但是这个周期我刚才讲了不是绝对的,一看这个东西百分之百,这个事情没有的。不过百分之百的话我今天不会坐在这里跟你们讲课,我就到美国跟巴菲特讲课去了。我们理解了这个周期,我们要看我们怎么去搞清周期的形成,我们投资市场,你们到这里来听我的课不需要知道人活多长时间,企业活多长时间,跟你们没什么关系。我们需要知道我投资股票可以多长时间,我们怎么判断股票,我们怎么判断我们的期货,包括大宗商品期货。我们怎么看生命周期开始的时候这段周期有多长,我怎么去交易,这是关键。

我刚才讲了既然我们所有的市场,股票市场,企业、股票、期货各个品种有它的生命周期,上升跟下降的周期形成是如何形成的。比如说最近的股票,未来的走势怎么样,这个股票处于什么周期的过程当中,我们靠什么来定义,什么来决定它。是不是靠技术分析,靠我们的指标,看我们打卦,算命,我们技术分析,看看形态怎么样来判断这个市场是不是进入了新的周期,这是无法判断的。如果你们中间做股票,做期货,你们如果运用到这个时间,如果有一段时间这些东西都不能判断周期是不是形成,你只能大致判断目前这个市场有可能怎么样,每天在想,我在有可能,为什么。

这是第一点。就是说我们投资市场的生命周期理论,第一点上升的跟下降的周期如何形成。目前市场是不是开始进入上升的周期,或进入下降的周期,这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进入上升周期很简单,我就要做买进,进入下降的周期,我就要离开这个市场,对不起这个市场对我来说有风险的。第二点,我周期的时间跨度如何判断,如何定义它,这是第二个关键点。

如果定义的话,股票市场国家的政策不可能三个月就结束了,买进股票就持有一年。我们讲最长的,你们最笨,你们就像猴子扔飞镖一样的,随便选一个股票。如果你们做股票,09年从6000多点跌下来,跌到第一次1680几点,那时候没上去。我说这时候已经进入了相对合理的投资区间了,可以适当的买一点,但我认为不是满仓做。第二次国家出4000亿的刺激计划,我建议满仓,那时候脑子不清楚,我朋友说风险太大,做半仓。他说这个地方怎么能判断市场开始往上涨呢?我朋友问我这个问题,我说服不了他,09年我说服不了他,但是今天可以完全说服他,那时候就应该满仓买进。国家一出政策的时候就满仓买进,等会儿我们要讲周期怎么形成。就是说一些因素的突然变化会使下降周期变成一个上升周期。当然这是我们等会儿讲的事情。

第三点,上升周期与下降周期转变,我要知道股票市场差不多了,这个周期是不是要进入老年了,这是我们等会儿需要讲的事情。这是非常关键的,这个周期已经进入周期的末期了,对不起我操作的手法,我操作的理念会完全变。一种方法有可能完全退出市场,一种方法可能比较小的去做,但是这是我们后面讲到的问题。所有这些周期的形成,时间跨度的判断跟断定有可能性,还有上升周期、下降周期可能的转变。就是说上升周期是不是结束,或下降周期是不是开始,这个靠什么来判断?不是靠技术面,也不是靠每天瞎想,要靠研究基本面。因为国家的一个生命周期,人的生命周期,我刚才讲了国家生命周期像过去封建制,过去秦朝到清朝,这么长时间,所谓的国家300年是相同背景下的基本面,决定了生命周期就有可能在300年左右,后面会出现一个衰竭的过程。

[责任编辑:divohuo]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