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欧洲债务危机 > 正文

十年地产泡沫一朝引爆 爱尔兰危机警示中国

2010年11月18日19:53财新网张翃我要评论(0)
字号:T|T

爱尔兰十年经济繁荣催生了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危机来袭后,高度放贷给房地产市场的银行纷纷遭受巨亏

“你认为,这个国家到底有没有可能在不要欧盟救援的情况下走下去?”11月17日,在爱尔兰下议院,反对党领袖对爱尔兰总理考恩(Brian Cowen)一字一顿地问出这个问题。表情严峻的考恩叹了口气,再一次回答这个他几天来已经被问过无数遍的问题。他说,爱尔兰政府跟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再谈判是“完全不可能的”。

考恩的答案难以令人信服。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欧盟、欧洲央行和IMF已派出专家组赶往爱尔兰。官方说法是,三方将与爱尔兰合作商讨如何重整该国岌岌可危的银行业。但很少人会相信,这些专家离开爱尔兰前不会留给政府一套外部救援方案——难道他们此行目的不正是要说服爱尔兰:“别逞强,认了吧?”

爱尔兰是一步步陷入国家违约的境地的。近两周,爱尔兰国债价格骤降,与价格变动方向相反的收益率升到了爱尔兰欧元历史上的最高。空气里弥漫着今年5月希腊被迫开口向欧盟求助前的味道。

与希腊的病根在于前几届政府开支不检导致债台高筑不同,爱尔兰的苦难缘自本国的银行体系。“凯尔特之虎”十年的经济繁荣也催生了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危机来袭后,高度放贷给房地产市场的银行纷纷遭受巨亏。2008年爱尔兰政府开始了对银行的“地毯式”担保,将银行业的债务放到了纳税人肩上。今年10月,爱尔兰政府更是“勇敢”地宣布,为救助银行,今年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32%——虽然这只是账面数字,实际的款项是在未来十年内逐渐支付,但在投资者眼中,爱尔兰已经成了一个危险地带。

爱尔兰与5月的希腊不同之处还在于,希腊当时面临着有债务到期急需借债还债的问题,但爱尔兰暂时还不需要钱——10月以来爱尔兰总理和财长就一直在反复解释这一点,爱尔兰国库现有资金足以应付到明年年中之前的开支。

市场的突然紧张,与10月底欧盟领导人商讨即将建立的永久性危机解决机制有关。德、法领导人坚持,未来若再发生类似的金融危机,不能指望纳税人承担全部的救助成本,私人投资者必须接受部分损失,具体说就是对还债额进行“折让”(haircut),折让被认为是债务违约的一种。领会了这一“精神”的投资者们担心手里的爱尔兰国债就是第一批被“折让”的,于是开始抛售。

“这样的表态对我们很没有帮助。”考恩对此抱怨道。在与爱尔兰同病相怜的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也批评这样的主张提得很不是时候,只会加大危机国借债的难度。

尽管此后德、法领导人澄清,要“折让”也只是指2013年后才会建立起的危机解决机制,与目前流通的债券无关,投资者们还是将信将疑。为此,上周在韩国首尔的G20会议期间,德、法、意、西、英五国财长不得不重新保证:任何关于永久性危机解决机制的讨论不会应用于现有债务。

屋漏偏逢连夜雨。上周三,欧洲最大的清算所LCH Clearnet要求在该所用爱尔兰国债作抵押品进行融资的金融机构,为手上的爱尔兰国债净头寸多付15%的保证金。这本身就反映了清算所认为爱尔兰政府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加大。投资者为了避免多交保证金,只能赶快卖掉手上的一部分爱尔兰国债,但市场上现在愿意接盘的人少之又少,故债券价格骤降。本周三,该清算所再次将额外的保证金比例提高到30%。

如果说爱尔兰政府现在真不需要钱,爱尔兰的银行也能靠从欧洲央行获得低价融资继续维持业务(该国银行业借掉了至今欧洲央行紧急性融资工具的四分之一),但爱尔兰的情况也连累了其他欧元区国家。目前正在市场上发债的葡萄牙,就不得不支付高利率才能吸引到足够愿意冒险的投资者。正因担心危机继续扩散,其他欧元区国家才希望爱尔兰干脆早点向欧盟求助,确保平安,稳定市场情绪。西班牙财长已经说得很明显了:“爱尔兰要尽快做决定。”这不啻于黑色幽默:为了救葡萄牙(和其他欧元区国家),欧盟必须先救爱尔兰。

欧盟领导人们跟媒体打起了哑谜。从上周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在首尔称“只要爱尔兰有需要,欧盟可以救助”,到这周欧元集团主席容克的“虽然爱尔兰没有正式申请欧盟和IMF的救援,但确实有跟欧盟委员会、IMF和欧洲央行谈判解决银行危机的问题”,似乎都在暗示,爱尔兰是在申请救援。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的一些欧元区匿名官员的消息,也佐证了这样的暗示。

但爱尔兰坚决不承认在向外界求助。除了“面子”问题,还有确确实实的经济考虑。为爱尔兰吸引外资立下汗马功劳的低企业税率(12.5%,远低于其他欧盟国家,如德国近30%、法国33%)长期以来让其他欧盟国家不满。如果爱尔兰真的向欧盟求助,不难想象,要求爱尔兰提高企业税率会是欧盟开出的条件之一。

爱尔兰财长勒尼汉称,低企业税是爱尔兰“产业政策的基石”;该国的许多经济学家也认为,提高税率会损害爱尔兰商业环境,让爱尔兰经济更受打击。但企业税率对爱尔兰的意义已经超出了财政,是个敏感的政治问题。2009年10月欧盟《里斯本条约》在爱尔兰第二轮公投之所以最后能通过,一定程度上正是由于爱尔兰得到了该国税收政策主权不会受损的保证。

在欧盟内部团结还是口头大于行动、欧盟经济治理漏洞还未补全之前,爱尔兰的悲剧还可能接力到别的国家。“这不只是爱尔兰一个国家的问题。”葡萄牙总理苏格拉底已经注意到了。

相关专题:

欧洲深陷债务危机
[责任编辑:mango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