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金岩石:中国重演广场协议

2010年11月18日11:33投资家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货币战争是被媒体夸大的金融武侠。事实上,由于美国国会众议院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一个议案,而形成议案的时间恰好是在温家宝访问欧洲的时间,这就让人民币升值问题从学术问题升级成了政治问题。

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反馈其实始终如一,就是升值不能太快。其实潜台词就是我们要升值,但是不能升值得太快。无论是温家宝还是周小川近期的讲话都传递出了这个信息。

人民币自身有升值需要

人民币为什么要升值?表面上看,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是来自于美国,实际上是来自于我们自己。因为我们从过去10年的发展中发现,30年前我们发展出的创汇导向型的经济体制—不计成本只计外汇—已经非常的不合适,因为那时候穷怕了。当时邓小平出国全国竟然拿不出5万美金来,后来开创了B股市场,就是为了多赚一些外汇。

这些最终都导致中国迅速形成了世界工厂,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到90年代成形。这种模式形成之后我们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体现为经济学的理论就是“中美国人”。

“中美国人”特征是,美国人消费,中国人生产;美国人举债,中国人储蓄;美国人当债务人,中国人当债权人;美国人印纸,中国人干活。现在这变成了世界经济平衡的基础。

这种平衡带来的结果是中国实际持有的“纸面财富”急剧增长。一方面体现为,中国人民币广义货币总量增长,另一方面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元数量增长。所以一极是人民币资产,另一极是外汇资产,其实都是纸面财富。在这个背景下,过度的外贸盈余就变成了风险,受众持有大量的美元资产,还在不停推动出口,促进就业。

这就导致虽然外汇储备上去了,但是实际消费却没有上去,所以出现了畸形发展的模式—按GDP来算中国是国际第二,按消费水平来衡量却不到日本的一半,不到美国的20%。成为了“货币大国”、“生产强国”却是“消费弱国”。

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并不是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 而是“一个飞机两个翅膀”。“一个飞机”是投资,“两个翅膀”是消费和出口。

飞机在高速飞行时必须要通过翅膀来调节,消费和出口是个调节器,所以当经济发展的速度下降时,调节器的作用就会弱化。

所以要保持经济高增长,政府的主动投资就要保证。出口保证的经济不仅是为了创汇,而是为了保持经济的平稳增长,我们不能够改变经济发展模式,只能在原来的轨道上逐渐降低出口的依赖性。

我们要从货币大国和生产大国,逐渐转变为消费大国,从外向型走向内需型社会,也就是城市化,所以中国是在转型中,就要出现对出口的依赖下降,对内需的上升。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民币的升值就可以达到抑制出口,扩大内需,所以与其说我们是在压力下升值,不如说现在是我们自己要升值。

为什么升值的进程不能太快?就是因为经济转型的速度达不到太快,这两者要保持平衡。经济转型就是要从外向型的世界工厂转向为内需平衡的城市化经济。所以大致预料,人民币保持每年5%左右的增长,这个是可以保证经济转型的。

所以虽说升值的速度不能太快,但是必须升值,这代表中国的整体资产升值,中国的经济正在逐渐从外向型转变为内需型。所以按照武侠小说解释货币战争是没有意义的,只能有这一个选择。

升值变成了经济转型的杠杆

如果把2005年人民币从基本的盯住美元转变为逐步的管理浮动,从人民币汇改以来到2010年8月共升值了23%,折算成年升值是4.3%。而9月-10月这段时间,升值幅度接近2%,所以10月份出现了升值过快的情况。

虽然一直在说不能升值过快,但是很显然,近两月的速度对于过去的速度已经叫快了。以此来看,如果过去几年每年升值的幅度是4.3%,那么料想未来几年也不会低于这个速度。未来3-5年还是以5%来计算。升值到何时结束?很可能是直到美元兑人民币跌破1:5结束,这是一个目标和升值速度的判断。

人民币升值,外汇储备和经济发展模式联系在一起。在这个方向上,消灭旧体制,形成新的体制,完成从“两外”到“两内”。“两外”即“原料产地在外,市场在外”,“两内”即“销售市场从国外向本土转移”,“生产基地由沿海向内陆转移”。从这个方向上我们看到重庆的崛起,实际上这就代表了一个趋势—西部开发—沿海产能正在向内陆产能转移。

以前的经济模式是“生产基地在沿海,消费在国外”,现在要转变成“生产在内地,消费在沿海”。当人民币资产逐渐升值,沿海地区消费市场能力也在增强。这个转型是要通过经济发展模式的转换和人民币升值的推动来实现。

所以人民币升值就变成了经济转型的杠杆,不是美国要求我们升值,而是我们要主动用这个杠杆来推动经济模式的转变。所以美国是在帮中国的忙,让中国尽快完成从“两外”到“两内”的转变。

日本衰退不会在中国重演

虽然我们和日本几乎在同一阶段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当年的广场协议也是发生在这个时期。当时是说日本模式不好,我们换个角度想,日本经济停滞了20年,我们到现在总体也才刚赶上日本,日本经济停滞了20年,我们的消费水平还低于日本,所以我们要重新思考日本模式。

分析日本的经济发展,长期的低速增长,可能并不是一件坏事。20年平均每年1.5%左右的经济增长,日本经济始终保持在第二大经济体的位置上,而这个仅仅是数字上的超越,因为日本1.28亿人的消费总量仍然是中国13亿人口的2倍。所以低增长高消费应该是我们要学习的一个发展方式。

我们已经产生了一个理论偏向,也就是GDP主义,所以我们盲目自傲和全世界比GDP,但是冷静地想没有消费和福利的GDP已经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所以要对GDP主义重新思考。甚至有些人提出要有“绿色GDP”,也就是从现行统计的GDP中,扣除由于环境污染、自然资源退化、教育低下、人口数量失控、管理不善等因素引起的经济损失成本,从而得出真实的国民财富总量。我们要重新思考这种模式。

所以人们要把日本当初的状况当做理论前提来谈货币战争,说我们将重蹈日本覆辙,这并不是一回事。

[责任编辑:azurez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