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舞中国 > 正文

我的20年征文:1991年我的异地炒股传奇经历

2010年11月10日07:48腾讯财经特约陈军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为纪念中国资本市场成立20周年,腾讯财经联合CCTV2、证券时报、证券日报及证券市场红周刊联合推出“我的20年”征文活动,回忆股市20年辉煌成就,见证投资者的股市奇迹,以下为选登的网友来稿。

我的20年征文:1991年我的异地炒股传奇经历

图为1991年4月10在原万国证券静安营业部(位于上海市万航渡路)的委托买入成交单。内容:买入真空6股,成交价462.2(百元面值),“真空”即现在的广电电子600602。当时交易所尚未推出股票帐户,而且当时买卖成交被确认后的第四个营业日才能办理清算交割。感觉营业部手工计算手续费有误,所以事后在交割单上也留下我的计算笔迹。

陈军(南京)

1990年12月《南方周末》上有一则报道,大意是说深圳上海两地有股民当年在股市里赚了钱,于是我开始千方百计地从上海深圳两地报刊上寻找有关股市方面的信息。

1991年年初我到上海买卖股票,当时内地股市尚处于搞试点阶段,社会上对开设股票市场的认识存在着姓资还是姓社的激烈争论,还有人认为股票市场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记得上海媒体上就有过某厂一位团支书因为是股民而被厂方撤职的报道,所以当时大家炒股都有点偷偷摸摸的。因为处于“试点阶段”以及社会上对是否应该开设股市尚有争论,所以当时报刊电台电视等媒体上很难找到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股市信息。由于早年我在老家南通上中学以及后来每年回南通探亲期间,一直比较喜欢关注上海的媒体,所以到南京工作后,就很自然想到每晚18:00上海某电台会准时播报“老八股”收盘行情,接收上海电台传来的微弱信号,成为当年我在南京了解上海股市每日收盘行情的唯一途经。

《新闻报》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专刊》是早年刊登上海股市信息仅有的两份重要报纸,前者我通过南京邮局订阅,后者(也就是现在的“上海证券报”)当时属于内部刊物、由上交所每周用信封寄来南京,身处异地的我当时就是这样了解上海股市行情和信息的。

91年的沪深股市还是比较封闭的市场,当时万国、申银、海通等上海老牌券商还没有在外地城市开设证券营业部,所以要买卖上交所股票就得去上海、要买卖深交所股票就得去深圳。在当年上海清一色的本地股民之中,据说也有极少数浙江股民,这是因为在“老八股”之中,就有一家唯一来自外省(浙江)的上市公司凤凰化工(ST方源)。所以当年有些上海股民听说我来自外地后,首先就会问我是不是从浙江过来的。

91年7月以前上交所还没有推出股票帐户,当年委托买卖股票时,我在各家证券营业部甚至从未开设过资金帐户,委托买入或卖出成交后都是以现金交收的。委托价格分市价和限价两种,委托有效期分当日有效和5日有效,当时投资者在填写买入委托单时,经常会选择市价委托和5日有效的委托内容,因为这种委托交易方式既方便又省事,还可以提高成交的概率。这种委托交易方式极大方便了我这个外地股民,我无需天天委托挂单因此逗留上海,我通常周末到上海,周一递交买入委托单后就乘车回南京,一周后(正好用完5个交易日),下周一再去上海看有无成交,然后再决定是否继续委托买入。经过几次委托,我终于在9月30日购得我一直看好的申华电工(申华控股),并一直持有至92年7月,收益率达800%。当时买卖股票佣金为千分之五,记得年初在买卖成交后的第四个营业日才能办理清算交割,为了节省因此在上海的逗留消费开支,为此我还特地临时回到临近上海的南通老家小住,股票交割单还是由营业部工作人员手工计算制单并签字盖章的。91年7月11日上交所推出股票帐户,逐步取代原先的股票名卡,7月中旬我去黄浦路15号(上海证券交易所旧址)开设了股票帐户,帐号为A100018###,从此成为91年上海股票帐户的首批开户股民。

91年的上海股市仅有八只股票(俗称“老八股”),唯一大盘股电真空(广电电子)的流通盘不足5000万,爱使电子(爱使股份)、豫园商场(豫园商城)和小飞乐(飞乐音响)的流通盘都不超过500万。当年上交所曾先后实行过0.5%和1%的涨跌停板制度。虽然当时的入市股民很少,上半年的股价变化还是涨跌有致的,不过到了7、8月以后供求失衡的矛盾还是暴露出来了,出现上市股票天天封涨停板但少有成交量的空涨局面,为此上交所在9月30日开始推行千分之三的流量约束控制,规定只有当日某流通股换手率达到千分之三以上的时侯,才允许该股当日收盘股价有1%的涨幅,但是实际效果欠佳,在此之后“老八股”依旧天天无量封涨停板。

1992年初伴随着邓小平南巡讲话这股“春风”------资本市场要坚决地试!上交所通过发行股票认购证及其相应的股市大扩容,当年在“老八股”基础上先后推出30家上海本地上市公司,再随后“5.21”所有股票都取消涨跌停板限制、实行T+0交易制度,从此之后,上交所上市股票有行无市的无量空涨局面,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1992年股价完全放开后,最终我在上述申华电工(申华控股)上收益颇丰。

今年适逢中国资本市场迎来20周岁之庆,尽管中国股市还有许多不够规范成熟的地方,但我依然对她充满了感情,至今珍藏着90年代早期的交割单等许多实物。衷心希望中国股市一路走好!

注:以上稿件为腾讯财经“我的20年”征文独家稿件,未经作者允许,严谨转载。

征文投稿方式:

1、邮箱投稿 parryzhang#tencent.com、cctvzggs20#126.com、zqrb2#sohu.net

(请将#替换成@)

2、在线投稿 点击进入“股民传奇”投稿

3、论坛投稿 点击进入“我的20年”论坛

注:来稿请在标题前注明“我的20年”征文

[责任编辑:parryzhang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