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琼民源负责

微博报道《财经》杂志朱军 谷一海2008-12-16 04:16
0

牛年神话:停牌之前最后疯狂

按计划,琼民源定于1997年2月28日下午3时在海口召开股东大会,1996年的分红方案也将在这次会上讨论。乐观者根据以往的经验,认为这一天将是入货的良机。当然也有人对是否打个短线犹豫不决。

2月28日上午刚一开盘,琼民源即跳空0.42元以24.8元低开,瞬间,数十万股的大抛单倾巢而出,股价节节盘下;11时左右,琼民源已被打至跌停板。然而,没过多久,随着一股来历不明的资金的涌入,又又跌停板敲开,在层层上推之时,大笔的买单、卖单不断涌出,成交量也以前所未有之势放大。有人认为是换庄,有人认为是诱空,最终却是数不清的散户往里冲,想在分红方案公布前搭上最后一班车。

下午开盘后营业部更是人声鼎沸,有消息传出,新主力正在抢盘,而且要在除权前做出“天价”。散户的热情愈发被调动起来,纷纷以高出市价的买单挂进。这股势头一直延续到尾盘。没有人注意到,在散户热情高涨的抢盘动作中,更多的卖单早已打出好几个价位顺势挂出。

至收盘时,琼民源已被打到23.49元。全日跌幅为6.86%。这一天,平均成交价23.51元,成交量为创记录的5636.2万股,换手率30%,成交金额达13.25亿元,占当日深市总成交额的13.2%。

事前难料,事后难断。当这一天抛出或买入琼股的中小股民为收盘时留下的K线型态喜忧难辨时,没有人想到,琼民源这一日放出的天量意味着什么。事后,人们论及先知先觉的“内幕人士”是否已抢先逃出,是否还有筹码锁在其中,均以这一天突兀的走势和巨大的成交量作为参照,却没有谁能真正说得清,这些被称为“先知先觉”的主力,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得以顺利出局?散户何以在汹涌抛盘之下勇于“接单”?

人去谜在:南柯一梦众说纷纭

根据琼民源1996年年报披露,截至1996年末,公司共有股东49968户,其中法人股东552户,个人股东49446 户。但在1997年2月28日收盘后,股东构成情况显然已发生了质的变化。由于琼民源停牌后未再出示相关的报表,这也就成了市场一时难解的谜团。记者试图从公司或交易所了解准确数据,终未得出,而从相关渠道来的信息则多少可为旁证。

在国信证券北京营业部,记者了解到,该营业部共有117户琼民源的股东,持有股票21.355万股。其中持仓最多的是3万股(90%的仓位)。根据现有营业部提供的材料可以看出,持有琼民源者无一机构和大户,而这些中小散户的买入价绝大多数在23元以上。从其他地区也得到大致相同的信息。

显然,在大批中小投资者“逢低买入”时,主力大户已趁机逃脱。但散户一直不明就里,始终抱着琼民源“惊人的业绩”和“优厚的分配方案”不放,以为如此巨大的买单均为大户所为,既然有大户托着,怕什么?散户的理论是,“如此大的成交量,散户是无论如何都接不起的”,而且1997年2月28日这一天从各处来的消息都在说“大机构正在抢盘!”

甚至在3月1日的报纸上还有这样的评论,“经验证明,龙头股出现空头陷阱往往是大盘再度攀升的前奏……在这次中继性整理中,深发展和琼民源带头下调,双双出现空头陷阱,探底到位后,又有主力吸纳而开始站稳。按照去年业绩浪的经验,这种走势正是整理到位的表现,也是大盘再度攀升的前奏。”

一些股民回忆2月28日的情况说,从来没有像这一天买过某只股票后会这般提心吊胆。也正是在琼民源停牌后,这种“异样的感觉”愈发突出。每个人都在猜测,那些具有“内幕”资格的大户是否在这一天把能出的货都出清?被套住的是否都是自己这类茫然无知的散户?

事实上,也有一些“大户”被套在琼民源上,据报载,某挂牌基金被套近70万股,某大名鼎鼎的绩优公司也不幸被套5万股。但是与那些中小散户比起来,他们毕竟是少数,而且占用资金也相对有限,加上自身实力强,能抗得住。而广大中小散户却如何担得起?

2月28日晚7点35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证券网播发的一条消息引起人们注意。该消息称,有投资者向证监会反映琼民源违反国家财会制度,要求对其进行调查。当晚7点55分,该广播网又发布琼民源股东代表大会消息称,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琼民源向深交所申请停牌,以便上级单位核查有关情况。该消息一经传播,立刻造成了部分人的恐慌。敏感的投资者开始预感到会有事情发生,有关琼民源的种种不利的传闻开始散布开来……

种种传闻中在当时传得最盛的一条是,琼民源公司于1997年2月27日收到了一份发自中国证监会的传真。其主要内容是,由于社会上对琼民源财务报表问题争议过大,要求琼民源公司暂缓通过1996年的利润分配方案,其有关财务数据需要进行认真核实。

人们开始议论该传真的真与假。有人相信,有人表示不屑,而相关单位却一直未曾对此作过披露。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有关“传真”的说法时常被人提起,人们多试图搞清楚琼民源停牌的“前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前不久,记者在琼民源公司采访,顺便提起这份传真,却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并称该传真仍在公司保留。这从侧面证实,管理层当时对琼民源隐含的问题已有警醒,在作出这项决定时也显出急迫之情,颇有“赶时间”的意味。

据了解,接到“传真”后,由于当日股东大会对“暂缓”与否的争议太大,会议不得不延期举行。为此,公司在1997年3月1日的《中国证券报》上刊出了琼民源股东大会延期的消息,并称公司将于3月3日下午复牌。

然而周一下午琼民源并未如期开盘且未有公告,只是到了3月5日各主要报纸披露了“琼民源年报涉嫌违反会计制度,有关部门将对其进行调查核实”的消息。也正是从此时起,在主要证券报的“今日特别提示”栏目中就恒久性地有了“琼民源A继续停牌”的内容。

事后得知,在此后的一次会议上,琼民源全体董事会成员向股东大会提出辞职。按照公司的说法是,一方面表明自己的态度,一方面为避开激烈的交锋,以便日后有机会再回来收拾“残局”。但正是由于这些董事的辞职,使琼民源成了一家没有董事会的上市公司。根据目前的法律程序,公司只能继续停牌。一次仓促的举措,公司的命运已不在自己掌握之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We在现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parryzhang ]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