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民源变成“全民冤”

引子:“琼民源”从股市“最大黑马”渐渐现形为“最大骗局”,股价全年涨幅高达1059%,被指控制造虚假财务会计报告而受到查处,“琼民源”董事长马玉和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中国证监会在公布的“琼民源”案调查结果中共提出三项重大违规问题:虚报利润、虚增资本公积金、操纵市场。

【平地升腾】主力借“价值发现”概念炒作 虚造股市最大的“麻雀变凤凰”神话

1997年1月22日,深市的海南民源现代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琼民源”)1996年年报率先“闪亮登场”,令股民们惊喜万分的是“麻雀变凤凰”,琼民源由垃圾股一夜之间变成了“绩优股”。

琼民源A股是在1993年4月于深交所上市的公司。上市之后到1995年,其业绩年年滑坡,沦为垃圾股。1995年每股收益不足一厘钱,净资产收益率仅为0.03%,在1996年4月之前,琼民源的股价不过两三元。但令广大股民看不懂的是,1996年4月之后,这只垃圾股仿佛坐上了火箭,股价一路飙升。1996年7月23日该股分红除权,股价以复权计,已达到7.97元,涨幅超过200%,到1996年9月19日股价涨到了12.98元,10月22日竟翻到21元。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股价翻了近5倍,在1996年全年涨幅高达1 059%。如果我们从1996年4月1日的2.08元算起,涨至1997年1月的26.18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升幅高达16倍。不要说信息不灵的散户,连信息灵通的大户们都摸不透每股收益只有一厘钱的琼民源有什么“权力”狂飙不止。只有那些被“闷包”打得鼻青脸肿的股民,才会意识到里面肯定有巨大的花头。

狂飙的“权力”在1997年1月22日公布的年报中被“证实”:每股收益0.867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 290.68倍。年报显示,琼民源1996年利润总额高达5.71亿元,但其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67亿元,利润只有39.1万元,而大头是其他业务利润,共达4.41亿元,营业外收入1.01亿元。这个巨额利润在广大股民们看来,不知出于何处,总不会公司组织抢银行吧?

然而不管怎么说,“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事实”摆在股民们面前,由不得你是否读懂年报。年报公布的当天,琼民源跳空0.42元开盘,上扬至24.8元,正当容易激动的股民抢进时,股价却开始一路低走,大有庄家在借机出货的势头。这就是中国特色,狂炒利润只有一厘的股票,不需要说明为什么,也不需要道歉。到消息一公布,自然“地崩山摧散户死”,“使人听此凋朱颜。”

从开盘到上午11时,琼民源已跌去2元左右,跌幅达9.86%,离跌停板仅一步之遥。就在即将被空头封杀跌停的当口,一笔巨量资金杀来,将琼民源打离跌停板,向上步步推高。下午开市后,多头主力继续一路淹杀,股价涨势如潮。犹豫不决的散户熬不住了,既然利润增长近1 300倍,那股价涨十几倍又算什么呢?加上还有10送3分红方案,在如此合理的理由下,大家纷纷抢进。

这一天琼民源成交量创出5 636.2万股的天量,换手率高达30%,成交金额达13.25亿元,占当日深市总成交金额的13.2%,然而收盘却拉出阴线,收盘价为23.49元。当晚,琼民源被停牌的消息正式公布,散户们如梦方醒,意识到自己被出货的庄家耍了,在跌停板附近杀来的巨量资金,只是出货庄家假扮的多头主力。

让跟风套牢者更为痛苦是,随后琼民源从停牌到复牌变成了遥遥无期的等待。这使得老股民们想起了原野,这可不是停牌,而是摘牌,这些股民的担心得到了证实。1997年10月15日,琼民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马玉和在他的寓所被刑事拘留,同时琼民源公司的财务主管(这时他已离开琼民源),61岁的斑文绍也在海南被刑事拘留。同时被拘押的还有琼民源属下民源大厦的总经理柯少云,由于柯少云患有严重的糖尿病,1998年4月检察院同意他取保候审。

“瞧着吧,琼民源准保是原野第二。”从“原野雪崩”中过来的股民如是说。

但琼民源不是原野,它的问题更加令人沉思。

当年年报显示,琼民源1996年利润总额高达5.71亿元,而其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67亿元,利润39.1万元;其他业务利润和营业外收入则分别高达4. 41亿元和1.01亿元。

人们不知诸多宏大项目何以半遮半掩,如此高额利润收入为何不列出处?利润构成明显与报告声称的“公司主营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移动通信、农业开发三个方面”的说法有悖。报告中同时列出,公司资本公积金在本年度有了巨额增长,其年初数为4.46亿元,年末数为11.03亿元,而增长的这一大块却未列出处。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列有3. 76亿元的少数股东权益,而合并损益表中扣减少数股东权益,利润却为零。

提出疑惑的人越来越多,私下里也在流传琼民源如何虚报赢利,与庄家大肆炒作自己股票,并试图以未来发行10亿元可转换债券来弥补虚报的利润以及凯奇的负债。

鉴于传言太盛,公司遂于2月1日在《中国证券报》上登出一份“补充公告”答疑。

然而原有的“疑惑”尚未说清,这份“补充公告”又添了新的谜团。马上即有读者对“补充报告”提出新的质疑,认为其中对包括股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资产净增加额等这些最基本的财务指标都作了变动,诸如关于对凯奇通信的接管前后说法不一,对无形资产的评估结果的真实性无法证实,少数股东权益依旧模糊不清。有读者直言,这种变动显然已超出了“补充”的范畴,颇有“修改”之嫌。有文章引述书中的说法,“会计是一门貌似精确,但事实上却很不精确的科学,会计过程的最终产品多半是各利益集团协调的结果”。这种引述的“指向意味”颇耐人寻味。

人们不解,一家老牌上市公司为何会推出如此漏洞百出的年报?大可骄傲的业绩何以又遮遮掩掩?莫非所谓“惊人业绩”只是公司虚拟的“圈”?它想套住什么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We在现场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发现聪明钱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腾讯财经”,开启财富之门。
    [责任编辑:parryzhang ]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