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第六届北京金博会 > 正文

樊纲:金融发展与金融开放

2010年11月04日14:38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樊纲:金融发展与金融开放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

2010年11月4日-7日,第六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隆重举行。图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

樊纲:非常感谢组织者邀请我参会。刚刚听了周主席讲了有关中国金融监管体制、金融市场发展走了一条独立的道路,这一点确实非常重要。我们没有盲目听信一些建议、批评或者批判。我们坚持走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这次之所以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比较小一直坚持稳健、发展的道路确实分不开。在认识世界金融危机的原因,在分析现在和下一步世界金融体系监管的问题上,我觉得这儿问题都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发展当中的经验和做法也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讲的话题是这次金融危机对世界市场产生的巨大冲击,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过去世界金融市场存在的问题,风险和缺乏监管所造成的负面效果。现在世界上正在做一件事,就是改革监管体系。世界上不再像危机之前,那么多人跑到中国来说“去监管化”,现在是要恢复监管体系,而且恢复到比1999年前实施的法案更严格的监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思考一个问题,世界金融市场的风险可能会比过去小一点。假定我们要进一步开放、进一步改革我们的金融体系,进一步加大金融市场世界化的程度,包括人民币走出去,包括我们的居民储蓄存款投资渠道多元化。从这个角度思考,当我们思考人民币可兑换,资本可以更大程度的自由流动,当然现在都是有监管的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想中国进一步使我们的资本帐户开放,使资金流动更加方便、快捷、有效,向国际化方向进一步推进时。我们在危机前看到国际市场的风险有些现在确实减少了。我们现在仔细研究国际市场的改革,包括G20高峰会进一步可能要讨论的改革,我们看到一个现实情况,风险可能减小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现在反倒可以更多的思考,加大改革力度,加快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

从一个角度讲,这是我们自己的需要,我们需要金融体系更有效率,我们需要金融包括银行、证券、间接融资、直接融资,各种金融投资形势更加丰富多彩,使我们的资金配置效率更加提高,使我们的金融机构更有效率。在世界的竞争当中,在和那些市场老手们更多的竞争中提升我们自己,提升我们在全世界配置资源的能力,把我们的银行、我们的金融机构也提升到在世界范围内配置资源的水平。另外这也是我们平衡国际收支的需要。27000亿外汇储备是我们重要的资源,而且在讨论思考对外进一步开放时,这也是增强我们信心的重要基础。但是毕竟这么多的资产集中到官方储备手中,只能进行一点官方储备的投资,也就是说只有投在美国财政部债券固定收益主权债的形式上,获得那么点的收益,效率太低了。如果我们能使民间私企市场更活跃,更多的投资者可以去投资的话,整个设置平衡,特别是资本帐户的平衡更有利于我们平衡发展。现在我们一方面有大量的经常项目顺差,今天早上还接到电话,美国人已经在财长会上提出了减少经常项目顺差的目标,还在问我们怎么看待这件事。我们经常项目顺差最近还在扩大,另一方面资本项目顺差也在增长,当然原因可能包括发展中国家增长情况很好,投资机会比较多,发达国家情况不好,而且长期低迷在加大。如果有更多的双向选择,如果居民有更多的对外投资。国际收支平衡将更有利于我们的平衡发展。第三也是缓解我们资产泡沫压力包括通货膨胀压力的需要。需要有更多的机会提供给我们的投资者、我们的老百姓。不仅国内的投资要开放,对外的投资也需要逐步开放。当然开发第一是有规则的,一般的市民和消费者很难了解金融机构的发展,像QDII这样有更多的投资机构,专家们做更多的分析,但无论如何资本帐户进一步开放是前提。好处是每年好几万亿的储蓄可以投资到更多的领域,就不会再集中到少数几个领域中兴风作浪,导致资产泡沫。前些日子很多人说我不投房地产投什么?这么多钱总得有投资的去处吧?如果我们的投资渠道更开放,资本帐户更加开放,面对个别领域的资产泡沫会更小一点。

世界金融体系还很不平衡,货币还很不平衡,美元独大的现象还很严重。随着经济增长,人民币怎么走出去?企业怎么走出去?中国的金融市场怎么进一步发展都和人民币可兑换分不开。都和金融市场更加开放分不开。因为你要想更多的走入世界,也需要让人们更多的走入中国,使我们的世界更加开放给世界投资者。从一定意义上讲,我们自身的发展需要进一步开放,需要资本帐户进一步开放。而且现在的开放刚才说了,跟以前不一样。以前世界金融市场到处都是风险,你都看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很多东西没有缺乏监管。而现在有了金融危机的教训,世界监管体系正在改革,中国也发展到现在的程度。现在的条件比两、三年前我们进一步开放的条件更好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不仅要加快国内金融体系改革和发展的步伐,包括解决一些长期阻碍我们提高效率、改善服务的制度甚至包括利率的改革都应该进一步思考推动改革,我们需要更成熟的,有世界竞争力的金融机构。金融机构也必须走出去,在更严酷的竞争欢迎中才能磨炼出国际竞争力。现在我们自己需要开放,情况已经改变了,不是世界上有人在压我们,这时候我们要考虑自己是否需要开放。当金融危机来了之后,发现很多东西我们不会玩,尽管因为没开放,风险很小。但很多东西我们不会做。衍生工具是有很大风险,但衍生工具毕竟是创新,加强监管是一个问题,但如果连做都不会做,是不成熟的表现。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推进金融体系的改革和开放,我们自己的利益、我们自己的发展需要开放,而且现在开放的条件比过去好了,应对的风险相对少了。如何抓住后危机时代的机遇,抓住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机遇,进一步推进金融市场的改革和开放,相信整个经济会因此而受益。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要吸取各方面的教训,要严格监管,进一步形成适合中国国情的监管制度,也进一步形成适合国际新的监管规则的制度,使我们的开放过程健康有序,使我们的经济更加平衡。

[责任编辑:gaviny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