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大辩论 > 正文

吴敬琏推出两万字长文 正式回应股市论战

2001年03月08日11:4921世纪经济吴敬琏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本文是吴敬琏先生新著《十年纷纭话股市》的前言。《十年纷纭话股市》一书已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

吴敬琏/文

2000年10月《财经》杂志发表《基金黑幕》一文后,公众表达了极大的关切和义愤,但揭开还是捂住黑幕的交锋还处于对峙之中,人们便期待着经济学家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我在10月29日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的采访,就围绕《基金黑幕》发生的争执发表了自己的看法(1)。12月30日,作为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的嘉宾,在回答主持人和观众的提问时,我又重复了历年对于股市的一些看法(2)。这个节目于2001年1月13日播出。与此同时,1月12日我赴上海参加一个会议,在旅馆里接受了追踪而至的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的采访,就记者提出的有关庄家操纵股市的问题作了回答。这一次访问的录像在1月14日播出(3)。

也就在这个时候,证券监察机构早于2000年初开始的加强监管力度的举措逐步加紧。它先对基金派出了审查小组,又在2001年1月9日和10日宣布查处涉嫌操纵亿安科技和中科创业股价的案件。到了1月14-15日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开幕前,政府领导人关于必须对触犯刑律者绳之以法的讲话的消息也在首都传开。于是,“庄家”们望风而逃,而股价则从1月15日起大幅连跌4天(4)。这时,“吴敬琏一言毁市”的流言也在股市上传开(5)。一时间,引来了无数评论和诘难。接着,颇有影响的《证券市场周刊》把我的观点概括为三条:(1)“中国的股市是个大赌场”,(2)“全民炒股不是正常的现象”,(3)“市盈率过高”(6),并针对这三个问题刊出了“九问吴敬琏”的提纲(7)。2月11日争论进一步升级,厉以宁、董辅 、萧灼基、吴晓求韩志国五位先生举行与记者的“恳谈会”。据会议的组织者说,“现在股市已经到了很危急的关头”(8),“如果这场论战的赢家最后是吴敬琏,那将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场灾难”,所以他们必须约见记者,“全面反击吴敬琏关于资本市场的种种言论”(9)。此后,各种媒体纷至沓来,要求采访、写稿、会谈等等。由于我的日程上安排有大量教学以及有关国有企业改革、民营企业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成长的调查研究工作,分身乏术,无法一一作答,深感歉疚。考虑到对于有关股市的许多问题和诘难,非三言二语所能说得清楚,而其中大部分我已谈过多年,所以接受友人的建议,将近10余年关于股市的言论汇编成册,借以对读者和我的批评者作一个交代。

趁这些文章汇集出版的机会,我就近来提出的一些重点诘难作一概括的说明。

注:(1)吴敬琏《谈“基金黑幕”》,见本书第186~191页。

(2)吴敬琏《感受吴敬琏》,见本书第202~222页。

(3)吴敬琏《评说“庄家”》,见本书第223~225页。

(4)对于这次股价下挫的原因,吴晓求先生倒是说得比较客观的:“这次下跌的直接导火索是中科创业及亿安科技事件,它导致了众多股民的恐惧心理;其次是获利回吐,2000年中国股市整体涨幅达到50%,居世界之首,适当的下跌也应视为正常;同时证监会近期一系列规范措施的出台,亦被不少人视为利空。”(《吴晓求访谈:“赌场论”是情绪化的说法》,载《21世纪经济报道》2001年2月12日)。

(5)对于“吴敬琏一言毁市”的说法,有些人说是不明底细的中小投资者的一种自发反应。也有人说是“想象力丰富的人的联想”加“某些人不留痕迹的导引”的结果(林海《是吴敬琏跟股民过不去,还是庄家跟吴敬琏过不去?》,载《中国青年报》2001年2月23日)。

(6)《股市的花样年华还有多远?》,载《证券市场周刊》2001年1月20日。

(7)《九问吴敬琏》,载《证券市场周刊》2001年2月8日。

(8)见《北京青年报》2001年2月14日。

(9)《韩志国访谈:如果吴老赢得论战 将是股市一场灾难》,载《21世纪经济报道》2001年2月12日。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