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大辩论 > 正文

十年股市培育赌场?吴敬琏赌场论再惹争议

2010年01月20日15:46经济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文为资料文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学家吴敬琏在接受传媒采访时,对中国股市当前状况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这些观点对当时的股市走势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近日,一批经济学者和传媒对吴敬琏的观点提出了不同看法。

吴敬琏提出的主要观点有三个:一是“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做庄、炒作、操纵股价可说是登峰造极”;二是“全民炒股”;三是“中国股市目前的平均市盈率已高达60—80倍,没有哪个国家的经济能长期支持这么高的市盈率。

吴敬琏提出上述观点的时候,正值“中科事件”愈演愈烈的时候。在吴谈话发表几天后,中国证监会宣布对中科创业和亿安科技进行调查,并推出“券商高级管理人员谈话提醒制度”,深沪股市随即大幅下挫。因此,有人猜测吴谈话的背景,但吴敬琏明确表示,他的谈话只代表个人观点,没有任何背景。

对于吴敬琏的上述观点,一些经济学者和证券界人士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主办的《证券市场周刊》,就提出了“十年培育了一个大赌场?”的疑问。该刊记者还拟出了包含若干问题的采访提纲,要求采访吴敬琏先生,其中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股市和赌场有本质的区别吗?如果它连一个规范的赌场都算不上,那么它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是吴敬琏先生最终没有接受采访。

有证券界人士还指出,经过十年的发展,中国证券的上市公司已经1200家,仅2000年就筹集资金1400多亿元,上缴印花税486亿元。证券法实施以来,证监会对236家违法违规案件进行了立案调查。因此,部分证券界人士认为吴敬琏先生指“中国证券市场连赌场都不如”带有情绪化倾向。

对于吴敬琏先生认为中国证券市场目前市盈率过高,其他经济学家也有不同看法。董辅礽日前就认为:“虽说目前市场的市盈率已不低,但还算正常,不会有大的风险。”董先生还解释了其中的两个原因:目前中国上市公司数量有限,此外,上市公司股本不是全流通。中国证监会主席周小川近日也明确表示,“中国股市不是泡沫市”。

对于“全民炒股”的说法,很多市场人士也不认同。有人在传媒上算了这样一笔帐:目前深沪两个市场开户数简单相加是5800万户,但这是重复计算的,因为超过80%以上的股民是两个市场都开户。因此,实际的开户人数不会超过3000万人。去年8月份,上交所曾经公布过一个数字,在当时上交所2700多万个帐户里,仅有40%的帐户不是空户。因此,照此计算中国实际股民不会超过1500万人,远远没有达到全民炒股的程度。

强制分红是摆脱“赌场”恶名的第一步

七年前,经济学家吴敬琏曾发表著名的“赌场论”,“从深层次看,股市上盛行的违规、违法活动,使投资者得不到回报,变成了一个投机的天堂。”吴敬琏当时主要抨击的是庄家操纵股市猖獗的现象,同时也揭示了A股市场沦为赌场的直接原因之一是 “投资者得不到回报”。试问:在上市公司多年现金分红水平一直明显偏低的情况下,一般股民如果不通过投机来获取超过银行存储的收益,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这是为什么A股市场偏爱短线交易、股票换手率奇高的主要原因。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股市等公认的成熟金融市场,虽然股票交易没有涨跌幅限制,却很少有人认为它是“赌场”,大多数投资者都以长线持股为主,因为这往往比存银行划算。资料显示,过去50年中,美国所有上市公司的收益大约有50%作为股利发放给股东,而在近年来低利率的经济环境下,美国上市公司现金分红股息率仍然比货币市场基金利率高出0.5%~1%。中石油在美上市融资不过29亿美元,上市后四年海外分红却累积高达119亿美元!

昨日,新华社再发维稳文章,称“证监会提出从制度上完善分红制度,将使公众投资者利益得到切实保障”。本栏认为,什么时候真正实行了强制分红制度,A股市场才算走出了摆脱“赌场”恶名的第一步,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

热股方面,哈空调邯郸钢铁深圳华强晋西车轴招商银行升达林业等6只热股盘中涨逾1%,晋西车轴更是封住涨停板,本栏按计划分别逢次高点沽出,卖出价分别为10.55元、3.96元、4.24元、15.08元、22.08元和6.43元 。今日计划:若有热股盘中涨逾1%,则予以逢高沽出。截至昨日收盘,热股基金净值为3148846元,比周一增长1.66%,同日沪指涨1.06%,深成指涨1.67%。

刘纪鹏(微博)炮轰“赌场论”称赌场论让股市暴跌整4年

刘纪鹏在资本论坛炮轰证监会海归和股市赌场论——赌场论让股市暴跌整4年

“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海外的同志做了证监会的高级顾问,泡沫论、赌场论鼎盛。一系列不切实际的错误政策出台, 客观上造成了股民直接损失近万亿,大盘急跌60%,造成国民经济间接损失,这损失到今天都是无法估量的。”

第十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著名股份制和公司问题专家、首都经贸大学公司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教授,当着中国证监会高官的面,大声炮轰证监会管理层中的“海归派”和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为首的“赌场论”,并强调:“中国事必须按中国方法解决。”

此前,“千点论”的提出者许小年教授曾在2006《财经》年会上发言指出:“中国的股票指数和经济增长之间已经没有明显的相关关系,中国股市不再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国内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在退化,资产定价功能丧失,融资功能也在退化。”

刘纪鹏表示:“由于对股市赌场论的争论迟迟未决,使得中国股市在非正常的因素下暴跌整整48个月,这场下跌是不正常的。当时也有所谓‘五人帮大战赌场论’,有人说可惜当时我不在国内,我要是在就是‘六人帮’。”

刘纪鹏认为中国股市的转折之年从2005年开始,从4月29日启动股权分置改革开始。“这就好比八年抗战终于胜利一样,在政策上终于打败了不切实际的海外的、错误的理论。关于这场改革的纷争,有人讲从2001年的6月,不切实际的错误政策出台。实际上这个政策于2000年10月在证监会就召开第一次激烈讨论,海外同志已经做了证监会高级顾问了,提出第一要打压市场泡沫,第二筹集社保基金,这政策从2001年6月一推出就是一种激烈的变革,我们怎么打都打不赢。”

论坛上,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教授认为:和楼市一样,中国股市目前仍然是一个政策市。他说:“1996年之前这一段时间中国股市跟经济周期运行是完全同步的。1996年之后中国的股市运行出现了明显逆经济周期运行特征。中国的股市会逆经济周期运行关键原因,在于中国股市现在仍然是一个政策市。”

在论坛现场,一些机构投资者纷纷看“多”今年走势,认为增量资金早已悄然入场。刘纪鹏不愿公开预测2006年市场走势:“中国股民太惨了,不能再被套住了,所以市场怎么转折,一般来说稍微自私一点或者有责任的经济学家不敢预测。”但他同时说:“今年要解决新老划段,恢复股市功能必须把1000点提高到至少1200点,这样的话至少比去年大一两倍甚至三倍的资金,我预测有3000亿资金大张旗鼓地进来,也许这笔钱已经进来了。”

吴敬琏:政府应救市 眼下该减税

现在股市出现问题,政府救市是应该的。这是享有“经济学家的良心”之美誉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日前在上海参加一个文化论坛时针对股市而发表的最新言论。针对当前经济面临的诸多难题,他开出“药方”:政府应该救市,但要对症下药;货币政策总量紧缩,但要保护中小企业;要发挥财政作用稳定物价,眼下应该减税。

关于股市药方

股市出现问题 政府应该救市

前天,吴敬琏做客上海某文化讲坛。就当前股市、楼市低迷,政府是否该出手救市的问题,吴老从容回答,中国股市的“政策市”顽疾并未根除,而普通股民总是利益受损。股市出现问题,政府救市是应该的。问题是要怎么救。要对症下药,首先要诊断这个市出了什么毛病,现在争论的焦点不是一个要不要救市的问题,而是怎么救市的问题。他进一步指出:“事实上,反对救市的人,并不是要反对救市的行为,而是反对政府会直接干预股市、楼市。”

关于货币政策药方

总量紧缩 但要保护中小企业

目前宏观经济的焦点问题——反通胀和保增长,吴敬琏指出:一方面坚持总量紧缩,另一方面从机制上改善和提高企业的效率。

吴敬琏认为从货币政策方面考虑,出现通胀的根源是在货币超发,所以货币总量的紧缩是必然的,但他也强调,货币紧缩这副“猛药”,影响最大的主要是中小企业,在紧缩银根背景下,前段时间主要受损的是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关系就业等诸多问题。

“在坚持货币总量紧缩的同时,现在应尽量保护中小企业,保证它们正常的贷款需求。”吴敬琏还认为,最近浙江试点将地下钱庄进行金融“翻明”是一项好举措,“地下金融成本很高,风险很大,高利率无论哪个企业摊到都难以翻身。”吴敬琏在发言时还呼吁,应重新启动而且要加强有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措施,如中小企业贷款、中小企业信贷担保等。

关于财政政策药方

应减税缓解企业经营危机

对于保持物价稳定,吴敬琏建议,除了货币政策还要依靠财政政策。吴敬琏更是直言不讳的“我们国家18年来财政收入增长比例每年都是超过20%,我认为(化解通胀的有效办法)应该是减税。”吴敬琏指出,保持物价的稳定,可由货币、财政政策两方“双管齐下”。从财政政策方面考虑,用减税收缓解企业、市场的经营危机。而从长远来说,在他看来,还是要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整个社会、政府要采取得力的措施来帮助企业转变他们的增长方式,提高技术含量,提高附加值,实现产业升值。”据新华社

7年前吴敬琏抛出“赌场论” 猛批股市

2000年10月,《财经》杂志发表《基金黑幕》一文后,公众表达了极大的关切和义愤,但揭开还是捂住黑幕的交锋还处于对峙之中,人们期待着经济学家的声音。在几乎所有的股市经济学家三缄其口之时,吴敬琏站出来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公开表态支持媒体的揭露。2001年年初,就记者提出的有关庄家操纵股市的问题,吴敬琏接受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采访,对中国股市当前状况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赌场论”因此而形成。2001年,吴敬琏被被评选为CCTV年度经济人物。

有媒体将吴敬琏的主要观点归纳为三点:一是“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做庄、炒作、操纵股价可说是登峰造极”;二是“全民炒股”;三是“中国股市目前的平均市盈率已高达60—80倍。吴敬琏提出上述观点的时候,正值“中科事件”愈演愈烈的时候。在吴谈话发表几天后,中国证监会宣布对中科创业和亿安科技进行调查,深沪股市随即大幅下挫。

吴敬琏的观点很快就引发了证券市场的巨大震动,更在经济学界引起了热烈讨论。当年2月11日,五位重量级经济学家——厉以宁、董辅礽、萧灼基、吴晓求韩志国参与的“恳谈会”上,与会的五位学者对吴敬琏的观点一致作出反击。他们认为吴敬琏的观点是缺乏经济学家应有的理性思考与专业眼光,并表示,资本市场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效率进而提高财富创造能力的作用不能抹杀。以不规范为由,把资本市场打入冷宫的看法是不可取的。但吴敬琏的观点得到了另一经济学家、时任中金公司的研究部总经理许小年的支持。随后,随着其他学者和经济学家不断加入争论,由此掀起了一场中国股市何去何从的大争论。由于沪深股市随后创出新高,吴敬琏的“股市赌场论”也曾一度被市场嗤之以鼻。但随后不久,中国股市便进入了4年多漫长的熊市。

吴敬琏简介

1930年生,1954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1983年赴美国耶鲁大学进行调查研究,1984年7月访美归来,主要职务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成都市顾问。

吴敬琏纵论股市摘要:

股市是没有规矩的赌场

“2001年时还有人说我是‘拽着头发却想飞出地球’,很多批评蜂拥而至。现在还有人会说股市没有泡沫吗?”“要知道,是泡沫总有一天会破灭的,我们要在破灭之前作出预测,尤其应尽可能地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2006年3月

股市赌场论观点未变

我曾经长时期对中国股市进行过研究,2001年我出了一本书——《十年纷纭话股市》,把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2001年所有的文章汇集在一起。中国的股市为什么出现这样异常的状态,我提出了系统的意见。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对股市进行研究,但是我的观点没有变,2001年这本书里所讲的观点我认为是符合实际的。

2007年3月

国内的股市不正常

盲目炒股是有风险的,中小股民一定要谨慎,免得血本无归。现在股市这种现象也不正常。有人驳斥我的观点,说美国持有股票的人比中国数量多。他这个完全是混淆了概念。哪个美国人是天天坐在电脑前面,自己直接买股票的啊。美国人基本做长线,换手率两年以上,而我们国内的股民则是6个月内的频繁交易。我们的股市不正常。续推进改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