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诞生记 > 正文

中国股市:每走一步都是前进了一大步

2008年12月03日20:05环球王豫刚 谢闻麒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股市:每走一步都是前进了一大步

  《环球》杂志记者/王豫刚 谢闻麒

  从1983年深宝安发行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张股票开始到今天,新中国的股票已经有了25年的历史;如果从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算起,新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已经历了18个春秋。

  18年来在K线图的起起伏伏之中,埋藏着无数故事,也蕴含着改变许多人生活的悲喜。

  从B股起步到万国巨亏

  1992年2月21日,是中国大陆首次发行的100万股人民币特种股票在上海上市的头一日。当年,新华社记者白国良用特写的方式描述了当天的盛景:

  今天上午9时30分,当上海证券交易所响起一记开市锣鼓时,拥有108个交易席位的场内证券行情牌上,黄色数字显示了上海真空电子器件股份公司发行的B种股票开盘指导价为71美元

  不过两分半钟,上海万国证券公司的经纪人先得到来自香港投资商的委托,以每股72美元吃进10股,成交了第一笔交易。随后,行情牌上不断亮出红色的成交数,股价节节上升;在45分钟内,B股就冲破了80美元大关,到10时10分,B股已累计成交1210股,股价也上窜到88.95美元。成交量和股价跳跃地腾升,使得交易大厅楼上观察厢的中外金融界人士鼓掌喝彩。

  B股承销商之一的香港新鸿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邱小菲,拿着摄影机对着行情牌上的红盘连连拍照。她高兴地对在旁的人说,“这是历史性的时刻”。其余两家境外承销商:瑞士银行和所罗门兄弟香港有限公司的代表,对在竞价交易中明显地呈现买盘最劲,而卖方寥寥无几,都认为这是由于B股“粥少僧多”;他们希望有更多的B股推出,以满足海外投资者的需要。

  下午,股市交投继续活跃,但股价在交替升降中回荡,到收市时报88.5美元,全天成交总额59万多美元,折合人民币355万多元。

  据悉,今天参与B股交易的有欧美、日本、澳大利亚和港、澳、台的投资者。上海证券交易所从今日起,与路透社的电脑证券信息系统连网,向世界同步传输B股英文行情。

  在这则新闻特写中提到的成交了中国B股第一笔交易的上海万国证券公司,是当时90年代上半叶国内最大的券商,拥有1000多名员工,与国内外200家以上金融机构有合作,总资产超过12亿元。1994年其经纪业务占上海证券交易所的1/4,投资银行业务占全国60%,在B股承销业务上占据了2/3的市场份额。

  1989年1月,万国证券赴美考察,被美国同行看作“中国第一家致力于发展国际证券业务的专业证券公司”。1990年,万国证券率先提出组建海外“共同基金”和吸收外资购买中国股票的设想,探索利用国际证券投资发展经济的道路。

  就连当年名满天下的影星潘虹,在为拍摄影片《股疯》体验生活时,选择的场所也是万国证券的营业部。万国风光,可谓一时无两。

  然而,1995年2月23日,声名赫赫的万国证券突然大厦将倾。

  这一天,也是现任天治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祖煜记忆最深刻的一天。

  当时,祖煜在万国证券国际业务总部从事B股业务。“那天我在外地出差,白天不知道,傍晚突然接到同事一个电话,说公司出大事了,亏了几十个亿。” 祖煜回忆道。当时他一下子就懵了,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们那届90多个研究生,包括我在内只有5个人进了万国。这么大的公司,一个顶级的公司,说完就完了。”

  5月17日,证监会发出紧急通知,开市仅两年半的国债期货画上了句号。

  根据当年9月20日监察部、中国证监会等部门公布的对上海证券交易所“223”国债期货事件的调查和处理情况,该事件是“一起在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过快、交易所监管不严和风险控制滞后的情况下,由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辽宁国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少数交易大户蓄意违规,操纵市场,扭曲价格,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引起的国债期货风波”。

  调查报告指出,万国证券为扭转公司巨额亏损,作出了大量抛空单打压价格的错误决策,造成了市场的极大混乱;辽宁国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在打压价格无效时,率先空翻多,制造市场假象,扰乱市场秩序。

  上海证券交易所也被认为对市场存在过度投机带来的风险估计不足,交易规则不完善,风险控制滞后,监督管理不严,致使在短短几个月内屡次发生由严重违规交易引起的国债期货风波,在国内外造成很坏影响。

  监察部、中国证监会等部门根据有关法规,对有关责任人员分别作出了开除公职、撤销行政领导职务等纪律处分和调离、免职等组织处理。涉嫌触犯刑律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违反规定的证券机构也进行了经济处罚。

  “这件事情让我第一次认识到,证券市场的风险原来可以如此之大,能够把一家顶级的公司一下子就打倒了。今年金融海啸来的时候,什么雷曼也好,贝尔斯登也好,这些大行,包括高盛都岌岌可危,回过头来想想,觉得倒了也不足为怪了。”祖煜说,当时国内券商的业务非常单一,经纪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风险都很小,但万国偏偏倒在了国债期货这唯一的一个金融衍生品上。

[责任编辑:mael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