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诞生记 > 正文

深交所试行开业:李灏拍板定夺

2010年10月31日14:38证券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王健禹国刚勇往直前 李灏拍板定夺

实际上深圳市在筹划证券交易所方面比上海略先一步。2001年我曾采访过深交所筹备组负责人王健。他回忆说,1990年5月上海曾派人来深圳学习考察并索取了部分开办证券交易所的材料(俗称蓝皮书)就可以明证我们比深圳早先一步。

1988年5月,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就提出特区建立资本市场。6月到9月,深圳市举办了4期资本市场基本理论学习班。11月,深圳市成立了资本市场领导小组,副市长张鸿义任组长,禹国刚任专家组组长。11月15日,深圳市政府下达了《关于同意成立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批复》。此时筹备小组成立,王健任组长,禹国刚任专家组组长。他们将申请的20万元经费用于购买国外证券方面的资料(对此有人讥讽他们是食洋不化),然后组织人翻译。那时候人员都是各单位借调来的,大家白天在原单位工作,晚上来筹备组加班。到1989年底,王健、禹国刚、周道志等人先后起草了深圳股票发行办法等一系列规则,规定。

1990年5月,王健、禹国刚到北京中国人民银行汇报工作。人行的一个司长居然别出心裁提出不要叫深圳证券交易所,改名叫深圳证券市场。禹国刚随即问:这和菜市场、肉市场有什么区别?这位司长说,你不懂。以后再改名嘛。王健和禹国刚当时哭笑不得。

1990年7月2日,深圳市正式成立了深圳市证券市场领导小组(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叫市场)。同年8月22日,王健、禹国刚被任命为深交所(这次叫交易所了)副总经理,王健主持工作。

在有关人员加紧研究、辛苦工作后,经反复修改甚至“激烈冲突”后,一系列的建立证券交易所的方案设计完毕,特别是实行电脑无纸化交易,在当时看来非常超前。经深圳市政府研究讨论后,决定上报国家体改委和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但要等到该方案批准,恐怕来不及了。因为在当时的背景下,股市如何运作、证券交易所如何设计,对任何人讲都是一片空白,作为上级主管机关,更要慎重。笔者我记得有一次和人行开会,他们的一位司长甚至提出交易所太敏感,能否不开交易市场。

但深圳当时的黑市交易猖獗,即使是“官方”的证券公司交易部股票交易也时常发生舞弊行为,三角套差、互做手脚、操纵市场等违背“三公”的行为也引起了公众不满。

对此,深圳市李灏等领导及有关人员认为不能“耐心等待”上面批准了,特区就要体现“特”字,可以试办证券交易所,替代深圳黑市交易。

1990年8月18日,深圳证券登记公司成立。实际上,深圳证券交易所原计划在1990年8月18日开业,后由于北京高层的否定,才没有成立。之后深圳市又计划在10月13日开业,也没能如意。

对要不要成立深圳证券交易所,当时深圳的内部存在激烈争论,主要是一些证券公司和证券交易柜台觉得成立证券交易所后,他们的既得利益和灰色收入受到损害。此外总共5只股票,没有必要搞什么证券交易所。所以,他们拼命反对深圳成立正规的证券交易所。王健、禹国刚他们每次和银行、券商开会都吵架,王健和禹国刚提什么方案,他们就反对什么方案。

11月中旬,王健听说上海证券交易所已获批准,1990年12月就要开业的消息后,他心急火燎。11月21日立即找到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开门见山地问,咱们开不开交易所了?

李灏问:你什么意思?

王健:上交所马上开业了。我们深圳目前可以进场托管交易的股票就一个,干脆放到上海就算了,咱们开交易所还有什么意义?

李灏紧迫感顿然而生,沉思了一下说,那好吧,我明天就去现场决定。

1990年11月22日,时任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市长郑良玉来到深交所筹备现场,李灏书记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就是来拍板的!

领导们听取了筹备组王健等有关人员的汇报,现场观看了电脑无纸化交易的示范运行,之后深圳领导听取了到场人员的意见。王健、禹国刚为首的人员认为要立即开业,赶在上海前面,结束深圳股市的混乱状况。另一种意见认为:北京高层还没批准就开业,万一问起来,恐怕不好交待。

深圳市领导这时也陷入了沉思,改革10年了,他们在深圳为经济特区进行过改革开放的各种试验,有成功,有失败;有赞扬,有责难;有理解,有不理解,更有人从不理解到理解。总之不是一帆风顺。否则,怎么叫改革,又怎么叫特区呢?目前深圳搞股份制、股票试点则更敏感,它牵涉面太大,弄不好引起一系列社会反应。但这怕那怕,今天等,明天等,后天等,这改革的试验效果又如何体现?

一种改革开放的责任感,一种历史紧迫感在渐渐逼近。深圳市领导的改革开放思维又一次占据大脑全循环系统。

李灏书记问:我问三个问题,第一,成立证券交易所对股市规范有好处吗?

郑良玉市长答说:当然有啦。

李灏问:准备怎么样了,交易大厅、计算机等行不行?

王健等人异口同声回答:没问题,可以运行。

李灏又问:既然如此,为何不开业?

郑良玉答:上级没批准,开不了啊。

此时禹国刚“将了一军”说:现在黑市交易猖獗,我们开办交易所集中交易股票正是为了维护交易秩序,符合北京精神。如果交易所不开业,深圳黑市股票交易继续这样混乱下去,该断不断,北京要找你们各位领导算账,可吃不了兜着走啊。

郑良玉听完此话直点头表示同意后说:上海证券交易所建立,中央正式批准了,但现在还没开业。我们可以不等总行批准,作为试营业开张,特区试验权是中央给我们的尚方宝剑,该用时就得用。

此时王健和禹国刚还把开业的白板交易、电脑交易的运作情况向李灏、郑良玉展示了一遍。李灏和郑良玉觉得很好,完全具备开业条件了。

李灏问:如果我拍板,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开业?

王健和禹国刚几乎同时回答:您今天拍板,我们明天就可以开业!

李灏:好,北京方面会有通盘考虑,但我们是特区,特区特办,我们叫试营业。明天就试营业。

此时有人说:应选一个好日子,12月1日吧。

李灏:好,再给你们9天时间,12月1日试营业。

当李灏准备出门时候,他又转身对随行的市领导说,此事今天就拍板定了,以后不再开会研究。

李灏书记话不在多而在精,几句话,就决定了一个历史时刻的到来。在场的王健、禹国刚和其它工作人员激动得热烈鼓掌。

在李灏书记一行人走后,有一个反对深圳开办证券交易所的领导对身边人员小声说,王健这小子怎么这么汇报,以后有他好看的。

尽管后来还有人告状,要罢免王健,禹国刚。但是他们排除万难,义无反顾地启动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的倒计时时钟。图注:2001年,王健接受李幛喆采访在开业现场回顾当年深交所开业情况。

[责任编辑:mael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