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证券新闻 > 正文

汪建中:从“股神”到“黑嘴”的敛财之道

2010年10月29日08:44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汪建中:从“股神”到“黑嘴”的敛财之道

炒股高手汪建中曾被称为“股神”。

汪建中:从“股神”到“黑嘴”的敛财之道

  汪建中(右二)被带进法院。昨日,北京首放负责人汪建中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开庭审理。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他曾掌控多个股票账户,操控金额达300亿,被称为“股神”。

  他一边“黑嘴”敛财,一边为家乡捐钱修路,甚至发起“股民爱心捐款”。

  他自己因“操纵证券市场”受审,三个哥哥(包括两名亲哥哥)也因帮其洗钱被诉。

  昨日,戴着眼镜,身穿看守所号服的汪建中走上被告席,神情暗淡。

  农家子弟炒股赚千万

  1993年开始炒股,凭借精准的短线搏杀,2003年时炒股资金已达到几千万元。

  41岁的汪建中,安徽怀宁县洪铺镇人,1968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是家里四子中最小的。

  1984年,凭借优异的成绩,这名农村的孩子考上厦门大学金融系,成为家族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

  公开资料显示,1989年,大学毕业后汪建中成为中国工商银行某支行信贷员。4年后,他考入国航财务公司。也是这一年,汪建中开设了自己第一个股票账户,开始炒股。当时投入只有万元左右。

  1998年至2001年,汪建中服务于北京中投策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2001年8月,汪建中下海了,他与前妻赵玉玲成立北京首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首放),汪建中任法人代表。

  “我心中有一种理想,就想创建一个服务模式,针对散户投资者的,让他们真正得到市场的收益,而不是靠纯投机性或者是纯赌博的心态来参与市场。”这是汪建中当初建立咨询公司的初衷。

  此案公诉人,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人员称,根据调查,北京首放在成立之初,经营模式还是比较正规的。后因政策变化,招收会员的业务被叫停了。作为咨询机构,北京首放只能对外发布分析报告,向社会销售咨询产品,公司经营遇到困难。

  虽然公司不断赔钱,但汪建中个人炒股挣了不少钱。他凭借精准的短线搏杀,到2003年时炒股资金已达到几千万元。

  创造“红色星期一”

  每周一股市开盘,北京首放在上周五推荐的股票,总能位居涨幅排行榜前列。

  “不得不承认,汪建中在炒股方面确实有自己独到的一面。”此案公诉人说。

  2003年,汪建中开始频频在媒体上亮相。作为一家投资顾问公司的“掌门人”,汪建中很快成为有影响力的股评人。

  “黑色星期一”这个名词,熟悉股票市场的人都知道。汪建中和他的北京首放,在业内创作了一个新名词“红色星期一”。

  几年前,很多股民都在媒体看过一份“掘金报告”。每周五,“掘金报告”的股评报告都会出现在网络媒体和《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等媒体上,向股民推荐下周即将上涨的牛股。

  每周一上午股市开盘,股民们就会发现,北京首放在上周五推荐的股票,在沪深两市的千余家股票中,总是位居涨幅排行榜前列。几乎周周上榜,屡试不爽,且几个月来都如此。

  “掘金报告”就是由北京首放发布的。据统计,在2003年8月1日至11月13日期间,上证综合指数跌幅达10.7%,但这段时间内,北京首放共推荐了18只股票,所有的股票都在下一个交易日出现了上涨行情,其中涨停的有6只以上,涨幅在9%的有2只,其他股票最少的涨幅也在3%以上。

  证券市场风雨飘摇的2003年,能有此水平和魄力的投资咨询机构,让汪建中名声大噪,甚至戴上了“股神”光环。

  一股民“信神”亏10万

  被套牢的李飞,仍对“掘金报告”深信不疑,再次根据“掘金报告”购入股票。

  李飞(化名)是北京的一位股民,炒股信赖专业咨询机构。他经常看每周的“掘金报告”,并渐渐成为自己炒股的重要参考。

  2007年5月,李飞根据“掘金报告”的推荐,以23元左右的价格购入某股票8000多股。

  买入没两天,该股票的股价开始下跌,从20余元跌至6块多。而被套牢的李飞认为是大势所趋,仍对“掘金报告”深信不疑。他又根据“掘金报告”,购入另外两只股票,结果赔了10多万。

  此时的李飞并不知道,他深信的“股神”汪建中,正进行着抢帽子交易。2006年,汪建中使用自己及亲属的名字,开立了9个证券账户。

  对于“抢帽子交易”的具体操作,公诉人介绍,汪建中前期要先买入大量股票,紧接着他就会对他所持有的股票进行所谓的分析和推荐,利用他自己的知名度,把所谓利好消息告诉股民。股民认可汪建中的见地,可能就会在他的报告推出后,跟着去买这只股票。当大量股民都买该只股票时,股价自然会上升,汪再把前期买的股票全部卖出。

  据检方指控,2006年7月至2008年5月间,汪建中使用本人及他人名义,开立了多个证券账户,采取先行买入相关证券,后利用公司名义在媒体对外推荐该证券,人为影响证券交易价格,并在信息公开后马上卖出相关证券。汪建中操纵证券市场55次,非法获利1.25亿余元归个人所有。

  敛财“黑嘴”爱做慈善

  “营业部给我定的手续费特别低,是万分之六。这么算来,股票涨一分钱我都赚钱。”

  相关调查人员称,汪建中的操纵手法影响十分恶劣,最多的时候他一天就赚取2000万元。

  据悉,这55次操纵证券市场的过程中,汪建中曾于4月24日通过7个账户买入某权证,当晚即通过各类新闻媒体向股民推荐该权证。4月25日,开盘后不久,汪建中便将手中该权证悉数抛出,获利多达千万元。

  汪建中账户内大额资金的异常流动,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

  2008年,证监会介入调查。调查人员对汪建中每次买入、荐股、卖出都做了统计,发现可以清晰地反映出汪建中的抢先交易行为———凡是他在知名媒体上发布荐股文章时,前期就会对应出现买入股票行为。对于抢先买入的股票,汪建中会在次日开盘1个半小时之内全部卖掉,无论是赔是赚。

  汪建中被控制后,向检察官道出了赚钱的秘密:“不管股票是涨是跌我都买,还因为营业部给我定的手续费特别低,是万分之六。这么算来,股票涨一分钱我都赚钱。”

  就在汪建中“黑嘴”敛财时,他还热衷进行着慈善。

  据媒体报道,2006年,汪建中出资5万元为家乡修建公路;2007年,他捐资200万元,改善母校高河中学的办学条件和师生奖励;同年,设立“安徽省建中教育发展基金会”;汶川地震后,他还发起“中国股民爱心捐款”倡议活动……

  昨日法庭上,汪建中称自己名气大,除了股市上的名声,还因为家乡做了一些慈善事业,自己做慈善的资金超过千万。

  兄弟上阵“疯狂”洗钱

  汪氏兄弟每次都开着后备厢里装满现金的宝马车,在长三角多个城市奔波。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证监会于2008年5月27日对汪建中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立案调查,随后冻结汪建中1.67亿元和1100万元资金。

  相关起诉材料显示,资金被冻结后,汪建中和家属就开始转移其名下的账款。

  汪建中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亲兄弟———汪建华和汪谦益,后来还有前妻的弟弟赵志宏。

  此前的庭审过程中,汪建华、汪谦益供述,2008年6月,汪建中回到合肥,找到他俩和另外一名兄长,商议如何化解风险。汪建中给了汪谦益一张银行卡,叫汪谦益等人帮着处理一些资金,并告诉他们“这样虽然是违规操作,但顶多就是罚点款”。

  汪建中的亲属都是安徽人,最开始转账、分账、取现的地点都在合肥市,后期的资金转移集中在安庆市。除了安徽省内,汪建中身边的人在此期间“转移资金”的路径还包括常州、武汉、南京等地。

  自2008年6月起长达数个月的时间内,汪氏兄弟每次都开着后备厢里装满现金的宝马车,在长三角多个城市奔波。几乎每一次转移的资金,都是少则数百万元,多则数千万元,涉及的账户包括汪氏所有的直系亲戚。

  当年8月,安徽省境内有金融机构频频出现巨额资金交易,资金往往大额进入账户,短短几天内被分批次取现殆尽。这一可疑现象引起了央行合肥中心支行的注意,安徽警方随即介入。

  昨日,汪建中受审时辨称,转移现金前,他曾经与证监会领导商谈,并向对方征求意见,表示如果处罚,他愿意将现金上缴,此后获得证监会领导允许,他才让哥哥们转移现金,“这也是我的习惯,我以前也转移过大金额现金,是为了资金安全。”

  汪家三兄弟身陷囹圄

  汪建华、汪谦益、赵志宏被控涉嫌帮助汪建中掩饰、隐瞒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所得。

  2008年11月8日,合肥希尔顿酒店,汪建中被北京警方控制。

  据悉,民警带走汪建中本人,并未带走他的车。当时,1500万元巨款就悄然躺在汪建中留下的轿车后备厢里。该车后被赵志宏开赴安庆,以惯用的方式将资金分别存入几个不同银行账户进行转移。同年底,汪建华、汪谦益、赵志宏先后因涉嫌洗钱犯罪归案。

  今年7月22日,合肥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汪建华、汪谦益和赵志宏洗钱案,被控涉嫌帮助汪建中掩饰、隐瞒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所得3.85亿余元。本案是中国首例由操纵证券市场引发的洗钱案件。目前此案未宣判。

  相关人士透露,本案中,汪氏兄弟滥用了“安徽省建中教育发展基金会”的银行账户进行洗钱活动,这为我国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的反洗钱监管问题敲响了警钟。

  与此同时,北京股民李飞已向法院起诉,要求汪建中赔偿因其操纵市场行为而给自己带来的损失,这也成为我国操纵证券市场民事索赔第一案。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