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揭开基金黑幕 > 正文

基金黑幕将基金业治理整顿推上监管日程

2008年11月03日14:51环球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切都肇始于一篇名为“基金黑幕”的文章,该文章犹如一道闪电,暴露出当时刚刚发展起来的基金管理公司存在的种种问题,并且将基金业的治理整顿,推上了监管部门的日程表。

年10月初,《财经》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基金黑幕关于基金行为的研究报告解析》的文章。文章指出,基金非但没有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反而通过对倒、倒仓、关联交易、内幕交易以及高位接仓等违规手段推波助澜,加大了市场的波动。文章立刻引发了一场大地震,舆论为之大哗,矛头直指当时的10家基金管理公司。

“基金黑幕”的依据来自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监察部工作人员赵瑜纲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对1999年8月9日至2000年4月28日期间,国内10家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22支基金在上海证券市场上大宗股票交易(成交量在1万股以上)的记录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基金有大量违规、违法操作”。

“基金黑幕”认为,“基金稳定市场”的理论还只是一个美丽的假设,真实情况并非如此。超常规大力发展基金是为了稳定市场,然而,这些基金的市场行为与散户追涨杀跌并无不同,与庄家也没有多少差别,基金并没有起到专家理财、理性投资、稳定市场的作用。

“基金黑幕”通过对数据的研究发现,当时大部分基金在证券交易中都存在违规对倒、制造虚假成交量的行为,欺骗投资者。 除了对倒外,“基金黑幕”还认为,基金还有更为严重的倒仓行为。一家基金公司管理的两家基金相互倒仓,既解决了基金的流动性问题,又不影响甚至可以提高基金净值

“基金黑幕”认为,基金的独立性很差,基金的管理层如果只为大股东和发起人利益着想,那么就会损害广大购买基金的投资者的利益。而当时基金的股东多为证券公司,基金的管理层也主要来自券商的高层,与券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存在利用关联交易或内部人交易的现象,损害了广大散户的利益。

年10月16日,国内的10家基金公司在几家证券报上发表严正声明,表示“基金黑幕”存在不实之辞。其言之确确,似乎真是受到了莫大的冤枉。然而,事实终究是事实。2001年3月24日,中国证监会公布的“基金黑幕”调查结果显示:10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未发现异常行为的只有2家,大成、长盛两家基金管理公司的异常交易数量接近或超过平均水平,博时基金管理公司的异常交易数量突出,决定对博时公司使用不正当交易手段进行股票买卖是否构成证券欺诈进行立案调查。

至此,基金业整体陷入社会不信任之中,元气大伤。也由此,拉开了监管部门对基金全行业的综合治理整顿—相关法律法规在随后的几年内陆续出台。

早在1997年,国务院证券委就颁布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对基金业的发展进行规范。然而,由于先天体制的问题,基金公司的大小事宜均由基金管理人也即基金公司股东的代表人把持,剥夺了基金持有人的相关权力,基金持有人缺位的问题成为我国基金组织制度安排上的重大缺陷。

而由于基金股东、基金管理人与基金持有人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侵害基金持有人的现象时有发生,也就有了“基金黑幕”的产生。“基金黑幕”事件后,监管部门下决心对基金业进行全行业的治理整顿,构建并完善相关法律法规。2001年至2003年,关于基金业的法规密集出台,基金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年6月15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申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若干问题的通知》,引入了“好人举手”制度。“想要设立基金的前提条件是你先要决定举手做好人。如果你愿意,你就要对自己的证券投资交易行为负责”。先表态、再做事,管理层已经意识到,没有信任的基金市场绝不会是一个成熟的市场。相比监管而言,自律实际上更重要。

年下半年,证监会又陆续发布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活动管理暂行规定》、《关于规范基金管理公司股东出资转让有关事项的通知》等法规,对基金公司的销售、股权转让以及内部控制做出了具体规定。

年10月28日,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以146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并于2004年6月1日正式施行。

《基金法》的出台为基金业确立了一个基本法律框架。之后,监管部门又相继出台了《证券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等六个配套法规。一部《基金法》,六个配套法规,搭建起了中国基金业监管的法律 框架,从而从法律的高度为基金业的发展扫清了障碍,指明了方向。

在此期间,随着第一支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的鲜亮登场,基金业又迎来了新的大发展时期。其后,指数型、ETF、保本型、生命周期等各类开放式基金渐次推出,“基金黑幕”的阴霾逐渐散去经过治理整顿的基金业迎来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大牛市,基金业的发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恰如由“基金黑幕”揭开基金业的暗伤一样,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旗下上投摩根成长先锋的基金经理唐建“老鼠仓”事件的曝光,再次引起了投资者对基金管理公司公司治理的关注。

年11月,唐建在某个交易日尾盘时突然拉升新疆众和股票的做法引起了交易所的警惕,监管当局因此向上投摩根发出风险提示,并由上海证管办对该公司进行了针对内部管理的现场检查。

其后查明,唐建自担任基金经理助理起,便以其父亲和第三人账户,先于基金建仓前便买入新疆众和的股票,其父的账户买入近6万股,获利近29万元,另一账户买入20多万股,获利120多万,总共获利超过150万元。

继“基金黑幕”之后,唐建事件再次给正处于繁荣时期的基金业上了一堂另类的风险教育课。此事件被曝光之后,引发了一场基金业的人事大变动,众多公募基金经理纷纷跳槽去了私募基金。

唐建“老鼠仓”事件的发生,说明经历了“基金黑幕”风波和几年来的治理整顿、超常规发展之后,基金公司中存在的治理结构缺陷、基金从业人员激励约束机制缺失的问题依然存在,基金业的治理整顿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

未来,在基金业的发展中仍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即对基金持有人利益的保护、基金管理公司的独立性以及股权激励等长效激励约束机制的建立。

唐建事件以及随后引起的公募基金经理大出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目前对基金从业人员激励机制的缺乏。

在法律上,基金管理公司建立股权激励等长效激励约束措施已经没有障碍。此前,虽然已有数家基金管理公司尝试建立股权激励办法,但由于监管层没有正式规定以及未获得大股东支持等各方面的原因,均未能获得成功。股权激励机制的施行有助于基金管理层与持有人利益的一致化,有助于基金公司核心投研人员的稳定,也有利于持有人利益的最大化,建议尽快实施。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