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人物传奇之阚治东 > 正文

证券业教父阚治东:3·27国债事件历史不会重演

2010年04月01日14:45东方早报忻尚伦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玩”过杠杆的人,对当年的爆仓历史往事都不能回首。融资融券重新开闸之日,“证券业教父”阚治东接受了早报记者独家专访,解析融资融券可能的风险点,并表示“3.27国债”事件的历史不会再重演。

  东方早报记者 忻尚伦

  新中国第一代证券人,与万国证券总裁管金生、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并称为“上海滩证券三猛人”,曾有“中国证券教父”之称。

  上世纪80年代末,他就任中国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主管证券和投资业务的副总经理,旗下静安证券业务部是中国第一个证券业务部。1990年,阚治东就任申银证券公司总经理;1996年,申银与万国合并为当时国内最大的证券公司——申银万国证券公司,阚治东出任总裁。

  他曾盛极一时。作为申银万国的总裁,他写下了中国证券发展史上的许多第一:主承销第一只A股、第一只B股,发行第一张金融债券、第一张企业短期融资券,设立第一个证券交易柜台,参与发起设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编制国内第一个股票指数和全国第一份股票年报等等。

  他也曾坠入低谷。1997年申银万国深度卷入沪深两地的金融中心城市地位之争,阚治东被免去该公司法人代表、总裁等与证券市场有关的一切职务

  2002年,阚治东重返证券业,作为“救火队长”空降千疮百孔的南方证券,出任总裁,最终未能力挽狂澜。2006年,他因南方证券破产被起诉并入狱21天。

  2007年,阚治东复出后涉足创投业。

  未来市场波动可能会更大一些

  东方早报: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终于要来了,你怎么看这两个新业务的市场影响?

  阚治东:融资融券过去我们变相都有的,股指期货对我们是全新的。这些业务海外早有了,我们现在总算也推出来了。

  这两项业务改变了我们中国证券市场只能做多,不能做空,只能满打满做的局面。所以,这两项业务出来,应该会受到市场欢迎。期指推出后,市场做多、做空都能赚钱。

  但是今天我们还有门槛,不是每个人、散户目前直接都能做,他有个50万等一系列门槛,对有资格做的,期货、现货套期保值,对于不能做的,对股指期货这些要多关心一点了,再不能盲目追涨了。

  我总的感觉,投资者在做的过程中,一定也要谨慎, 因为有杠杆机制,量力而行。

  早年,很多客户比较惨的,国债期货,实际上当时,交保证金,有些客户保证金一下子没有完全交足,也没有补交上,造成客户欠证券公司钱,所以操作程序上一定要严格,要追加等,细则毕竟严格。

  东方早报:业务推出来之后,你估计市场会怎么样反应?

  阚治东:对市场而言,行情好坏都是双刃剑。

  整个市场低迷,前期都在观望,3000点徘徊,大家都在观望主要原因大家还没明白,期指推出来对我们今天的市场是一波向上推的行情,现在逐渐明朗化了,市场前两天往上冲了下,可能市场下一步行情会逐渐明朗化,可能市场一个阶段往上涨,一个阶段往下回落,相对未来市场波动可能会更大一些。

  特别是沪深300的成份股我估计波动会更大,也势必会影响非成份股,未来投资者分析从这个角度要多做研究。

  期指或推指数上冲千点 

  东方早报:您自己还会再进入二级市场么?

  阚治东:我不会进入,就看看而已,是个旁观者。你看我从来不买股票,没开过户。

  我们现在是去找项目做投资,做风险投资基金。我们公司里也有人建议,也做点二级市场,比如私募基金什么的。但我从来不做。因为从法规上,它还没到阳光下,也还属于灰色地带吧,只不过多了个信托公司参与而已。

  东方早报:为什么对二级市场没有兴趣?

  阚治东:现在市场很平淡,所以对二级市场暂且看看,看到很有趣的时候也许再做。

  (问:什么现象会让您感到有趣?)等4月16日股指期货出来后再说,我估计期指上市后会很热闹。此外,从我自己角度看,国内证券市场目前的PE(市盈率)还是过高。

  东方早报:权证、创业板上市后都出现过爆炒的局面,这次双融和期指上市会不会再有一轮疯狂?

  阚治东:疯狂拥挤场面肯定不会有,爆炒是有可能的。

  现在沪深300大概3300点,大家在期指刚上市一段时间内炒新,把沪深300一股脑往上推,一把推上5000点,最后再啪一下打到2000点。这种可能性以后倒是存在,但我相信短期内不会马上出现。短期内上涨1000点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大家习惯性做多,推一下就上4200点,会有什么问题吗?很合理。因为市场曾经到过6000点嘛,很多股票还没到历史最高值嘛。

  如果炒到一定程度,可能保证金比例又会增加。但我个人觉得,规则一旦制定完成,就不能经常变。因此规则出炉前就要成熟一点。

  历史不会重演

  东方早报:你认为在现在的监管环境和市场环境中,3·27国债还有可能重演么?

  阚治东:我认为可能会好多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问题主要出现在几个环节上,因为对于每个证券公司来说,只允许做50万口,我电脑也给你锁定,你最大量50万口,每万口大概2.5亿,那么50万口大概就是100亿。

  你只能做这么大,你要打进你的垒、你的窗口,买的单子累计超过50万口,你就输不进去,你发生不了问题,不像当时后来100万、200万大单抛出来,脑袋都晕了,这个不会。

  第二,追加保证金制度,你一旦买了,给你算一算,你已经保证金不够了,就是你的券下跌了,就不追加了,追加不出也不让你进去了,先保证追加在前,你再做。

  所以这些问题,现在想想可以避免的,这些制度可以避免,但是任何市场不出问题是不可能的,海外市场也同样出现同样的问题.

  东方早报:不过,市场情绪确实很容易失控,当年认购证的热情再现,怎么办?

  阚治东:我相信现在大家不会再象这么冲动。因为我们的市场已经走向成熟,而且在市场当中也不是简单的过去,很多历史都不会再简单的重演。要火暴到3。27国债那样疯狂,这种场面不会出现。

  我感觉很难再出现那样的情况。

  资金杠杆放到多少合适

  东方早报:股指期货的资金杠杆放到多大,你认为比较合适?

  阚治东:现在我们是多少?(大概8倍左右)。8倍的话,你买100块钱的指数股票,8倍等于10几块钱。你知道当时我们国债期货一开始放的5%,放大20倍,后来我们感觉不行,曾经提高过,到10%。

  多少合适这个先不评价,看市场情况。我总感觉这些业务对我们是新的,对人家是老的,就是用国际上周边那些成熟市场的标准去做即可,不必创造我们自己的东西,我相信人家研究这些东西,也是有道理的,很多地方有指数期货交易,大家都是跟美国学的,东京、香港都是跟美国学的,他这么推必要有自己的道理在里面。

  东方早报:你认为现在杠杆放的有点紧?

  阚治东:就象买保险,假如你家里财产100万,万一着火了,天灾人祸了,我交点保证金就可以(覆盖风险)。但是如果你一个车20万,人家让你付4、5万,人家谁去保?坏了就坏了。

  现在一样道理,肯定是保证金少了,才起到这样的作用。一定要知道,期货交易不是单纯为了做期货交易,我今天投资200万股票,我感觉万一股市爆跌怎么办,我也卖点空,我买了10万的空,万一跌破到哪里,我可以从这里解决问题,不是这里能拿回来么?

  但是如果能涨到更高,我这10万就不要了,这10万输掉了,但我买股票那里不就保证了么,这样我不管你股市爆跌不爆跌。

  东方早报:你们当时提高到10%是否也觉得有点高?

  阚治东:那要看监管部门要求,当时都是根据证监会要求做的。

  东方早报:你本人认为高么?

  阚治东:我不发表意见,市场的合理。要知道市场衍生工具出来,什么原因?目的是什么?就象我们说现货和期货道理一样,我买10亿油,但是怕跌,在期货那里再保保,道理一样的,不要把它当作一个交易工具而交易,这是一个衍生工具。是为了整个套期保值,是期货现货关联度很强,不是为了交易而交易。

  东方早报:当年你看到杠杆比较最大的是多少?

  阚治东:(当年)甚至大于50也是有的,100块的股票给你60%-70%融资,他想股市不会一下跌30%吧,但是20%-30%以后,你必须要如何如何,比如你现在压了一个马钢,你的市值是1个亿,假如给你融了7000万,肯定有约定的,当股票跌过多少以后,具有一定风险点,可以要求你追加马钢股票,按照当时的价格再计算,但出问题,往往出在他没有能力补了,即没马钢股票也没资金了,所以就出问题了。

  股票价格下跌了,你应该追加股票了,或者补交钱,你不补,券商就有权处置,我可以处置你这些股票了。严格按照规则做就没有问题了,不要(券商做主)帮忙,帮忙就会出事。

  当年这项业务尚处灰色地带时候,是没有比例约定具体的规定的,大家相互约定的,但是我相信现在证监会肯定有具体细则的。

  要考虑市场的公平性

  东方早报:融资融券只有6家试点,对券商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阚治东:今天我们做的也是很谨慎的,只允许几家有资格的券商先行先试,这种方式势必会造成证券行业中进一我是觉得,要尽快放开。证券行业,没什么大问题就要让它做、让他活步分化,到这里做能融资融券,到那就不能做。

  当然证监会也是出于谨慎,找几家好的去试,但是我们希望这种局面不要长久,不然就变成证监会就变成重点扶持这几家了,国外综合性券商什么都能做,没有限制。

  东方早报:现在融资融券设有比较高的门槛,会不会对投资者不公平?

  阚治东:我们现在把门槛设在50万的对象,他实际上对散户做了一定保护,50万资金量在今天,我也不知道整个市场中间50万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我也很难说。

  如果50万在投资者中占的比例很小,如果只有20%、30%,会对大众投资者带有不公平。所以门槛应该设多高,我想应该是符合一个大众整体水平的比例,才是一个合理比例。否则就是广大投资者无缘参加,无缘参加套期保值,只能跟着看,是个形式。

  我也希望这是初期谨慎试行的一个问题,我们既然是几年磨一剑,我相信我们无论是模拟交易,无论任何做法,我们已经做的很谨慎了。

  系统性风险带来操作风险

  东方早报:你感觉融资融券最容易出问题的点在哪里?

  阚治东:最可能出问题的点,是市场风险带来的操作层面风险,在市场大跌的时候,就可能这些问题比较突出。

  不要看我们今天(融资融券)做的很保守,(下跌空间)是30%、40%,但是碰到股市爆跌的时候,30%、40%是挡不住的。我们曾经到过6000多点,跌到1800点,这不是跌了40%,是跌了70%。如果这个时候客户跟你商量不要抛券,怎么办?

  因为跌到我这个点,证券公司肯定要抛了。证券公司首先要自保,要把给你(投资者)的融资额度拿回来,剩下多少我(证券公司)不管了,再谈。就怕不是这样,想象是这样的,但是往往不是这样的,往往形成一系列的风险。

  我们的市场这么多年,行业欣欣向荣风平浪静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但一旦市场大波动的时候,问题都出来了。

  过去委托理财为什么出问题?也是资金问题,过去委托理财实际上也有放大效应在里面,给100块钱买只股票质押在我(证券公司)这里,我给你在这里也融点资金,也有这样的,这个是有灰色的地方,我一直说现在灰色的到阳光下了。当然现在灰色肯定不让做了,这个肯定查的。

  东方早报:灰色的资金渠道是哪里?是银行还是民间?

  阚治东:过去的资金的来源很多方面,银行肯定也是一个渠道。过去银行说你的存款在我这里,你保证金账户对银行存款也是很大的一块,银行会提供给你隔夜拆借之类,这种方式都有,对不对,拆借的业务,都有。

  东方早报:这个会不会对券商的风险很大,如果他无限向银行融资的话?

  阚治东:这个是我们说的另外一句话,这是银行控制风险的问题,我们只能说,银行也要做大客户,他也会考虑自己的风险,这是银监会监管的问题。

(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mael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