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年之5-19行情 > 正文

周正庆:国务院批准六条政策 奠定5-19行情

字号:T|T

中国证监会前主席周正庆:5-19行情始末

  周正庆指出“用正确的政策支持和引导股市”是5·19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一条经验。  

  周正庆曾兼任国务院证券委主任和中国证监会主席,国务院证券委撤并后,他成为专职的中国证监会第三任主席。他主张积极治理股市,笔下的一份建议曾引发著名的5·19行情,加之随后刊发的《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给股市带来持续两年的上涨,最后达到2245点的当时历史高点。

  一年下跌25% 怎么办?

  1999年上半年,股票市场已经经历了长达近两年的盘整行情,整体一直处于下滑状态。到了1999年5月18日,沪深两市综合指数已经分别跌至1059点和310点,比1998年6月3日高点沪指下跌25.4%、深指下跌24.9%。不少股票和基金也先后跌破发行价。

  当时这种跌法是很少见的,对此,证监会应该怎么办?那时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不干预。证监会只管监管,市场好坏与其无关。但我带领证监会领导层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分析后,持另外一种观点:证券监管部门面对下跌局面,不能听之任之,要积极主动、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地采取有效政策措施,推动市场健康发展。

  资本市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要搞好。所谓“搞好”,就是在总体上要“蒸蒸日上”,保持持续稳定发展。如果市场低迷,资本市场就无法发挥功能;唯有市场发展,才能发挥功能。其实,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买股票就赔,买股票就被套,谁还买啊?

  有人说股市哪有只涨不跌?这里的“蒸蒸日上”不是说只涨不跌,而是说从趋势上要总体向上。所以我一直主张“慢牛”,市场有涨有落没关系,但一年里算总账,要保持稳定向上发展。

  我国如何发展资本市场?小平同志曾经说过:“允许看,但要坚决试。”但是试的标准是什么,现在很多人忘记了。标准其实就是三个“有利于”:有利于提高社会主义生产力、有利于提高国家的综合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只要符合这三个“有利于”,这个资本市场就要向前发展;如果搞完以后是三个不利,这个市场就不要发展了。

  我们研究了1999年上半年的市场情况,股市不到一年跌了25%。第一,这不利于筹集资金支持经济建设,1998年筹资比上一年就减少了484亿,下降了36.6%。第二,市场持续低迷,导致新股发行困难,不利于发挥资本市场功能,支持国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第三,投资者普遍被套,损失严重,不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保障群众利益,同时影响了投资者信心。我们一衡量,将近两年的盘整,出现三个“不利”。

  面对持续低迷证监会怎么办?是置之不理、无所作为,还是要积极主动去做工作,治理这个市场?

  我们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发展需要正确的政策支持和正确的舆论引导。与发达的资本市场相比较,我国的资本市场建立和发展的时间还很短,体制、机制、法律制度都不够完善,如果不积极去不断完善,怎么能推动市场健康发展?谁来推动这个市场完善呢?当然是政府主管部门。总之,要积极主动去治理,不要听信“政府不能用政策引导和支持股市”的错误论调。

  搞清原因 采取对策

  我们经过认真的研究分析,摸清了股市持续低迷、非理性下跌的原因,有针对性地出台新的政策。

  当时我们提了六条。第一条,要进一步搞好证券市场的规范整顿,抓紧整治市场违法违规的问题。当时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18个省市,都有自己的证券交易所,各省都有自己的交易中心,都在自己发股票,自己交易。当时统计有300万股民在这种场外市场进行交易,股票市值达300亿元。各省都有自己的交易中心,证监会根本无法去统一监管。而且各省建立的证券交易所都是非法的,因为国务院有正式通知,凡成立证券交易所都需要国务院批准,批准权不在各地省政府。所以对这些违规行为需要继续清理整顿,之前我们已清理了一段时间了,但我们觉得这对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最重要,所以还要继续深入清理整顿,为市场发展创造良好的客观环境。

  第二,要解决证券公司合法融资渠道问题。证券公司是金融企业,但当时想借款想贷款没有渠道,谁也不借,谁也不管,一般的工商企业都可以借款,怎么证券公司就不行?所以我们提出来要给证券公司合法的融资渠道。应该开正门堵后门,我们提出要允许证券公司进入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和债券市场,可以搞同业拆借,可以搞债券回购。允许证券公司发行融资债券,也允许向银行借款,用股票进行抵押。那时证券投资基金不发达,机构投资者买股票主要靠证券公司。证券公司要买股票,资金来源渠道不畅怎么行?

  第三就是扩大证券投资基金的试点。我们这个股市,散户太多,机构投资者很少,不利于市场稳定,所以要扩大证券投资基金的试点。原来我们试点5个,后来经过长期发展,现在已发展到了80多个。

  此外还出台了搞活B股市场的政策、允许B股和H股开展回购股票的试点等措施。

  对5·19行情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这六条政策怎么落实?单靠证监会力量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正式给国务院打了报告,叫《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证券市场发展的若干政策的请示》。这个报告报上去以后,经过与财政部、央行、发改委等部门反复协商后,5月12日国务院正式批准。

  现在看来,这六条政策,由于从实际出发,及时适应了市场发展的客观需要,顺乎市场参与各方的期望,经过各方密切配合,努力实施,因此收到了较大的效果。

  所以你要问证监会当时对5·19行情怎么看,其实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没想政策出台后,引起超乎预期的反响。之前我们无非觉得持续低迷不好,需要研究一些对策,推动市场发展。但这从另一方面也表明,我们当时调查分析得比较准,措施也得力。大家指望的政策政府都解决了,所以信心马上就起来了。

  5·19行情扭转了股市的持续低迷,企稳回升,恢复了市场人气,扩展了发展空间,也给投资者和市场各方带来了欣喜和期盼。受到普遍欢迎和肯定,但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认为这是“井喷”行情,是政府托市,会造成不良后果。

  我们针对这些不同认识,向国务院提交了《关于近期股票市场情况的报告》。

  报告指出,5月19日以来,沪深股市出现了较大上升行情,它反映了我国宏观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和市场运行的内在要求,是正常的恢复性上升。这对于更好地扩大内需,推动经济增长,特别是支持国有企业改革是十分有利的。

  从市场指标来看,市场运行基本正常,无论是股指上升和日均交易额都远没有达到历史的最高水平。这显然不是“井喷”,而是市场本身客观存在的反弹要求。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反映了广大投资者对我国政治经济形势发展的良好预期。

  经过历史实践的检验,我们深深体会到,出现5.19行情是件好事,由于正确的政策和舆论的引导和支持,加之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密切合作,以5·19行情为契机,逐步演变成将近两年的牛市行情,沪深股票综合指数在2001年6月达到历史高点。

  人物简介

  周正庆 1935年出生,安徽天长人。

  1986.10-1993.06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1993.06-1995.06

  中国人民银行党组书记、常务副行长。

  1995.06-1997.05

  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证券委主任。

  1997.05-1998.03

  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证券委主任、中国证监会主席。

  1998.03-2000.02

  中国证监会主席。

  2000.04-2008.03

  第九、十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