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人物传奇之许小年 > 正文

许小年:坚守“中国墙”

2010年10月21日09:24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注:本文原载于2003年06月13日的《新财富》杂志

“若无数据支持,任何报告都别想在我手里通过,不管其得出的结论多么惊天动地。”

冯玉/文

在本次“《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排名中,许小年领导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研究部被评为年度“最具影响力研究机构”,许小年本人及其4位下属亦在“个人最佳”之列。

“我觉得这是应该的,”许小年说,“我们的工作非常辛苦,将国际研究理念和方法带进中国,困难很大,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研究方法,现在被评上了,说明市场对倡导理性投资、从基本面着手研究的认可,也是中国证券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我非常高兴。”

研究的生命在于客观

中金研究部认为公司的价值体现在基本面,他们注重定量分析,引入国际化的定量分析模型,并注重国际化的比较视野。“如无数据支持,任何报告都别想在我手里通过,不管其得出的结论多么惊天动地。”许小年说。中金的研究数据主要来自公开出版物、企业财务报告及专业数据库。在目前数据质量普遍不高的情况下,中金以经济模型做分析工具,并将各种数据相互印证,许小年解释说:“如有造假,必有真假两套数据,其中总有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此外,分析员的行业经验和公司拜访也很重要,由于调研前准备充分,‘你们总能问到要害问题’是许多企业对中金分析员的评价。”

在确定选题时,中金研究部除配合公司的投行项目外,主要根据投资者需求及自身判断来定,判断的依据是行业的成长性及公司是否在行业中起到中坚作用。其研究对象基本都是上市公司,目前重点在大蓝筹上。

中金研究报告除提供给本公司业务部门,还免费提供给机构投资者,包括基金经理、保险公司、企业等。在为公司投行业务做项目时,许小年表示公司在管理上非常注意:“我们与其它部门设有中国墙(the Chinese Wall,为避免公司研究部与投行业务产生利益冲突,美国当局于1929年后立法规定所有投行必须以一道像中国万里长城般的高墙把公司内的研究部与投行业务分开作业,且不允许两者分享有关投行业务的机密消息。这道立法及作业方式后来被称为”中国墙“),这是制度上的保证。如果研究部的结论与公司投行业务有冲突,我们则选择对投资者负责,具体操作中也保持研究独立。”

许小年坦言,“平时我们经常与投行及销售人员有冲突,甚至要吵架,作为研究部主管,我感到过压力,但最终仍支持自己的研究员对投资者而非对公司投行部负责,因为研究的生命力在于客观。为达到客观真实,除加强监管外,公司内部的独立意识也要提升,社会也要尊重研究部的政策。其实客观对作为研究对象的公司、对投行、对投资者和我们研究部都有好处,会让大家减少风险。被研究的公司总是希望我们讲得好一点,但其真正的生命力在于长远发展的业绩。华尔街迁就上市公司的结果,是‘安然事件’爆发,纳市股指下跌,研究机构被追究责任。那些百万、千万、亿万美元的诉讼,就是对投行研究丧失独立性的惩罚。”

然而许小年并不认为研究独立就意味着将研究部从投行中甩出去。“研究部不像公司,总要有人给钱。比如我们要为《新财富》做研究,也总要花钱,不是向《新财富》要,就是向其它机构要,反正完全隔离利益集团是不可能的,而且,如运作不善,研究成本会更高,最终将转嫁到投资者头上。所以研究部独立出去还是作为投行的附属,目前世界也看不出趋势来。其实独立问题不难解决,关键在于制度和监管,包括法律监管、公司高层监管、分析师职业道德约束及市场约束。市场方面,如果你的研究不客观就不能生存。”

目标是“中国研究”全球前5名

谈到同业竞争,许小年认为国泰君安、申银万国等国内券商在国内市场更胜一筹,他们了解客户,研究范围也广,值得中金学习,但在研究方法上,中金更希望向国际投行的标准提升。至于国际竞争对手,他提起《亚洲货币》排名:“我们在‘中国综合与研究’方面排第11,排在美林、摩根后面,但在高盛、所罗门美邦、荷银前面。中金的目标是前5名,这要付出艰辛的努力,努力方向是以国际方法加强对国内市场的跟踪研究,多与投资者沟通,向他们提供更多的产品,扩大A股的研究数目。”

作为中外合资投行,中金在运作中也难免遇到体制上的冲突。“外方股东经常按照国际标准要求我们,有时态度很急,对业务的判断也与我们不同,有时双方打得不亦乐乎。但我们对中国市场有更深的理解,认为向国际靠拢要有个过程,事实也证明,我们在业务判断上更加准确。”许小年说,“当然外方的理念和规范做法对中金有相当大的提升作用。”

金融资本市场与人家相差太远

4年前加入中金的许小年,32岁以后才走出国门到美国求学、教书,后来到美林任职,“在美林比我教书赚钱多多了,但总有给洋人打工的感觉。在中金就不同了,我一直把中金当成中国投行来看,相信中国人只要用心,肯定不会比外国人做得差,但首先要向人家学习。中国人很能干,但150年来一直被人打,中国差在哪里?我感到是金融资本市场与人家相差太远,制度、观念、技术都落后。”

许小年自认为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深爱中国这片土地和人民。他说早年上山下乡时,在一年只吃两次肉、全年现金收入只有5.17元的岁月里,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中国,什么叫中国人民,现在工作在中金,常想着“除了为自己的生计,也应为人民做些事。”

他认为投行经历是其第二次认识中国,“从投行业务中认识了转型的中国、从半政府半市场经济体系转变为市场经济体系的中国。我不相信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市场’,西方市场才是我们的样板。作为经济学家,我在不断地观察市场,寻找改进金融效率的方法,希望中国经济能在坚实的基础上快速发展。”他深有感慨:“但愿我的初衷不要像2001年那样被太多的人误解。”

附:“中金”分析师的风格

许小年给此次跻身“最佳”的下属郭海燕、范艳瑾、赵彦等人的评价是:热爱自己的工作,天天加班,周末也如此。“如果没有对工作的热爱,这样做是不会持久的。他们不急功近利,坐得住冷板凳,认真扎实地积累行业经验。我看过国内许多人太浮躁和急功近利,成果反而有限。”而中金研究部招人时,就注重筛选工作态度积极、基本功扎实,具数据处理、财务分析、沟通及表达能力,并在行业知识方面有积累的人。考核时亦将个人工资与表现挂钩,“表现”来自客户、投资者、本公司投行及销售人员的评价和完成报告的数量、质量。

本次评选主要依据国内基金经理投票,在探讨中金其他分析师未当选的原因时,许小年分析道:“可能是他们与基金经理接触不够,或没有得到人家认同。其中沟通很重要,因为他们的分析成果要为基金经理的投资决策提供支持,而不是用来孤芳自赏,这样,他们要为基金经理们提供高质量的报告才行。他们没有当选,表明其工作还需改进,我们将之视为对中金的鞭策。”

[责任编辑:parryzhang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