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人物传奇之许小年 > 正文

前有车后有辙 从许小年加盟“中欧”说起

2010年10月21日07:50腾讯财经阿蒙我要评论(0)
字号:T|T

注:本文原载于2004年2月24日的人民网

虽说无风不起浪,但媒体就怕没的事。题为《中国股市两“空头”聚首许小年还将坚持看“空”?》,读来瞧去,说的也只是许小年执教中欧学院。打开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网页,加盟一事即被证实,在小年的“音容笑貌”旁是这样介绍的:在加入中欧以前,许小年教授从1999年开始一直担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在进入中金之前,他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为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顾问、美国麻省Amherst学院经济学助理教授,以及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此举,令先前有关“转投大摩”之说不攻自灭。掀起轰轰烈烈“千点论”的许小年,难道这回真的要“解甲归田”当隐士?大家不仅要问。

从古至今,因官场失意、事业挫折而成为隐士的不胜枚举。由此,突然想到另个人大家熟悉的人高西庆。据说,高西庆幼年生活清苦,80年代初负笈远游,在美国学习工作了近10年之后,回国参与创办了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1992年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部主任兼首席律师,1995年底调离证监会。在仕途跌入底谷时,高去外经贸大学过起了授业解惑的教授生涯。1999年7月,他意外回到证监会并任副主席,2003年1月被免去副主席,就任全国社会保障基理事会副理事长。有人评价他“书生意气未改”,“不分场合地讲话,喜欢与人较真,有时显得傲气”。依据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作为副部级干部,依旧坐着一辆旧的本田雅阁,显示出浓厚的自我色彩。针对媒体的冷漠,也有人感慨:在经历了许多浮沉和关注后,高可能最需要的是淡静。

一篇网络文学叫《世界需要隐士》,里面是这样说的:在这个世界上是很需要隐士的。隐士是一片清新的绿荫,是一剂清火的凉药。惠施曾对庄子讲到有一种大树,树干弯曲,表面疙里疙瘩,对于木工来讲,他实在是什么用也没有。但是庄子却告诉惠施,如果你将这种大树栽到什么也没有的地方,那么你就可以在树下悠闲地乘凉了。所谓隐士,正如同大树一般。以世间的求功取名的眼光视之,实无一用。但是,隐士是一伞遮天蔽日的荫凉,如同一泓清泉或是一山幽野,对于狂热的人们,无异于久居闹市后,置身了旷谷清凉之中。那种在天地间获得的放松和安慰,正是隐士精神之于人群的作用。隐士的存在,正如同我们这颗星球上自然景观的存在,山林、清溪、汪海、虹霞、河汉,以及阳光、空气和水。

在中国历史上严格说来,隐士始终不变的很少。由于受到内在和外界方面的影响,隐士自有其出山的可能性。内在因素:隐士做为知识分子的一部分,本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已任,即便成为隐士仍不能完全地从这种抱负中解脱出来,即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外在因素:统治者对于人才的重视,如刘备对诸葛亮的“三顾茅庐”等,使得隐士们总是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来参与朝事。或以在野之身应在朝之命,或以在野之名务在朝之实。这样的故事,无论古今或中外依然在不停地延续着。那么,许小年能归隐多久呢?人们忍不住会想。

近日,许小年在《财经》撰文《正本清源还是短期利好?》。开头说:细读文件,可看出此次《意见》和以往几次旨在营造市场气氛的官方文件不同,在表述上突显了资本市场作用和实际经济功能,可具正本清源之功。结尾讲:如果仅仅将《意见》简单地视为短期利好的政策白皮书,就有可能重蹈昔日的覆辙,井喷行情之后,市场阴跌不止,这是任何希望中国资本市场健康和持续发展的人都不愿见到的。从小年话中,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答案。(人民网北京2月24日讯)

[责任编辑:parryzhang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