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证券新闻 > 正文

第一代入市的股民:天上地下皆在一夜之间

2008年07月01日07:44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于鹏:千金荡尽不复来

  “那时候我手头的现金多得可以绑成砖头砸死人。”不同于高晓,于鹏(化名)回忆起自己炒股的时候,非常兴奋,“钱来得实在容易!我数钱都不一张一张的点,而是把100元一摞的钱压瓷实了拿尺子量。”说话间,他本来有点混浊的眼睛里闪烁着回忆的光彩。但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字,因为“和原来相比太丢人”。

  他发家的情况与高晓相似,第一次买了股票后,生怕遭到妻子“投机是要倾家荡产”的埋怨,谎称刚取的存折被人劫去了。但一年后,他发现自己一下有了50万元,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把突然降临的财富,归结为自己的当机立断,而且对炒股致富产生了极大的信心。由于当时几乎没有赔钱的股票,而且买得越多,赚得越多。于是,于鹏把赚来的钱又全都投进了股市,还把家里的钱搜罗一空都加了进去。以至于相当一段时间,于鹏家里吃的蔬菜都围绕着最便宜的白菜、萝卜打转。很短时间里,他在股市上的资金就接近7位数。亲属看到于鹏赚钱容易,也把自己多年的积蓄交给了他。于鹏开心地坐进了股市的大户室,中午吃几口大户室专门配送的免费午餐,每天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哪只股票升值的信息从眼前溜过。他向记者形容那时候股市的兴旺:“自行车棚天天是满的,看车的老太太都时不时进大厅盯几眼行情;卖茶叶蛋的都得到处收购鸡蛋,不然根本满足不了待在证券大厅里的股民的需求。”

  好运气终于用完了,赶上了国家规范股票市场。由于于鹏一直习惯满仓操作,以至于被强制平仓。更糟的是,看到股市连着几个跌停,借钱给于鹏的亲戚急了,催着于鹏还钱。由于当时签的是借款合同,于鹏只好闭着眼睛斩仓。还清债务后,他多年的心血没了多一半。“不能借钱炒股”是他得到的最深刻的教训。

  虽然赔了,但于鹏不服输。他买来各种股票书籍研习,包括《战胜专家》、《短线铁血》以及《笑看股市》等等,皆是当时火极一时的大作。但即便如此,在变幻莫测的股市里他仍然是赚的少、赔的多。无奈间,他把目光转向了期货市场,可仍然找不到当初的感觉。更不巧的是,他一进场,恰好碰上期货市场反常规震荡,几个反复,他反而负债100万元。正好是他当年进入股市赚得第一桶金的2倍。

  靠着家人的支援,于鹏花了两年时间终于还清了债务,而自己的家也已经空空荡荡,甚至连孩子上大学都只能申请助学贷款。赔得倾家荡产的于鹏一开始羞愧难当,在家躲了将近1年,但最终还是要面对生活。现在,他靠卖菜为生,早上三四点就要去批发市场进货,6点钟开摊,卖到10点左右收拾回家,晚上再出来一趟。“挺累,但也挺充实。”他略带自嘲地表示,“至少每天的进出都是实实在在的。”

  ·点评:

  "认购证"是中国股市创造的奇迹。有人形容那时的股票市场,根本就是一场"搏傻"行动。股票越炒越高,直到高得没边没沿,看谁最傻接到最后一棒。而就像杨百万曾经说的那样:"中国股市的傻子就像田里的韭菜,割了一茬,长一茬。"

  第一代股民发财的的确很多,但到今天很多已经销声匿迹。因为第一代股民的金融专业知识大多都不是很高,不少人是跟风而为。一些转行做公司成功发展或保留了部分资产过安逸生活的有一些个案,但绝大多数人都是先一夜暴富,然后渐渐的把钱赔光或用光,现在和普通市民没有多大区别。第一代股民暴富但很快销声匿迹的原因有股民自身和政策、机遇的因素,也有中国当时所处的特殊时代背景的因素,它是一个时代的综合产物。今天看来,这些经历对中国的股市发展有很大的启示作用。

第一代入市的股民:天上地下皆在一夜之间

(和讯网)

[责任编辑:a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