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证券新闻 > 正文

8-10风波:我在现场 暴力事件回忆

2008年08月18日07:35中国证券报江沂我要评论(0)
字号:T|T

8-10风波:我在现场 暴力事件回忆

1992年8月8日,许多人在深圳通宵排队,购买新股认购抽签表 新华社图片

  1992年,中国资本市场刚刚起步,新股发行还处于摸索阶段。在沪深两地,出现了一种新事物——“新股认购抽签表”,股民通过购买抽签表,可以获得申购新股的权利。在当时,一级市场申购到的新股,在二级市场就意味着财富的成倍增值。于是,在1992年8月份的深圳,百万股民争购认购抽签表,酿成了后来被称为“8·10风波”的历史性事件。

  1992年,乘着小平南巡的春风,股市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上涨:1992年5月21日,上交所放开了仅有的15只上市股票的价格限制,引发股市暴涨。由于没有涨停板限制,沪市一日涨了105%。随后,股指连飚两日,25日,行情触顶,报1429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中国股市能令人一夜暴富。

  而深圳在8月初,就开始了第二次新股认购抽签表发售的宣传。1992年8月7日,人民银行深圳分行行长就抽签表发售接受《深圳特区报》的采访称,当年深圳计划发行A股5亿股,预备发售500万张认购抽签表,中签比例10%。1991年深圳的新股认购抽签表首次发售,价格仅为1元一张。而此时,抽签表价格已经涨到100块一张,8月8、9两日在全市300个网点发售。每个身份证限购一张抽签表,每人限持十张,每张中签表可认购1000股。

  甘爱军和林兵就是当时认购大军中的两个普通人。

  百万人蜂拥进深圳

  “2007年,到处都是谈论股票的人,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稀奇,十几年前,我就已经是疯狂的股民了。‘8·10风波’的时候,我在深圳通宵排过队,购买新股认购抽签表。”回忆起1992年8月在深圳经历的两个难忘的晚上,四十几岁的甘爱军几乎记得每一个细节。

  1992年8月8日晚9点多,甘爱军怀揣着四处借来的身份证,跟着另外一个司机朋友老高,开车到了深圳福田,开始了跟股市的第一次接触。当年,甘爱军在广州文冲船厂工作,还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司机,1991年他就听说深圳、上海可以买股票。一位脑子灵光的同事停薪留职跑到深圳,光炒股票一两个月就赚了几万元,换来大家的艳羡。“工作四五年,我省吃俭用,当时存折上也不到两万块钱,这点钱不够做生意,拉私活收入也有限,那时候广州人都兴‘炒更’(粤语兼职的别称),我想,对我来说,炒股就是最好的‘炒更’了。”

  9号开始发售,甘爱军打算8号晚上就到网点排队,心想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没承想到了销售点,发现现场已经人山人海。销售点排出来的长队已经像长蛇一样转过了几个弯。甘爱军打听了一下,从7号晚上开始,各个销售点就出现了排队的市民,这些人都有所准备,吃的喝的带的不少。“深圳到了八月,气温也有27度左右,人挤人的空地上,热气腾腾的味道实在很难受。”甘爱军说。

  到了8号中午,刚刚中专毕业到深圳一家电子厂工作的林兵也背着一个书包,开始到关外的一个销售点排队。他是一个潮汕人,尽管积蓄不多,仍然憧憬着能够早日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像家族里一些成功者一样,最后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意。他手中的积蓄还不够申购1000股新股,但“每人限购10张,中签率10%”的规则让他眼前一亮。算起来,中签几乎是十拿九稳的,无论如何,先中签了再说。收集身份证也没难倒他,当时,林兵有好几位亲属在深圳的农贸市场当小贩,通过他们,小林很快借到了十张身份证。“他们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借身份证,我当时想,这就是读过书和没读过书的差别吧。我这也是凭知识赚钱。”

  估摸着市区内能人多,知道申购新股发财奥秘的人也多,所以,林兵选择在关外排队,他觉得这样或许能够更快地买到抽签表。尽管排队的人比自己预想的多,但是从小和父母排队买粮、买肉的经历告诉他,越紧俏的东西,排队的人越多,而获得的过程也越为艰难。林兵说,当时他认为,炎热和疲惫排队,都是获得财富的必经之途。

  排队的滋味

  甘爱军的朋友老高脑子很精,看着几乎见不到尾巴的队伍,他决定买位子。最后两个人各花了50块,跟民工买到了两个好一些的位子。没想到过了没多久,开出100块价位都买不到了。安顿下来,甘爱军就跟前后左右聊开了。“仔细一听,排队的什么人都有,旁边那位来自关外的工厂,老板收集了厂里工人的身份证,派了二十几个人过来排队,每个人按50块每天发工资,还发误餐补贴。”

  当时,为了买到申购表,这些第一代股民可谓招数百出。不仅当地的股民行动了,外地股民也大量涌入深圳。据当地媒体报道,当时的深圳邮政系统,陆续收到来自外省的一麻袋一麻袋的身份证。有了身份证,这些人就雇了民工排队。有的“雇主”就站在队伍的旁边,手里捏一叠钞票,一个“雇佣兵”出来给他10张抽签表,他便给他一份钞票,一手交钱一手交表。

  甘爱军说,当时排队的人一个贴着一个,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别人插队。“我们只能搂住前面那位排队者的腰或是扶着肩膀,而后面一位也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幸好老高站在我前面,熟人,搂起来不尴尬,后面那位也是搂着我的腰,还好后面那一位也是男的。当时排队的也有女人,同样紧紧搂着前面一位的腰,没有办法,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去,炒股,赚钱呗。”即便如此,也出现了有人排了一天一夜,却在快排到时却被挤出队伍的事发生。

  “但什么也不能阻止我们排队。你想想,花上一天一夜,10%的中签率,能中上一签,以那时候股市的火爆程度,买新股投进去的钱能够翻番吧。一天一夜风餐露宿后财富翻倍,诱惑力能不大么?”甘爱军说,那时候排队的80%以上都是年轻人,尽管天气很热,甚至中间下过瓢泼大雨,无论多疲倦,提到新股大家还是兴致勃勃,打退堂鼓的极少。

  那两天,深圳白天气温在35度左右,晚上十一二点空气中仍有热风,而早上7点多的太阳照到脸上,就有明显的灼痛感。林兵自己带来的水早就喝光了,幸好有小贩中间叫卖矿泉水,小林买了最大包装的一瓶。“最难受的是没处上厕所,喝水也是小口小口喝,天气热,流汗没多久蒸发了,这样就不会肚子胀着难受。”林兵说,当时他看到排在前面的一位仁兄,身上的黑色T恤上面结了厚厚的一层盐花,而头发因为流汗,已经板结成一缕一缕的。周围散发着一阵阵的馊味,他分不清楚到底这股味儿是自己身上的,还是来自别人。

  队伍越拉越长,每个人的空间越缩越小,但还是有一些小贩见缝插针地在队伍里卖着矿泉水、食品、祛风油……他们也在顺便传播着小道消息。这也给大家带来了乐子。一会儿传说市政府发现股民踊跃排队,决定扩大新股发行量,中签者每人能够申购1500股;又传说各销售点将在早上六点提早销售抽签表。消息在队伍中流传着,一次一次振奋着排队者的心情,却又一次次被证实是假消息。

[责任编辑:a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