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评论:加息不如断电

2010年10月19日18:18商界评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中国如果不总结放出通胀的教训,而贸然以升息对抗通胀,效果恐怕还不如直接给银行断电。

■文/赵 岩,资深媒体人

有这样一则轶闻。背景是去年上半年,伴随中国放出天量信贷7.36万亿人民币,房价飙升,通胀抬头,货币政策在下半年收缩,而地方银行配合地方政府投资的热情不肯退烧,某总行行长苦于迟迟不能跟随大方向,扼住信贷洪流,结果被监管部门约谈。痛定思痛,行长决定从源头上作文章,直接把总行主机断电三天,因为所有的信贷都需经过总行数据中心。故事真假,请读者自揣。

关键的问题是,同样的量化宽松,中国基础货币增量事实上只有1个百分点,而美国增幅是正常时期的9倍多。传导到信贷增量何以恰恰相反,美国信贷增幅微不足道,特速集团洪水滔天。

问题是出在利息吗?事实胜于雄辩,美国的利息比中国更低。那么,如果不是降息把通胀放出牢笼,升息又何以把通胀收归牢笼呢?

中国如果不总结放出通胀的教训,而贸然以升息对抗通胀,效果恐怕还不如直接给银行断电。

一个简单推测是,如果依照中国的住房自有率超过60%的官方预计,和中国远远超过正常国际水准的房价收入比,升息对中国人的财富和“消费”的挤压效应,远远多于升息令实际利率转正的利息收入。这也将加大中国房地产在维稳中挤泡沫的难度,提高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削弱中国企业投资的相对优势,而最糟糕的是,付出这些代价的升息并不足以勒住通胀的缰绳。

伯南克一直声称,他不能让银行放贷。

为何不能?对于一个因为房价虚高泡沫破灭的经济体,匆忙放松信贷闸口意味着穿新鞋走老路而非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信贷泛滥也会导致价格虚高,通胀出笼,很可能在经济尚未复原的时候,为了遏止通胀,再度升息又抑制了经济的复苏。

很多人错误地担心,如果美国目前不扩张信贷,经济也无法有效扩张。不要忘记,这次金融危机之初,人们已经在热议危机特点,实体经济无恙,而金融为乱引发动荡。美国经济已实现了增长,而企业也在扩张。

目前的状况则是,企业的现金每天增加,不缺钱的企业需要的是泛滥的信贷和升息的压力,还是低廉的利率稳定的增长环境?如果企业是经济机体的细胞,哪些细胞和哪个经济体将是目前低利率环境下并购嘉年华的最大受益者?美国是全球企业并购最大的市场,在全球企业账面上择机待出的约3万亿现金及等价物中,美国也占据2/3左右。

而中国恰恰成为一个敢于对释放海量信贷救市说“我能”的范例。2009年的房地产购入者,则是为“我能”支付最高学费的房主。虽然在下半年勒缰,最终中国全年新增信贷9.6万亿,仍创下增幅超过100%的惊人战果。

如果要给导致中美悬殊现状的货币政策核心因素找一个关键词,前者是“信贷额度”,后者是“资本充足率”。

尽信书不如无书。对于美国何以能在强力扩张基础货币的情况下却没有扩张信贷呢?美国方面的研究资料显示,主要是借助提高资本充足率限制信贷的制造流程。金融危机后,世界见证了美联储一次又一次的创新性货币政策手段,从最初的挽狂澜于既倒,到目前的“刻意装病”,更可以看出美国所追求的绝非短视的快速见效,而是长远经济的稳固复苏。

而中国则是始终如一地祭出中国特色的、半市场化货币政策中的尚方宝剑“信贷额度”,这把剑配合国有银行除了对投资人和客户负责以外,更高层次的“政策使命”,是催生出2008年末伴随信贷额度取消、银行大开闸门的洪涝灾害。根源不在利率,又怎么可能通过利率获得解决?

通胀猛于虎,治理虎患最好的方法,是不要放虎归山,如果虎已咆哮山林,加高栏杆可以延后一步。而中国居民的供房成本已经过高,中小企业融资已经过难,消费已经过度被挤压;不计入GDP而不受“青睐”的公共投入、尚待松绑的民间金融、尚未发挥效力的直补消费都是可以着力之处。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