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赖小民:鼎新中国华融

2010年10月18日15:05投资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商业化转型,布局金控,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中首家控股银行的中国华融正在“首席客户营销官”赖小民的带领下冲刺改制。

文 本刊记者 植美娜 李恩青

自从同行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今年7月挂牌以来,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中的另外一家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中国华融)明显加快了市场化的步伐:成立华融渝富股权投资基金,入主海南星海期货,控股华融湘江银行……

9月3日,中国华融与永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丰金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人才培训、管理经验交流、信息交流与课题研究合作、新产品与新业务模式研发等方面开展合作。

“中国华融与永丰金控在组织架构、业务范围、发展理念等方面有许多共同之处,也有很多可以相互借鉴的经验,各自的发展态势和发展需求为‘合作共赢、优势互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中国华融总裁赖小民表示,未来双方将利用各自的优势和现有的金融服务平台,在更高层次、更广泛的领域内进行深度合作,实现优势互补,互惠互利,共同发展。

永丰金控是台湾著名的金融控股公司之一,旗下子公司涉及银行、证券、客服科技、保险代理、创业投资、管理顾问、期货及租赁等金融产业,遍布全球的网点达198处,产品创新和多项业务排名在业界居领导地位,并屡获殊荣。而中国华融作为综合金融服务商,与传统银行或投行相比,最大优势就是可以依托辐射全大陆的32家分支机构和多元化的业务平台,发挥资产管理与投资业务、平台公司牌照类业务、创新类业务等“三大业务板块”,以及品牌优势、牌照优势、网络优势、专业优势、资源优势等“五大优势”的综合优势和协同效应。联系中国华融当下改制现实、未来上市引资及对“金控”追求,赖小民此番讲话可谓意味深远。

“中国华融的单个业务没有太大优势,但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打业务组合拳,向社会、企业、政府、市场提供一揽子的金融服务,最大限度地用好监管部门发放的金融牌照,改制后仍然按照这个定位走。” 赖小民如是说。

根据2000年11月10日国务院颁布实施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规定,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是专门为接收、管理和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资产而设立的过渡性金融机构,由政府注资管理,原则上公司的存续期限不超过10年。

10年后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没有丝毫退出的迹象,反而迅速扩容,寻求股份制转型和全业务金融牌照,赖小民掌舵的中国华融正走在这样的金光大道上。

危机中转型

1986年至1997年这段时间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过渡时期:1987年邓小平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发展生产力的方法。不再讲以计划经济为主了。1992年江泽民公开使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一提法。这一时期国有企业和国有商业银行因固有的弊端以及体制转变时期特有的问题,造成企业不良债务、银行不良贷款急剧增加。

1997年爆发东南亚金融危机,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并参与国际救援。这一决策大大影响了我国出口行业的竞争力,虽然危机对中国没有造成灾难性后果,但是警示我国对经济体系、金融体系进行全面检查。

当时我国银行不良债权越垒越高,积重难返。1998年末人民银行统计的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总额大约为22898亿元,约占贷款总额的25.37%,民间和国外学者估算这一比例在35%以上,无论哪一数据更准确,这与巴塞尔协议10%以下的规定相去甚远。不良资产总额更比当年中国银行的资产总额22317.14亿元还要多,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衔使命而生。国务院1999年成立四家资产管理公司,集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中国华融就是其中之一,当时资产排名第一的中国工商银行,将自己的大部分坏账出售给了中国华融,换得3130亿元人民币的专项金融债券。

10年间中国华融将历史遗留的坏账基本处理完毕,可就在这个时候,全球范围内因美国次贷危机扩散又产生了一时难以处置的巨额不良资产。

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肆虐,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最困难的一年。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中国政府在2008年底就紧急出台了经济刺激计划。中国银行业放贷量就此出现爆炸性增长,很多人因此担心坏账将相应增加。2009年1月至8月新增贷款总量为8.185万亿元人民币,占GDP的31%——高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或者格林斯潘泡沫年代的美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的使命赋予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继续存在的意义。

这一年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处理不良资产的大限之年,当初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时规定,在10年内处置完成所接收的银行不良债权。当年工商银行向中国华融出售坏账换来的专项金融债券中的一部分在2009年到期。

这一年也是中国华融商业化转型过渡期的最后一年。2010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稳步推进资产管理公司商业化转型”,指明了资产管理公司转型的方向。

最初四家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是“一股脑儿”剥离,没有评级,更没有招标投标,甚至没有讨价还价,就推给资产管理公司,即所谓的“政策性剥离”。到了不良资产的处置阶段,却要求采取市场化手段。二者的不对称带来一系列问题。卖便宜了,说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使国有资产流失”;卖贵了,说它们“抽取地方与企业血液”,社会舆论七嘴八舌。更有一位资产管理公司工作人员的经典语录见诸报端:“如果收回100块钱只能拿1块钱奖励,而制造100块钱费用你可以拿20块钱回扣,你选择哪个?”

资产管理公司的商业化转型喊了很多年,终于在2009年加快了市场化转型步伐。

也正是在这关键之年、困难之年、机遇之年的元月,赖小民空降中国华融,出任中国华融总裁。

此前赖小民有20多年的金融监管工作经验,包括在人民银行工作了18年,在银监会工作近6年,在北京银监局当了3年局长。其中,在中国银监会当了3年办公厅主任,同时担任中国银监会首席新闻发言人。

这些经验让他在中国华融这个新平台上有了用武之地—这一年中国华融净利润比上一年翻了一番多,华融租赁、华融证券、华融信托、融德资产四家子公司合计实现净利润比上年增长71%。

从“给米做饭”到“找米下锅”

“过去10年中国华融致力于不良资产处置,政策、资源、费用都由国家给,我们称作‘给米做饭’。现在需要我们‘找米下锅’,向市场要利润,向市场要项目,向市场要效益。”赖小民说,“这种变化对资产管理公司来说,是个转型,是个阵痛,也是个脱胎换骨的关键式的转型,从政策性的金融机构,转向纯市场的金融机构。”

赖小民认为,必须要按照“依法经营科学发展,风险管控责任到人,争创利润绩效优先”的经营方针加快中国华融市场化转型的步伐。中国华融在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具备较好的转制工作和队伍基础。“公司2008年实现纯商业化收入占总收入的94%,已基本摆脱了对政策性业务的依赖。目前政策性资产已经基本处置完毕。”赖小民说。

值得关注的是,在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中国信达已率先成为转型的破冰者。

今年6月份国务院批复了信达的改革试点方案,标志着包括中国华融在内的资产管理公司构建现代金融服务企业的序幕将正式启动。

改制后的信达股份已于今年7月正式挂牌。在赖小民看来,信达公司的改革试点方案走的是彻底市场化的路子,在清理政策性资产与负债、实施股份制改造、明确市场定位与放宽业务领域、拓宽融资渠道、享受税费优惠政策等方面,体现了很多新的政策导向。

“中国华融下一步转型发展的紧迫感和压力感将进一步加剧,深化各项改革、转换经营机制、增强市场竞争力的任务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在眉睫。”赖小民对华融的改制充溢热切的期望。

实际上,赖小民此前在货币信贷政策、金融监管、金融服务这三个方面的工作经历和积累的丰富经验,给他今天的资产管理事业打下非常重要的基础。

“首先给了一个开阔的视野;其次给了我一个坚实的丰厚的经济金融理论基础;再次,给了我一个比较的思维方式;最后,做事方面容易从监管角度把风险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由监管者转变为被监管者,赖小民觉得自己的“比较优势”在于对国家宏观经济形势、国内外经济了解较多,善于判断宏观形势,把握大局和发展方向。到华融工作,可以由大见小,也由小见大。他会经常用比较性思维来做经营管理工作。比如他觉得华融跟工行和信达比还有很大差距,所以他提出:“比较看差距,落后求奋进;远学工行,近学信达。”

从国家批复的信达改革试点方案中,赖小民看到了国家对资产管理公司整体转型终于有了科学规划,转型的方向是支持其扩宽经营范围,引入战略投资者,走向市场化、多元化、综合化。

这也是为什么赖小民上任一年内,中国华融在原有基础上,紧锣密鼓地筹划发展成为近乎“全业务”的金融平台。据赖小民介绍,目前中国华融的业务主要分为资产管理与投资业务、金融牌照业务、创新业务三大领域,具体包括资产管理与投资业务、证券、租赁、信托、创新业务、房地产、物业管理、股权投资基金、期货、银行等一揽子综合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