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证券新闻 > 正文

悲情阚治东

2010年10月18日11:29中国证券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注:本文原载于2003年11月30日《中国证券报》

阚治东坐在太平洋商贸大厦宽大的办公室里,不甚紧要的电话都被秘书礼貌地挡驾,房间出奇的安静,甚至有些压抑。他的窗外,则是深圳初冬常见的阴霾,还有关于南方证券纷纷扰扰的传言。

这个人再一次陷入漩涡之中,尽管他强调个人去留与南方证券的问题无关,但事实上已促成了一个“僵局”:与董事会的经营理念分歧加大后,他以南方证券“需要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为由请辞,也有几家股东要求更换管理层。但谁来坐阚治东留下的椅子?如果放走深圳市钦点的“救火队长”,政府扶助方案是否更加渺茫?股东们又踌躇万分。

“南方证券确实遇到了困难,这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的系统性问题”,“我这个人不怕累,但现在确实感到力所能及的事情太少”……他声音铿锵依旧,却隐隐透出悲情。这个叱咤股市的硬汉,正品尝着进退维谷的无奈。十几年来,他的命运伴随着股市脉动,可谓“潮起潮落总不宁”。

“知天命”不服天命

2002年6月,将满五十岁的阚治东临危受命走进南方证券,不少人为他捏把汗:股市新桃替旧符,阚治东这老廉颇尚能饭否?南方证券坑大水深,几任豪杰铩羽,他会不会救火不成反引火烧身?同赴南方任董事长的贺云也为强势之人,一山二虎能相容乎?

“组织安排,未容多想”,阚治东对媒体淡淡做答。多数人则猜想,他被贬五年后重新杀回,一定是想圆回自己的梦。

初来乍到,面对集各类“国企病”于一身的南方证券,阚治东的“头三脚”却一改其悍将作风。在同行们忙于减薪时,他温和地恢复了南方员工被调低的薪水;看到南方管理成本高企已成“漏斗”,他没有在架构上动大手术,只是蚕食掉悠闲的各地管理总部;他没有主动裁员,还喊出打造世界级投行的口号振作士气。稳定、缓冲,南方证券并未出现大的动荡。但阚治东心里无一日不焦急,单靠休养生息无法将这驾老车快速拉出泥潭,而深圳市的扶助资金又迟迟不能到位,南方必须通过增资扩股和发行债券疏通血液。

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盈利。2002年依靠转让南方基金的股权逃出亏损线,2003年的利润到哪去找呢?靠投行赚不到大钱,佣金调低后经纪业务勉强自保。思前想后,阚治东决定压缩委托理财规模,同时加大对看好公司股票的集中投资。他判断两年多的熊市有望终结,此举或可奏奇效;他也清楚这是步险棋,若股市跌势不止,代价不言自明。

市场并未如想象中回暖,南方证券的自营盘虽然维持了券商中少见的浮盈,同时也面临流动性资金匮乏的难题。争议扑面而来,有人说潮流变了,阚治东的老派做法让南方雪上加霜;也有人反驳,自古成败论英雄,老阚除此别无它策。

劳累和压力让阚治东的面孔日见清癯,人在这时候也最容易焦躁和脆弱。“一个人干着,几个人看着,企业怎么能搞得好?”他对应付南方证券繁复的政工部门失去了耐心,这本就不是个肯被缚住手脚的人。回应他的各种批评也接踵而至,“阚治东太过自负,根本听不得不同意见。”“他是个炮筒子,别人不愿讲的话他总敢讲,容易得罪管理层,和股东也搞不好关系。”

有一个镜头总是在记者的眼前环绕。在今年八月的北京券商峰会上,阚治东疾呼要客观对待历史形成的困难,给老券商提供适当的政策空间,然而和者寥寥,悲凉涌上他的心头。或许,那一刻他已萌生去意。阚治东告诉我,他们几个证券业的“老人”偶尔碰头的时候,常为市场如今缺乏活力而叹息,也会遥想当年的峥嵘岁月。

[责任编辑:a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