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人物春秋之胡舒立 > 正文

小火柴卖了胡舒立

2010年10月16日16:19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胡舒立真的走了,辞去《财经》杂志主编。在此次事发月余里,我一直以为胡不会真撤,哪天下午茶完了,一抹脸,大家握手言和,继续和谐发展。但是……

  过了中国女性的退休年龄,胡舒立猛地率众打破坛坛罐罐重新创业,这股劲头令人敬佩。这延续了我对胡大学时的印象:瘦小,频率快,绿军裤。也印证了传媒界的传说:胡兀自一把拉开某老外的车门坐了进去,哇啦啦开始采访。胡舒立一直在路上,甚至在《财经》11年间,胡亦数次与《财经》资方谈判,乃至短时出走。

  此次辞职事件的起因并非如外界传说的新闻理念不同,至少这不是主因。《财经》资方是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总干事王波明乃留美学人,且有新闻情结,胡王二人在新闻价值取向上并无大异,《财经》的成功确实也借助了王波明及其圈子的影响力,而此前胡数次操盘媒体未果。在一些方面,胡王的摩擦自然难免,确实也有王压胡的事例。但在一个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超自由,美国总统没有,美国媒体也没有。看看海湾战争时,哪个美国媒体在骂自家政府?

  胡王的主要矛盾是投资方与职业经理人的利益矛盾,这实在是当今中国最寻常、最普遍、且正在激烈寻找彼此定位的矛盾,每日类似故事无数。胡舒立要求更大的权利,不仅是个人和团队的收入及股权更多,胡还试图拉来新的投资者,自己操盘《财经》,这捅到东家腰眼上了。

  在中国,当资方与职业经理人的矛盾不可调和时,后者往往是弱势。好离好散的,资方赔送一笔钱,职业经理人“净身出家”,不带走业务骨干,短期内不与老东家竞争,遵守保密协议;而赶尽杀绝的,不仅净身,还要送你蹲大牢。在新安徒生童话里,资本家是火柴,小女孩是职业经理人,胡舒立一根根地划火柴,让东家心疼吧,末了,小火柴卖了小女孩。

  此次胡舒立辞职是拉杆子上梁山的做派,动作前已与《财经》骨干做好安排,不仅是采编团队,还包括经营班子,呼啦啦走也。这是否违背了业界的道德规范?但传媒与一般的工商企业不同,它是社会公器,从业者更富有理想和责任心,他们更加遵从传媒领导者的个人魅力,更加认同其价值观,而较少利益屈从。当然,上梁山也是有酒有肉的。因此,胡舒立拉杆子,一是胡须借此改变自己在与资方博弈中的弱势地位,二也许是《财经》骨干的自愿追随,今日不走,明日亦走。

  《财经》确实成功,受到各界尊重。《财经》影响力已达海外,在加拿大华人店铺时有《财经》摆放,今年夏天《纽约客》还刊登了对胡舒立的采访。但老外幼稚,把胡舒立描写成一个老鼠逗猫的精灵。此次辞职事件,更有网文猜测某中央高层参与调停胡王矛盾。这太不了解中国的政治情态了,绝无可能。

  胡舒立主持11年的《财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左的右的?是改革开放的坚定支持者?痛恨腐败的“扒粪者”?或是伪精英洋买办?某些利益集团的吹鼓手?——待过些时日,对《财经》的评价当更为客观准确。但显然,在《财经》名声日隆经营日盛之时,其新闻锐度渐弱。这或许应了月圆满则亏之说,《财经》确该变变了。

  业界担心,没有了胡舒立的《财经》,是否还是原来的《财经》?是否还能继续兴旺?

  《财经》必变味。主编是媒体的魂,主编换人,媒体立变,毫不含糊。但新主编新味道是不是就不能继续兴旺?亦不一定。帅旗一举,精英聚集,此虽红旗黯然,另有彩旗飘飘。王波明们需要胆识,识得新主编,容得众彩旗。

  有网文说:别迷姐,姐也只是一个传说。这话有点轻佻,但胡舒立真得有这样心态,不必有太多的自我期许和社会承当,埋头自己做老板吧。相信吧,半年甚或仨俩月,大家就会淡忘了。看看迈克尔·杰克逊吧,轰动完了,天儿也凉了。

[责任编辑:rockeysu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