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年人物之李灏 > 正文

原深圳市委书记李灏重温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

2008年06月05日14:19红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一财经日报》:您认为小平同志南巡及发表的重要讲话关键解决了什么问题?

  李灏:南巡讲话对全国而言,既是动力又是压力。南巡讲话后,市场经济体制被正式写入党章和宪法。最重大的意义就在于用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是走得通的。

  要处理好普遍政策与特殊政策之间的关系。任何一个地方,不统一不好,统得过死也不好。在实行统一政策的同时,如果没有留下一些能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灵活措施的空间,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便会受到影响。假如当初中央不让广东、福建在改革开放上先走一步,不允许特区作改革试验的话,很难想象我们当时的改革开放将如何向前推进,也不会有今天的辉煌。

  《第一财经日报》:小平南巡时在深圳、珠海等地视察的企业,大都已今非昔比,深圳更是涌现出大量优秀的民营企业,您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

  李灏:深圳的确在之后的15年中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民营企业,这一现象一点也不奇怪。首先,深圳在当时产业结构、所有制结构便已开始发生改变,国有企业在进行政企分离后,也不再占有独一无二的优势地位。同时,为搞活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我们还对国有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我们对各种所有制的企业实行一视同仁的政策。再次,1987年,我们便出台鼓励科技人员兴办民间科技企业的决定,鼓励兴办各种形式的民营企业。

  民营企业的发展,体制环境很重要,不是说政府下命令办好哪个企业就能办好。而在同样的环境下,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成功,还须要有一批富有才干的管理人才和技术骨干。这些企业能在深圳诞生,按照华为公司老总任正非的话,是因为深圳当时能为他们提供“准生证”,是因为深圳着力营造一个有利于民营企业发展的土壤和环境。

  深港合作关乎深圳未来

  《第一财经日报》:小平南巡后,有关深圳经济特区的争论并没有停止。您如何看待争论对深圳发展所产生的影响?

  李灏:1995年,一位学者发表文章认为,经济特区是靠寻租发展起来的,特区与非特区存在不平等竞争,应当取消特区的这些政策甚至取消特区,从而引起一场大的辩论。

  说句公道话,这位学者的话也有一定道理。但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特区不仅参与国内的竞争,还要参与国际竞争,后者当然更重要。这一点,我认为即使到现在也应该加以强调。

  现在国际上有很多自由港区、自由贸易区等,不仅发展中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都纷纷在兴办这类特区,而这些地区都实行低税率。如果我们特区的税率很高,拿什么来和人家竞争呢?

  至于正在酝酿出台的两法合并,我是完全赞同的。现在正是合并的好时机。就我的理解,两法合并是解决内、外资企业税率不同的问题,与特区的政策是不同范畴的事。实际上特区从建立早期起,就已经对内、外资企业实行统一的税率。现行的税率与香港及国外一些特区近似,应当是可行的,我想中央会考虑到这个情况的。

  《第一财经日报》:小平南巡为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定下了基调。今天中国正逐步融入经济全球化体系,深圳在此方面更是明显。基于此,您对小平南巡讲话的历史意义是否又有新的解读?

  李灏:现在来看,15年前小平南巡发表的重要讲话仍不过时。“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与邓小平理论是一脉相承的;我们现在的社会经济发展,都是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进行。可以说我们党的基本路线不能变,小平当年重视试验田作用的做法,也应继续引起我们的重视。

  经济特区的建设目标,也在与时俱进。深圳正如硬币的两面,一面是国际化城市,这一目标也是在深圳的发展历程中逐渐提出的;另一面就是经济特区,是开放的窗口和改革的试验田。从某种意义上,后一属性是实现前一个属性的手段。这就需要给予它一定的特殊政策。没有一定的特殊政策,就不会有真正能发挥作用的特区。

  《第一财经日报》:深圳在2005年明确自身定位后可谓轻装上阵,开始了一段新征程。日前,深圳又成功取得2011年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举办权。您对深圳未来的发展有何憧憬?

  李灏:深圳未来的发展,最值得重视的便是与香港的合作。深港两地的合作关系应有战略性大思路。将来深港不论是“一都两市”还是“一都两区”,总的趋势一定是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下,深圳与香港实现一体化,建立共同体。

  在中国,深港形成一个世界级大都会,甚至可以超过世界任何地方。除了深圳和香港,中国具备条件建设世界级大都会的地区还有两个,一个是京津地区,一个是上海地区。当然,这三个抱团式世界级大都会的形成,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插图/苏益

  相关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3日,邓小平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了重要讲话,对中国上世纪90年代的经济改革与社会进步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

  邓小平强调,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判断改革成败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邓小平说,我国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当然不是鼓励不切实际的高速度。比如广东,要力争用20年时间赶上亚洲“四小龙”。江苏、上海等地也可以发展更快一点。经济发展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

  李灏,男,1926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广东电白县人。1985年8月任广东省副省长、深圳市市长,1986年5月任深圳市委书记兼市长。现任深圳市政府高级顾问,并于2005年组建深圳特区经济研究会,任会长。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